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4章 太不正经了,我不穿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推开门扉,笑盈盈踏进去:“两位老姐姐,瞧我带了个什么样的尤物回来?”

    说着,握住沈妙言的手腕,把她给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进去,只见这里竟是个分外华丽的小花厅,里面坐着两个五六十岁的嬷嬷,穿戴打扮皆是极体面的,举止谈笑也极为得体,俨然是宫中训练有素的老人。

    那两位嬷嬷正吃着茶,闻言望过来,不觉眼前俱是一亮。

    她们忙起身,走到沈妙言跟前,围着她转了两圈,拍肩的拍肩,摸腰的摸腰,连声赞叹道:“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!教坊司这么多年,也不曾出过这般美人!这可真是捡到宝了!”

    季嬷嬷迫不及待地抬手,示意守在门口的小宫女掩上门扉。

    她上前,在沈妙言的震惊中,直接解了她的腰带,又扒拉开她的盘扣,三下五除二就把她给扒了个干净!

    沈妙言哪里受过这种惊吓,下意识地抬手捂住身子,脸红透了,想要往后退,却被重重掐住手腕。

    三个老嬷嬷打量着她不着.寸缕的身子,像是在细细欣赏一块玉石,彼此交谈道:

    “肌肤够白,却有些病态,不够通透,色泽也不够亮。”

    “偏瘦了些,一捏全是骨头,大约在床榻上,男人也不会喜欢,该多吃些补品。”

    “嘴唇不够红,不够润,想必是每日里水喝少了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发质虽好,却也仅仅是过得去,还没到那种极致顺滑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胸不够大,腰不够软,眼神不够柔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何曾受过这种屈辱,又羞又怒,厉声道:“你们可知我是谁?!”

    季嬷嬷立即皱眉:“声音不够媚!”

    沈妙言霎时消了气焰,只觉对这群嬷嬷发怒,全然是在对牛弹琴,白费口舌。

    其中年纪最大的老嬷嬷,用她那粗糙宛如干枯树枝的手掌,细细轻抚过沈妙言的细背,浑浊老眼中迸出精光,“虽有缺陷,可瑕不掩瑜,是块值得雕琢的美玉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“季妹妹,去拿教坊司珍藏的那味奇药来。”

    季嬷嬷一愣,旋即笑道:“老姐姐果然是看中她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又转向沈妙言,抬手拍了拍她的脸蛋,“我的好娘子,陈姐姐可是有十年不曾亲自调教过美人了,遇上她,是你的造化。我瞧着,你的好日子啊,还在后头呢!”

    说罢,大笑着去拿药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羞恼交加,好容易得了自由,急忙弯腰,把地上的衣裳一件件捡起来穿上。

    陈嬷嬷在大椅上坐了,“这样着急穿衣裳做什么,待会儿总是要脱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穿衣服的动作一顿,忍不住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王嬷嬷立即挑眉,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戒尺,抬手就抽在了沈妙言的背上!

    沈妙言痛地跳起,那王嬷嬷立即厉声训斥:“没规没矩的东西!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,由得你撒野?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我是谁?!”沈妙言怒声。

    王嬷嬷才不管她是谁,抬手就把那戒尺往她身上一顿抽:“进了教坊司,便是瑶池仙女,也要给我乖乖听话!你再敢乱嚷嚷没个规矩样,就把你扔进暴室里!”

    她一连抽了沈妙言二三十下,疼得沈妙言抱着脑袋蜷在地上,终于乖乖闭了嘴。

    而她打完,季嬷嬷正好回来,手中小心翼翼捧着一只雪白瓷瓶,身后还跟了六名宫女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刚挨过打的沈妙言,司空见惯般,淡淡道:“把她拉到隔壁耳房。”

    此时,耳房早备好了洒着玫瑰花瓣的浴桶,沈妙言再度被七手八脚地除了衣裳,不敢叫她们动手,自个儿乖乖进了浴桶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才发现,这浴水竟是温热的牛乳,此时正散发着奶香和玫瑰甜香。

    季嬷嬷把手中的白瓷瓶打开,将里面纯金色的液体,一滴不漏地全部倾倒进了浴桶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沈妙言好奇。

    “此药是大周宫廷秘药,名为‘百媚生’,也只有我们教坊司才有。”季嬷嬷难得耐心解释,“可令女子脱胎换骨,三分姿色,也能叫你化出七分姿容来。如姑娘这般九分姿容的,经它的滋润,保管教你‘回眸一笑百媚生’,便是六宫粉黛,在你面前,也全失了颜色!”

    沈妙言蹙了蹙眉尖,好奇地伸手摸了摸浴水,又道:“这般好的东西,为何独独拿给我用?”

    季嬷嬷示意两名宫女仔细伺候沈妙言沐浴,自个儿在大椅上坐了,笑得轻蔑,“这药稀罕金贵得紧,用在寻常姑娘身上,岂不是浪费?用在姑娘身上,自然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望向她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季嬷嬷掏了把瓜子磕,“连着三代皇帝,所幸宫妃都是世家贵女出身,我教坊司冷落多年,也是时候出个宠妃了。如此,我们几个老嬷嬷,在后宫里的地位,也会稳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就找错人了。”沈妙言用白嫩指尖勾起一瓣艳红玫瑰,哂笑道,“我与君天澜不死不休,又怎会甘愿成为他的宫妃?”

    季嬷嬷并不在意她的话,“谁在乎你喜不喜欢皇帝了,只要皇帝愿意宠幸你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算时间,也快了,姑娘,你且忍着些吧!”那季嬷嬷斜了她一眼,又缓声说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诧异她叫自己忍什么,须臾,那浴水忽然就变得刺骨起来!

    浑身像是在被无数根利针扎着,痛得她霎时扭曲了小脸!

    她要从水里面起来,偏伺候她沐浴的宫女把她死死按在水里,不仅不许她起来,还把浴水舀起,一盆盆从头兜下!

    她疼得尖叫起来,季嬷嬷摇摇头,慢条斯理道:“你的仪态也不好,等会儿沐浴完,去跟新进来的那批姑娘一起练习仪态罢!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那怪异的浴水折磨了整整半个时辰,才总算熬了过来。

    宫女重新弄了一桶牛乳进来,细细为她搓洗过周身,才取了淡粉色的薄纱丝绸宽袖衣裳来,要给她穿。

    沈妙言泡在浴桶里,望着那衣裳,无比嫌弃:“太不正经了,我不穿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