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1章 唯一不曾权衡过利弊的事,是喜欢她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对面游廊,光影凄美,那个娃娃脸小姑娘双手托腮趴在扶栏边,正巴巴儿地盼着谁归来。

    她的衣袖和眼睫上落了绒绒细雪,越发衬得肤如凝脂,幼白可爱。

    张祁云看了她一会儿,眼底的戾气与算计尽皆消弭无踪。

    他弯了弯眉眼,此生,他唯一不曾权衡过利弊的事,大约就是……

    喜欢她吧?

    而对面的谢陶未曾注意到张祁云,看见自己夫君回来,小鸟般欢欣地扑腾上去,“夫君!”

    顾钦原面容淡淡,“怎的还不睡?”

    谢陶挽住他的手臂,与他一道往殿中走:“想等夫君回来一起睡呢。帐中已经用暖炉烘暖了,现在睡正正好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面无表情,站在浮光掠影的游廊中,目送他们跨进寝殿。

    握着骨扇的手,却禁不住暗暗收紧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文华宫陪着几个小孩儿用早膳。

    幕昔年坐在他们两个中间,无视圆桌对面其他萌宝,语带撒娇:“娘亲,用过早膳,咱们去看梅花吧?父皇的梅花剑舞极好看,定要他给您表演一番。”

    他最是天真无辜的模样,湿漉漉的凤眸,叫人无端生出几分怜惜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疑有他,正要应下,旁边的君念语淡淡道:“娘亲忘了吗?今儿您和父皇要考问儿臣的功课,那日说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起来好像的确有这么一回儿事,于是笑道:“那便上午陪昔昔去看梅花,下午考问念念的功课,可好?”

    君念语抿了抿唇瓣,递给鳐鳐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尽管平时与这个长兄常常斗嘴打架,可那幕昔年可恶极了,居然想把他们的娘亲哄走,送给这北幕的皇帝!

    鳐鳐自然要和君念语同仇敌忾,因此娇声道:“娘亲,看梅花多没意思,您上次还说带我们去国师府走走,今儿难得没下雪,鳐鳐想去国师府,想去看娘亲说的华容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为难,三个小孩儿,要做三样不同的事,她总不能把自己分成三个吧。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是好时,幕昔年低下小脑袋,细声道:“罢了,娘亲还是陪兄长和妹妹去玩吧。我和父皇两个去赏梅花,也是可以的。反正,自我懂事以来,娘亲就不在身边,如今有或者没有,其实也没什么分别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瞅着幕昔年,小家伙那双漂亮的凤眸里渐渐蓄了眼泪,看起来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一股子愧疚涌上心头,她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:“用罢早膳,娘亲就陪你去赏梅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幕昔年眼圈红红,仰起小脸,十分满足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副小模样,又叫沈妙言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待用罢早膳,沈妙言起身去西房。

    君念语和鳐鳐恨恨瞪向幕昔年,幕昔年淡定喝着温羊乳,小脸上哪里还有刚刚的可怜之色。

    鳐鳐忍不住脆声道:“二哥哥,娘亲是我爹爹的,不许你把她抢走送给五皇叔!”

    幕昔年低垂眼帘,并不理睬她。

    君念语夺了他手中的温羊乳,声音稚嫩:“幕昔年,你认贼作父,是大周的叛徒!”

    “认贼作父”四个字,宛如利刃,狠狠扎进幕昔年的心窝子。

    他一把攥住君念语的衣领,冷冷道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君念语冷声:“我说你认贼作父!”

    幕昔年松开手,忽然一拳砸到他脸上:“你懂什么?!”

    君念语气怒,扑到他身上,竟与他在地上扭打起来!

    幕昔年眼睛里都是发狠,他们懂什么,他们根本就不懂他的父皇,有多么欢喜娘亲!

    他们根本就不懂,他的父皇,有多么疼他!

    小时候,在北幕雪城,除了喂奶,其余诸如换尿布、沐浴等等琐事,全部都是他父皇一手包揽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常常尿床,可他父皇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,居然从来都不介意。

    臣子们都说他来历不明,要把他扔掉,可父皇却把那些大臣一人打了三十板子,说要扔就先把他这个皇帝扔掉。

    父皇不像他那位亲爹,他心里装不下江山,装不下黎民,始终装着的,只有他和娘亲。

    若仅仅只因为是亲爹先遇见了娘亲,所以娘亲就要和亲爹在一起,这对父皇而言,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父皇不是好皇帝,却会是一位好夫君,好父亲。

    他容不得,容不得任何人说他的坏话!

    沈妙言从西房回来,就看见这两人又扭打在一起,鳐鳐还不懂事地站在旁边大喊着“大哥哥加油”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眉心,上前把那两人拉开,虎着脸道:“闹什么闹?!看看你们表哥,人家也不过比你们大两三岁,人家怎么不闹?!”

    正吃茶的魏化雨闻言,抬眸似笑非笑地望了眼那两个气呼呼的小家伙,淡淡道:“姑姑错了,我若处在他们的位置上,也非打这场架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起哄。”沈妙言让嬷嬷把两个儿子带下去换衣裳,这才又望向魏化雨,无奈道,“小雨点,刚刚他俩到底打什么?”

    魏化雨含笑,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罢,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认贼作父”这样刻薄的话,念念怎么能用在昔昔身上?!

    等到两个萌宝被拂衣领回来,沈妙言正襟危坐,正色道:“念念,跪下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绷着小脸,站得笔直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幕昔年望了他一眼,泪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,看起来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“念念,跪下!”沈妙言蹙眉,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君念语眼圈渐渐泛红,死死咬着唇瓣,依旧不肯跪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揉揉眉心,“罢了,我也懒得训你。不过,既然你对弟弟说了那般刻薄的话,就好歹跟他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垂在腿侧的双拳狠狠攥紧,忽然“噗通”一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盯着沈妙言,“我宁可跪你,也不愿意跟他道歉!”

    他态度很强硬,语气也十分冷硬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“你觉得你没有错?”

    君念语迎着她的目光,斩钉截铁:“是!”

    沈妙言放下手中茶盏,“正所谓兄友弟恭,你却对弟弟态度恶劣,出口刻薄,怎么就没有错?!我罚你去外面蹲马步,你可服气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有好多妹纸来问菜菜八号爆更多少章,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是八万字,大约四十章左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