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6章 妙妙,你依然是我的皇后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张祁云沉默着,朝她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最后才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不远处的台阶上,戴着帝冕,那身墨底绣金团龙纹的龙袍,看起来精致凛贵、一丝不苟,衬得他身姿高大修长。

    领口的一圈貂毛,越发衬得他面容英俊夺目。

    他也在看她,用那双暗红色的凤眸,眼底皆是复杂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面容平静得过分,一字一顿道:

    “大周至德三年二月,我为你,从楚国京城辗转往北,追随你去镐京城,等来的,却是你在人前对我的羞辱。同年七月,你被先皇陷害进了大理寺,我为你舍下尊严去求大长公主,等来的,却是你迎娶薛宝璋为太子妃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“至德四年二月,你被杖责后软禁青云台,我没日没夜地照顾你,你却与薛宝璋苟且,还让她怀了你的骨肉……

    “同年十月,你与五哥哥对峙,当着三军的面,选择了那些士兵的家眷,却眼睁睁看着我被推下城楼……

    “你登基后,在后宫中立了那么多嫔妃,甚至,甚至因为你,我被薛宝璋灌下催产药产子,还被她挑断手脚筋,毁去容貌……”

    寒风卷起她的青丝,夹杂在里面的雪花,像是染白了她的长发。

    她的眼眶中,缓缓淌下两行清泪:“君天澜,我对不起大魏黎民,对不起江山社稷,却独独没有对不起你……

    “当初是你在法场上救了我,既如此,今日,我便把这条命,还给你就是!”

    她起身,用豁了口的弯刀,决然地往脖颈上抹。

    君天澜神情一凛,身影快如疾风。

    他紧紧握住她的手腕,夺了她的刀,神情复杂莫辨,“沈妙言,你若敢死,我让这些大魏士兵,为你陪葬!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倏然放大。

    汉白玉广场寂静无声,所有人都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君天澜松开她的手,冷冷盯向所有魏人:“从今以后,世上再无楚国,再无赵国,再无大魏。这天下,姓的是周!这天下,是君家的天下!”

    掷地有声的话语,引来大周军队的热血沸腾,所有人都高呼着皇上万岁,虔诚地跪拜在广场上。

    就连顾钦原、花容战、张祁云等人,也纷纷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被活捉的魏人,则呆呆望着那个神灵一般凛贵威严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们魏国人,失去家国了吗?

    沈妙言也呆呆望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当初年少,并不知自己的身世,因此无比巴望着这个男人能够了却心愿,一统天下。

    可如今,真到了这么一天,她却濒临崩溃。

    她从未想过,她和他,会站在这般敌对的立场上。

    身侧那个叫徐政德的黑脸将军推了她一把,她身形不稳,“噗通”跪倒在君天澜脚边。

    她呆呆望着他纹祥云金边的袍摆,四周的欢呼、呼啸的北风,都在耳边隐去。

    暮色渐晚,天地寂静。

    所有的喧嚣都离她而去,她只能听见远处血水凝结成冰的声音,只能听见自己沉重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,终于逐渐模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醒来时,入目所及,是布置典雅的小隔间。

    云纹帐幔低垂,帐中还细细熏了冷甜的龙涎香。

    她缓缓坐起身,锦被顺着光滑的肌肤滑落,她低头,只见自己周身的伤口,都已被包扎好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干涩微红的眼睛,正要下床,却觉伤口处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脚步声,身着黑色常服的男人,亲自端着粥碗进来。

    他用金钩卷起帐帘,在床榻边坐了,舀起一勺粥吹凉,送到沈妙言的唇畔。

    沈妙言用锦被遮住一丝.不挂的身体,重新躺进被褥,把自己从头到脚遮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君天澜拿着调羹,在鱼肉粥里搅了搅,声音是一贯的低沉醇厚:“妙妙不肯吃饭,那魏化雨就也休想用膳。”

    躺在黑暗中的姑娘闭了闭眼,隐隐又有热泪顺着眼角淌落进枕头里。

    “果真不吃?”君天澜又问。

    沈妙言缓缓坐起来,明明是在流泪,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,脸上更是一点表情都没有,仿佛那些眼泪只是无关紧要的液体。

    她吃着君天澜喂给她的鱼肉粥,任由他拿帕子给她拭去眼泪,宛如温顺听话的木偶。

    她已不知路在何方,更不知将来离世时,又有何面目去黄泉与娘亲他们相见。

    君天澜喂着粥,认真道:“三天之后,我会带你返回镐京。妙妙,你依然是我的皇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宛若压根儿没听见他说话,只是表情木木地吃着粥。

    君天澜便也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终于吃罢,君天澜端着碗筷离开,沈妙言才开口与他说了第一句话:“小雨点是我的亲人,我既听话吃了食物,你便也不许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身形顿了顿,什么都没说,稳步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后,君念语偷偷摸摸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七岁大的小孩子,生得粉雕玉琢,从袖管中取出帕子,爬上床榻,给沈妙言擦眼泪,“娘亲,父皇说等回到镐京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娘亲,你不要跟父皇闹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摸了摸他的脸蛋,“你还小,大人的事,就不要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抱住她,“娘亲,我不喜欢你做那劳什子的女帝,我只想要一个家。家中有父皇和母后,还有念念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闭上眼,泪水如何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这世上,人人所求都不同。

    想要满足自己的愿望,有时候就得粉碎掉别人的梦。

    神灵尚且无能为力,她又能如何呢?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皇宫中。

    已是深夜,文华宫内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幕昔年坐在大椅上,担忧地望着龙床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随行的御医细细诊过脉,抚须道:“小太子放心,皇上并无大碍。微臣给他包扎过伤口,再好好休息半月,也就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幕昔年点点头,让御医好好包扎,恐打搅了君舒影,于是抱着自己的小枕头离开寝殿,朝暖阁而去。

    今日四国盛典,他闭宫门,可消息却还是灵通的。

    他那亲生爹爹好狠的心,果然发动了兵变,一举获得天下。

    他以为北幕兴许也免不了毒手,因此命令宫人们严阵以待,却不知怎的,那人并未过来找他,反而派人把受了重伤的父皇给他送了回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