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5章 我不信命,也不信天,我只信我自己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不穿不行。”季嬷嬷拿牙签剔牙,上扬的眼睛里都是挑剔,“把她从浴桶里捞出来。”

    那些宫女手底下可没个轻重,沈妙言忙自个儿站起来,乖乖地穿那衣裳了。

    只是刚起身,却觉身体格外地放松舒服,半点儿疲倦也无。

    每一寸肌肤都在呼吸,指尖不经意从腰部抚过,触感嫩滑,宛如那刚剥了壳的鸡蛋。

    她有些诧异,抬头望向正前方的落地青铜镜,不知是错觉还是其他,浑身的肌肤,似乎比之前要更白更嫩,婴儿般滑腻腻的。

    季嬷嬷起身,含笑围着她打量了一圈,“我说你有福气,你还不信。姑娘,你乖乖听嬷嬷们的话,我等定然要把你调教成那倾世的美人!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铜镜,女子的**是纯然的美好,令人感叹造化钟神秀,感叹那造物主的神奇瑰丽。

    她抿唇笑了笑,周宫还真是个好地方,她戒了那折磨她整整七年的丹药,如今还要脱胎换骨,可不就像是重生了一次?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中暗光弥漫,细细算来,这教坊司竟也是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听闻诸多王孙贵族在休沐时,最喜结伴前来这儿听曲议事,她若能脱颖而出,得那群人青睐,于席上探听些机密大事,再利用得来的消息,筹谋叛了君天澜,岂不是美事一桩?

    她想得美,面上对季嬷嬷便也恭敬了几分,“今后,还望嬷嬷好生照拂妙言了。”

    季嬷嬷欢喜她的乖巧听话,让宫女给她好好穿上宫裙鞋袜,领着她去礼园。

    礼园是歌姬舞姬们学习仪态的地方,沈妙言到的时候,只见这儿有不少容貌姣好的姑娘,正一板一眼地跟着嬷嬷们学规矩。

    冬天很冷,可她们皆都身着淡粉薄纱宫裙,还必须保持着屈膝福身行礼的姿态。

    几名容貌狠厉的嬷嬷,提着戒尺在她们中间走来走去,稍有动作不如意的,便是狠狠一戒尺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新进来的,知晓自己的前途只是个供人取乐的玩意儿,于是有的哭有的麻木,对即将到来的命运,显然是抗拒害怕的。

    气氛如这不见暖阳的冬日一般,肃穆阴郁,不见半点儿鲜活。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轻勾,走到那掌事嬷嬷跟前,乖巧福身:“罪女妙言,给嬷嬷请安。”

    那掌事嬷嬷额间堆着皱纹,眉宇间半点儿笑容也无,闻言望向她,不觉惊了惊。

    且不说教坊司中从不曾来过这等容颜绝色的姑娘,便是这姑娘周身的鲜活气度,也令人惊讶。

    好似她不是来接受调教的,而是来赴花宴的。

    那淡粉色薄纱宫裙穿在她身上,亦不见半分低俗,反倒尽显姑娘家的娇俏动人。

    她很快掩去惊讶,不动声色道:“去,跟她们在一处学仪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沈妙言一笑,梨涡深深甜甜。

    她很快走到廊下,有样学样,也做了屈膝福身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过去在那个男人身边时,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,始终不曾好好学过仪礼。

    后来去了大魏,大魏国风彪悍,她又是女帝,想干嘛干嘛,压根儿不必管这些虚礼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最后阴差阳错,竟在这里开始学这些东西了。

    她神游天外,与这些宫女们一同练了两刻钟,起身时双腿都麻了。

    旁边有年纪小的姑娘,起身时双腿全然失去知觉,竟栽了一跟头。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,哭得哀切而绝望。

    立即有嬷嬷过来,抬起戒尺朝她一顿乱抽,怒骂道:“娇生惯养的小蹄子!你以为你还是西郡知府家的大小姐吗?!还不滚起来!”

    小姑娘被打疼了,捂着胳膊,呜呜咽咽地站起身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练步态。

    每个姑娘头上,都要顶一只盛满水的白瓷笔洗,赤着双脚踩过滑腻冰面,不许摔倒,亦不许让水洒出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诩功夫还算过得去,却也在冰面上摔了一跤,还不小心砸碎了那只笔洗,于是又挨了一顿打。

    二十名宫女,中午不曾吃饭,练步态练了一下午,直到暮色四合,才算是结束。

    沈妙言早饿得饥肠辘辘,兴冲冲坐在用饭的大堂里,抱着木筷,无比期待地盯着远处正在弄晚膳的老嬷嬷们。

    同桌的姑娘皆都眼圈红红,还有在不停掉眼泪的。

    那知府家的小姑娘身上又冷又疼,一边抬袖擦泪,一边好奇问道:“姐姐,你为什么会被送进宫啊?你也挨了打,你不疼吗?咱们今后恐怕出不去了,好好的姑娘被人糟践,难道你不难受吗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沈妙言托腮,“能活下来就很好了,难受什么?妹妹须知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为了更好,为了出去,我愿意吃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咱们出不去的,进了教坊司,哪里还有能出去的道理?”另一名年纪稍大些的姑娘,细声质疑。

    “能的!”沈妙言瞳眸中神采奕奕,“我曾去过比这里可怕十倍的地方,在那里,人不被当做人,还要跟畜生搏斗,供贵人们取乐。可我活着出去了,不止如此,我还把所有人都活着带出去了!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格外坚定,“我不信命,也不信天,我只信我自己!为了目标努力,尚且有一丝希望,可若是连努力都不肯,那么就半分希望都没有了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含笑的目光,轻盈落在那位西郡知府小姐的脸上。

    小姑娘在发愣,呢喃道:“只信自己吗?”

    她放在桌下的手里,赫然攥着一柄尖利银簪。

    她是想在今夜自刎的。

    爹爹枉死,兄长被流放,她则被没入教坊司。

    女子贞洁何其重要,与其沦落成给男人取乐的玩意儿,还不如一死了之,倒也落得个干净!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羡慕地望着那个漂亮过分的女子,既然她能这样开朗地活下去,为什么自己就不能?!

    活下去,搜集徐家贪赃枉法的证据,给父兄平反报仇!

    而沈妙言见她周身那股绝望的气质忽然散去,不觉微微勾起唇角。

    这就对了。

    世道再险恶,也得活着。

    活着,才有希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