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0章 你再也不能逃离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被一盏丈八烛台绊了下,整个人狼狈地趴倒在软毯上。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匆匆奔进来,急忙把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皆都十分诧异。

    添香奇怪道:“主子,这大白天的,做什么要点蜡烛?”

    “白天?”沈妙言茫然地朝前方伸出手,正好摸到添香的脸。

    她喃喃自语:“怎么会是白天?你骗我……我看不见啊,我明明看不见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名侍女呆呆望着她没有焦距的瞳孔,那双琥珀色的瞳孔颜色极美,可是此时此刻,里面却盛着苍白的情绪。

    那里面,倒映不出任何人、任何物,有的只是无边的黑暗和恐惧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,示意二人退下。

    他上前,把沈妙言抱起来,重新坐到软榻上。

    他吻了吻她的眼睛,“妙妙,我问鹿老讨了叫人再也不能流泪的丹药,从今往后,你再也不会哭泣了。虽然,代价是无法视物……可如此也好,如此,你就再也不能逃离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是极致的温柔。

    听在沈妙言耳中,却犹如恶魔的嗓音。

    她脊背窜上深深的凉意,整个人忍不住地哆嗦,“君天澜,你夺走了我的皇位、我的亲人,现在,还要夺走我的眼睛吗?”

    她连声音都是发抖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抱着她,细细亲吻过她的面颊和唇瓣,声音非常平静,却也非常霸道:“你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大周的军队,如期北上,返回镐京。

    队伍蜿蜒不见尽头,居中是一顶十六人抬的明黄软轿,软轿内,一应设施俱全,宛如缩小版的暖阁。

    软轿里侧设着一张软榻,娇小的姑娘,抱着双臂缩在角落,琥珀色双眼茫然地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看不见,君天澜什么都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小雨点和表兄他们怎么样了,她连现在身处何方,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蒲团上喝完一盅茶,起身走到软榻边坐了,朝她伸出手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惊恐害怕,越发努力往角落瑟缩。

    “你听话,魏化雨他们,也能少受些罪。”男人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他其实根本没把魏化雨他们怎么着,只是找人严密看管着,随军一同往镐京而去。

    若她听话,等到京之后,他甚至可以封她的亲人们在镐京做个王爷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他又唤了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强忍着对他的害怕,慢慢循着声音挪过去,在半路被他直接抱到怀里。

    男人身上熏着龙涎香,冷甜的气息宛如枷锁,把怀中的姑娘紧紧缠缚。

    她恐惧这香味,连他递到她唇边的茶水,都不敢喝。

    君天澜见她不喝水,摸了摸她的脸蛋,淡淡道:“怕有毒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自己呷了一口,掐住她的下颌,俯首把茶水渡到她口中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,亦是冷甜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厌恶这种喂水的方式,于是摸索着接过茶盏,小心翼翼送到嘴边,缓慢地啜饮了几口。

    君天澜摸了摸她的脑袋,把茶盏放回矮几。

    星夜兼程地行了**日,终于越过长白山脉的关卡。

    草原上虽驻扎着大魏的兵马,可他们的女帝和太子都在大周皇帝手中,他们没有主心骨,又怕中原人狡猾,因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,眼睁睁远远看着君天澜掳走他们的皇族。

    又走了十日,已是十二月上旬,车队距离镐京已不到两百里。

    眼见着天色渐晚,君天澜看沈妙言因为旅途劳顿,脸色苍白得紧,因此吩咐在黄州城外修整三日。

    黄州城主徐宣早把城外的驿馆收拾干净齐整,还特地带着黄州大大小小的官员,以及家眷,侍立在驿馆门口,以迎接君天澜的仪驾。

    君天澜扶着沈妙言下了软轿,抬手示意那群官员免礼,面无表情地抬步进了驿馆。

    驿馆大厅,正备着丰盛的酒席。

    徐宣恭敬道:“皇上,您这一战,轻而易举攻得天下,功绩足以载入史册。微臣特意备了酒席歌舞,今夜务必请您好好欣赏,以放松身心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示意拂衣和添香扶沈妙言去厢房休息,自己与其他随军官员们一道入席就坐。

    女眷们另外开了宴席在隔壁,以庆祝她们的皇帝旗开得胜。

    而驿馆后院的厢房中,沈妙言坐在青竹床榻上,独对孤灯,静静聆听那丝竹管弦声与热闹的笑谈声。

    搭在膝盖上的双手,忍不住揪紧裙摆。

    若能重来一次,她会不会选择听张祁云的话,先发制人?

    她低估了君天澜的野心,高估了君天澜对她的喜欢。

    她真傻,她竟然会以为,他愿意为了她,放弃天下……

    一子落错,满盘皆输,说的,大约就是她吧?

    她很想哭,可眼睛再怎么发涩,竟也淌不出眼泪。

    她抬手摸了摸干涩的眼眶,一颗心宛如被刀子慢慢划开,疼得她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大厅中,枝形灯盏错落有致,把整座厅堂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贵人们觥筹交错,君天澜端坐在上座,更是犹如众星捧月。

    端雅的乐曲奏到一半,十几名身姿窈窕的舞姬鱼贯而入,个个儿面容娇媚,随着那乐曲翩翩而舞。

    顾钦原、韩棠之、薛远等人坐在大厅右侧,对面则坐着以徐政德、徐宣等人为首的一群老官。

    徐政德便是在承庆殿外,险些杀了魏化雨的将军。

    沈妙言当年做大周皇后时,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六品官员,他送进宫的女儿,正是徐思琪,也就是妄图用肺痨病人使过的帕子,加害沈妙言的嫔妃。

    好在当年沈妙言及时发觉不对,反过来设局害死了徐思琪。

    如今,这徐政德因擒获魏太子有功,已被加官进爵为从一品镇国大将军,手中还握有实权。

    再加上徐家祖上门生故吏众多,便连这黄州城主,亦是从徐家出来的,因此即便君天澜有意打压,徐家也仍然宛如朝堂新秀,逐渐在朝野上占了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眼见着酒至半酣,乐曲忽而一变。

    明快豪迈的《秦王破阵曲》陡然响起,一名身着正红劲装的少女,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,从大厅外踏着舞步进来,身姿飒爽,鹅蛋脸英气迫人,一双明亮杏眼只笑吟吟注视着上座的君天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