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2章 她竟然还敢见君舒影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奢华温暖的寝宫里,徐思娇身着妃子服饰端坐在床榻上,灯火下的娇容透着妩媚,一双杏眼含着水光,充满爱慕地望着那坐在大椅上翻看书卷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看了半晌,起身走过去,在他脚边的软毯上跪坐下来,仰着娇媚的脸儿,娇声道:“臣女自幼仰慕皇上,今日终于得偿所愿,真是臣女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合上书卷,望了眼窗外的天色,淡淡道:“你今日辛苦,去榻上好好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扑哧一笑,十分可爱单纯的模样,“皇上,辛苦的才不是我呢!那些侍女宫婢的,才是真辛苦。若皇上愿意,臣妾就做主,给后宫的女子,都赐一份赏?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徐思娇望着他冷峻的面庞,即便是红烛的光,也照不红他的面庞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,一点喜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杏眸眼底掠过不满,她很快沉住气,柔声道:“入夜了,臣妾伺候皇上就寝?爹爹和娘都说,要臣妾务必谨小慎微,好好伺候皇上呢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福公公忽然从外面奔进来,慌里慌张道:“皇上,不好了皇上!太子殿下染了风寒,太医说病得有些严重,您可要过去瞧瞧?”

    徐思娇面色一凝。

    她尚未及反应,君天澜已经起身,大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哪里舍得他走,连忙拉住他的袍摆,“皇上,今夜是咱们大喜的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回头,冷冷盯了她一眼,“爱妃觉得,是你的大喜之日重要,还是太子的身体重要?”

    徐思娇咬唇,只得缓缓松开手,眼睁睁望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穿过小半个皇宫,终于到了东宫。

    守在东宫门口的小太监遥遥看见他过来,急忙奔进内殿,低声呼道:“太子殿下,皇上过来了!”

    正坐在圆桌旁看书的小子,立即把书卷放好,飞快褪去外裳,躺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他脸上敷着从宫娥那里讨要来的珍珠粉,一眼望去煞白煞白,连唇瓣都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小太监递给他一个手炉,就慌里慌张地把帐幔放下,自个儿掐了自个儿一把,红着眼圈守在床边抹眼泪。

    念念拿手炉按在脑门儿上,热乎乎的手炉,立即把脑门儿也给暖热了。

    等君天澜进了殿门,他立即把手炉塞进被子里,双眼紧闭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太子怎么了?”君天澜冷声。

    那小太监哭得惨兮兮,朝他行了个礼,可怜巴巴道:“太医已经过来瞧过了,说是太子殿下这几日忧思过度,所以才招致风寒入体。”

    “忧思过度?”君天澜玩味儿地品了品这个词,卷起帐帘,坐到床榻边,只见小家伙脸色惨白,半分血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碰了碰念念的额头,额头滚烫,好似的确是发了高烧。

    剑眉微挑,他淡淡道:“小小年纪,他能忧思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小内侍有点儿紧张,却只能按着念念的叮嘱,轻声道,“许是思念娘娘也说不准……”

    成婚前三日,君天澜不准任何人踏进乾和宫寝殿。

    即便是念念,也有三天不曾见到沈妙言了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淡淡道:“思念她?”

    念念睁开一条眼缝,“虚弱”道:“听闻父皇,已有七日不曾踏足娘亲的寝宫。难道父皇有了新欢,就不欢喜娘亲了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一眼就看穿了这小子装病的企图,却只面无表情地替他掖了掖被角,“那念念可知,你娘亲,一直都想离开?她宁愿跟你五皇叔去北幕,都不愿留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念念一愣,显然没料到原来父皇不去看娘亲,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君天澜摸了摸他的小脸,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六名内侍,提着灯笼开路,穿行过蜿蜒的雕花游廊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在后面,不过半刻钟的功夫,就走到了岔路口。

    身侧跟着的福公公低声道:“皇上,这向左,是往长欢宫。向右,是往乾和宫……您今晚,宿在哪儿?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了眼远处灯火灿烂的长欢宫,指尖细细捻过扳指,抬步往右而去。

    福公公莫名松了口气,急忙招呼小太监们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此时乾和宫寝殿,半盏灯火也没有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潜进殿中,悄悄点燃一盏灯,借光望向床榻,却见榻上的姑娘憔悴不堪,唇瓣干裂,双眼紧闭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暗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倒了一碗水,把灯台放在床头,轻轻把沈妙言抱起,“小妙妙?来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唤醒,意识模糊地按住他的手腕,舔了舔碗里的凉水,立即大口大口喝起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满脸心疼,见她喝尽了碗中水,忙又给她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喝饱,意识回笼,嗅着那淡淡的雪莲香,轻声道:“五哥哥,可是你?”

    “正是我。”君舒影望了眼紧闭的殿门,“外面防守太严,我好不容易趁着他们换班时逮着个空,偷偷从窗户潜进来的。你被关在这里,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?我去为你悄悄寻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立即抓住他的衣袖,“你去鬼市,找姬如雪,让她用从前的药方,再炼一兜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丹药?”

    “你一说她就明白,快去吧!五哥哥,我的性命,可都在你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她至今也不知道那丹药,除了控制人以外究竟有何作用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若再没得吃,她恐怕就要死掉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宠她,也不管那丹药是好是坏,因为她想要,所以毫不犹豫就又潜出寝宫,连夜赶赴搬到镐京的鬼市,去帮她讨要丹药去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,沈妙言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谁知下一瞬,大殿外忽然传来脚步声,竟是君天澜来了。

    她心一紧,急忙重又躺进被子里,只装作睡着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踏进漆黑的寝殿,看见床头独独点着一盏琉璃灯。

    凤眸眯了眯,他缓步走到龙床边。

    帐幔中,还隐隐残留着君舒影留下的雪莲香。

    男人盯着那仿佛睡熟过去的女人,忍不住锁紧眉头,“沈嘉。”

    他都在外面派了那么多人守着这里,她竟然还能见到君舒影!

    偏偏,还是在床榻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