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9章 偷盗她的玉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主院里打扫得很干净。

    有数十名侍女,立在小径两侧。

    可借着灯火仔细看去,这些侍女,竟是用彩纸扎成的!

    那苍白的面庞上,涂着艳丽的胭脂红,唇色如血,笑眯眯静立在雪地中欢迎宾客的样子,莫名令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张晚梨轻声:“陛下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跟着她踏进院子,穿过那群纸扎的侍女,拎着裙裾,缓步踏上台阶。

    张晚梨伸手推开雕宝瓶如意纹隔扇,正厅中张灯结彩,大红“囍”字高挂中堂,中堂下方陈设着梨花木条案,条案前摆着两把太师椅。

    其中一把太师椅上,端坐着一位新娘。

    新娘的嫁衣样式很是瑰丽特殊,带着魏北的风情。

    袖口与领口皆是紧窄,其上还用金线绣了精致的曼珠沙华裹边。

    嫁衣腰带上,嵌着一圈世间罕见的朱砂红珍珠,足足上百颗,个个浑圆饱满,大小一致。

    重重叠叠的裙摆,则用金线绣满了栩栩如生的凤穿牡丹图案。

    再往下,新娘脚上的那双绣鞋精致难寻,鞋头上缀着两颗硕大的朱砂红珍珠,正好与腰带相呼应。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眯起眼,看见新娘的双手,正交握着放在膝上。

    那指间戴着的戒指,也嵌着朱砂红的珍珠。

    她缓步上前,伸出手,小心翼翼揭开正红色绣鸳鸯喜帕。

    喜帕下是一张极为甜美的面庞,双眼轻阖着,修长的睫毛遮住了那双琥珀色瞳眸。

    唇瓣上的艳红口脂,带着浅浅的玫瑰花香。

    雪白面庞上则匀开了粉粉的胭脂,仿佛白里透红般,仿佛这个女人仍旧还活着。

    沈妙言忽然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娘亲!”

    她热泪盈盈地唤出声。

    张晚梨神情冷静,“国公夫人这身打扮,无论是凤冠霞帔,还是嫁衣喜帕,都价值连城,说是有价无市也不为过。陛下,您可知世上有这般财力,又认识国公夫人的人,是谁?”

    沈妙言摇头,软声道:“我哪里会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娘亲去世的时候,她才十二岁,又是京城有名的草包,哪里晓得大人间的恩怨情仇。

    她朝着魏筝的遗体,郑重磕了三个头,这才起身,亲自把娘亲身上那些不属于沈国公府的凤冠霞帔等物换下。

    她又从娘亲从前的闺房里,取了她嫁给爹爹时穿过的嫁衣,重新为她打扮好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极轻柔细致,瞳眸中隐隐有着思虑。

    娘亲的遗体是她从法场亲自收殓的,头与颈部之间,也是她亲手缝合。

    可如今看来,娘亲脖子上只有浅浅的一道粉白丝线,显然是有人嫌她缝得粗糙,又拆了线亲自缝合一遍。

    那人如此深情,可见除了魏惊鸿,这世上还有旁的男子,深恋着娘亲。

    她想不出来那个男人究竟会是谁,于是摇摇头,只专注给娘亲打扮好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命人把娘亲的遗体重新送回爹爹身边,又把那套奇异而贵重的凤冠霞帔等收在箱子里,带回了宫中。

    而就在沈妙言出宫的这段时间,君天澜召见了韩棠之。

    他负手站在殿檐下,侧脸冷峻,本黑色大氅随风而舞,“大周玉玺,当初的确是落入了楚云间手里。随着楚云间的死,那玉玺也了无音讯。听闻妙妙征服楚国时,曾取出过楚国的玉玺。如今想来,当时在摘星楼内,楚云间临死前,该是把大周和楚国的玉玺,都送给了她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望着他高大的背影,“皇上想让微臣把玉玺盗过来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君天澜瞳眸深谙,“有了玉玺,才称得上正统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应了声是,立即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雪夜中。

    一片鹅毛雪花轻盈落在君天澜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他轻轻拂去那片雪,低声道了句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韩棠之轻功极好,躲开蹲守在暗处的暗卫,宛如轻风般潜入沈妙言居住的寝宫,轻易用迷香催睡了几名值夜的宫女。

    寝宫中光线昏惑,他凭着极好的夜间视物能力,很快把整座寝宫摸了个边。

    视线最后落在床头的红木箱上,他掠至床头,打开木箱,只见里面摆着些乱七八糟的宝珠、种生碗、摩喝乐木雕小佛像、果食将军等物。

    他只瞟了一眼,就记住了这些杂物的摆放顺序,翻了翻,没找到玉玺,又原样合上木箱盖。

    正要转身去旁的地方,他忽然驻足。

    他用手比划过木箱的高度,又重新打开木箱,稍一比划,就察觉到这箱子的实际深度,似乎比从外面看起来要浅上许多。

    眯了眯眼,十指灵巧地在木箱四周翻飞,不过几瞬,木箱的暗格就被他打开了。

    暗格中摆放着两个明黄色绸布袋,他打开看了眼,唇角微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宫中,已是后半夜。

    此时风雪已停,她风尘仆仆地踏进寝宫,就看见君天澜身着寝衣,坐在床榻边看书。

    听见她回来,君天澜从书卷中抬眸,“这么晚了,出宫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整个人还沉浸在她娘亲的离奇遭遇上,并未注意到他对她的行动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她慢吞吞解下斗篷挂到木施上,走到他身边坐了,低垂着脑袋,“我去见我娘亲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君天澜沉思了会儿,分析道:“我在任楚国国师时,也曾与你家有过来往。你娘亲深居后院,并不常出来与人会面。若说京城里有哪家权贵,爱慕你娘亲到这种地步,恐怕不大可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“正是如此。那嫁衣有些偏魏国的款式,恐怕做手脚的人,乃是魏人。可他爱慕归爱慕,这般把我娘亲偷出来,打搅她的安宁,实在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亲了亲她的额头,“既然已经找到,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大事。时辰不早,还是早些就寝,明日还要参加四国盛典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“你既知明日要参加四国盛典,今夜就不该在我的寝殿中待着,没得待会儿又——”

    她忽然脸红地止住话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挑起她的下颌,“待会儿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明天凌晨爆更。记得第二次爆更的时候,系统延迟了两个多小时,才把菜爆更的章节同步出来,当时被骂不守信用,哭了好久,祈求明天千万不要出岔子!!

    另外希望宝贝们都用书币订阅啊,最好别用系统送的那个书券,捂脸……

    最后斗胆推荐下菜菜的老书:《鸾凤还巢:锦绣嫡女倾天下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