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2章 他的妙妙,是流产了吗?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把腰牌好好挂到君舒影腰间,站起身,对着铜镜整理过仪容,重新补过妆,才往前殿而去。

    前殿仍旧闹哄哄的。

    顾钦原在一众嘈杂声中冷笑:“她自己提出用投选的方式选择天下之主,如今投选出结果了,却又不肯认账。政治非儿戏,天底下,何曾有她这般耍赖的道理?更何况,什么大魏,尔等不过都是昔日的背叛者,怎敢有脸自立为帝?”

    沈妙言踏出侧门,冷冷盯向他,“顾相要与朕论正统?”

    “不知沈姑娘有何指教?”顾钦原斜视过来,称呼之间,尽是藐视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言不发,朝拂衣伸出手:“把木箱拿来。”

    就算诸国的正统不被承认,可她手中还有大周玉玺!

    她曾被大周的大长公主认作孙女儿,亦算是大周皇族的一员。

    手持玉玺的皇族,可不就是顺理成章的皇帝?!

    君天澜把她的动作尽收眼底,凤眸中极快掠过一抹不忍。

    所有群臣都望着拂衣,只见她捧出一只精致的红木箱,小心翼翼呈给那魏国女帝。

    魏锦西笑呵呵地开口:“芽芽果真有本事,那木箱中藏着的,必定就是大周玉玺!没想到芽芽还能做大周的皇帝,我这当表哥的,脸上真是有光彩!”

    他侃侃而谈,其他大魏贵族,也都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他们头脑单纯,自来在马上打天下,只知在战场中用手中的弯刀收割人命、征服四方,却不知所谓的战场,亦可以发生在不见硝烟、不见鲜血的朝堂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快打开木箱暗格,却见暗格内,空空如也!

    她猛地望向拂衣,拂衣惊诧,急忙跪下,慌张争辩:“陛下明鉴,并非是奴婢偷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红木箱,呆呆地立在殿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望着她,魏国的群臣,由起初的笑容满面,逐渐转为凝重。

    而对面大周的百官,则纷纷嘲笑出声:

    “女帝这是做什么?莫非是拿不出我大周的玉玺?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也知道了,她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玉玺,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!”

    奚落的声音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沈妙言忽而发狠,深深剜了眼君天澜,猛地把那红木箱掷到地上!

    红木箱碎裂开来,里面的东西纷纷滚落出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去,不觉瞳眸微动。

    那里面,有他从容战手中抢来的,特意送她的七彩玲珑珠。

    有那年楚国除夕宫宴,他替她教训张家小姐,人家送上的赔礼,青鱼珠。

    有七夕夜晚游船上,他给她赢来的蓝月光石。

    有她小时候,他在街边给她买的种生草碗,而那种生草早已枯萎,可即便只是个劣质的青花圆瓷碗,她也好好留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还有从前端午时,他从宫中得了尊摩喝乐小佛像,被她讨要去,也都好好收在木箱里……

    还有很多很多东西,如他给她买的红豆糯圆子,吃完了留下的竹签,她洗净了,也收在这小箱子里,

    如他送她的几件首饰。

    如他过去给她寄的信笺……

    他们所有的记忆,都被她好好的保存在这只小小的木箱里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记得她无论去哪儿,从楚国到大周,从大周辗转至魏国,再从魏国东渡狭海,过草原,穿长白山脉,回到他们的起点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年,她走过那么多地方,丢弃了很多东西,却唯有这一只木箱,始终如珠似宝地带在身边……

    他原以为,里面装的不过是女孩家的小玩意儿,却没料到,里面装的,竟然是这些东西……

    而如今,那些记载着他们记忆的小东西,就凌乱地扔在大殿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情地盯着他,一字一顿:“君天澜,你背叛了我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八个字,却是道尽了半生心酸。

    她红着眼圈,一步步走下御阶,穿过大殿,

    绘着日月星辰的重台履,缓慢践踏过君天澜给她写的信笺,践踏过那破碎了的种生草碗。

    她宛如失去生命的木偶,就这么一步一步,往承庆殿外而去。

    她的背影那么纤弱,仿佛再多承受一根稻草,就足以将她彻底压倒。

    大殿里静得出奇,所有人都怔怔望着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而她迎着寒风,闭上眼,任由眼泪肆意淌落。

    她输了。

    她终究是输了。

    他在棉城的体贴温柔,在京城的呵护依顺,令她误以为,他是可以降服的恶狼。

    可是,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现实像是一巴掌,响亮而狠辣地拍打在她脸上!

    痛彻心扉!

    君天澜的暗红凤眸中,倒映出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下一瞬,就看见她双膝一软,整个人朝那九九八十一级台阶下滚去!

    “沈妙言!”他猛地咆哮出声,身形化作风,直掠而出!

    在大魏贵族们的惊愕中,顾钦原突然起身,砸碎手中杯盏,大喝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那些乐师与舞姬,纷纷变了面孔,从衣裳各个角落抽出利刃,不由分说地冲向大魏的贵族们。

    就连殿中侍立的宫婢,也俱都面容狰狞,取出事先藏好的软剑,袭向那大魏贵族。

    魏锦西惊得跳起,抡起一张数百斤重的巨案,一把扔出去砸死了数十个宫婢,登桌振臂大喊:“我大魏的男儿,绝不为人阶下囚!今日咱们被小人算计,必定要和我们的女帝一起,杀出一条血路,重夺我大魏江山!”

    魏人热血好战,被他这么一呼,纷纷拔刀,大吼着要冲出承庆殿!

    顾钦原皱眉,紧追着出了承庆殿,却见广场边缘,张祁云正纵马而来。

    他的背后,上千名大周禁军纷涌而来,把偌大的广场给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而九九八十一级台阶下,君天澜终于及时抱住了沈妙言。

    他望着怀中紧闭双眼、面色苍白的姑娘,一颗心七上八下,再没了刚刚的运筹帷幄。

    就在他紧张不已时,余光却扫见,有殷红血液,从沈妙言的裙子底下,缓慢渗出!

    他呆呆望着,双手止不住地渐渐发颤:“妙,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是流产了吗?!

    他的妙妙,是流产了吗?!

    就在他发愣之际,沈妙言陡然睁开清寒双眸。

    一把漆黑弯刀,在她手中高高举起,从背后直刺向君天澜的心脏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