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0章 钦原哥哥,我累了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谢昭暗道这可真是天助我也,忙挽了顾钦原的手臂,柔声道:“妹妹小时候手脚虽不干净,可长大了多少也收敛了些。如今她这丫鬟也太不像话了,竟然学了妹妹,也干起这般上不得台面的事儿。妹妹小产罚不得,可那丫鬟,却该直接杖毙,省得带坏了妹妹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神色复杂,他倒不觉得那补品是偷来的,定是软软回了张府,张祁云叫她送来的。

    他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意,自己却未曾察觉,只归结为生气,起身道:“我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谢昭目送他远去,眼底不禁掠过一抹喜意。

    她捻着腰间挂着的红鲤鱼玉佩,挑眉娇笑,“妹妹啊妹妹,我可真是托了你的福,捡到宝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玉佩正是当年的信物,上头刻着一个“昭”字,被顾钦原把玩多年,早已磨得玉润衬手。

    而顾钦原在书房临窗看书,看了半日,却也只翻了两页。

    他从书卷中抬头,眼见窗外夕阳西沉,又落了细雪,竟已是黄昏了。

    他合上书卷,在手边香炉里点了块沉水香。

    沉吟良久,直到香料燃尽,他才起身,抬步往初心院而去。

    雪花在暮色中飘零而落,温柔地拥吻着那座简单素朴的青灰小院。

    院子里很寂静,看门的两个丫鬟,早偷懒跑到自己的厢房吃茶烤火去了。

    顾钦原身着品蓝色束腰竹叶纹锦袍,外面系着件狐毛斗篷,踏过庭院里的碎石小路,拾阶而上,往主屋而来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有地龙,撩开棉布帘,扑面而来的都是寒冷。

    主屋与内室之间也悬着块厚厚的棉布帘,他掀开,里面点着两个炭炉,勉强不是那么太冷。

    但与昭儿的昭华院比起来,还是要差太多。

    帐幔低垂,那个娃娃脸小姑娘,大约正在里面熟睡。

    软软抱着小年糕,坐在窗边吃烤红薯,眼见他进来,皱了皱眉,连礼也不行,就继续巍然不动地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顾钦原望着那水青色的帐幔,不知怎的,竟有些难得的紧张。

    他缓步上前,轻手轻脚地卷了帐幔,在床榻边坐了。

    他的陶陶正在熟睡。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被子里面,里面塞了两个小手炉,倒也还算暖和。

    许是他的手太凉,许是谢陶睡得并不深,几乎在他探进去的同时,就醒了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望向这个男人,不自觉地蹙了蹙眉尖。

    顾钦原替她掖好被子,声音难得放的柔和了些,“可有觉得好些了?”

    他说着,凝视谢陶的双眸,却觉得这个姑娘的眼神,似乎与从前不大一样了。

    从前她望向他的眼睛,总是水潞潞的,充满了仰慕与信赖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这双眼睛里,更多的是戒备与排斥。

    他伸手,替她把额间和脸颊上的碎发捋到耳后,“怎么了?是不是肚子还在疼?”

    谢陶双手抱着被角,沉默良久,渐渐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,她凝望顾钦原,轻声道:“钦原哥哥,我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扬唇,“累了便好好休息,我在这儿陪着你,可好?”

    谢陶见他听不懂她的话,抿了抿小嘴,嗓音细软:“我想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冰天雪地的,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谢陶的眼神有些迷离,“去哪儿都好,只要离你远远的……最好,最好是去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,与我的孩子一起,盖座茅屋,种几亩良田。你若寻来,我是不会让你进门的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放在褥子上的手,倏然收紧。

    他怔怔盯着她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钦原哥哥,我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简单的七个字,谢陶说得很慢。

    顾钦原垂眸,忽而一笑,“定是你伤心过度,所以才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他拿了床毯子过来,给她添上,“过会儿我叫管家再给你添几个伶俐的丫鬟,地龙也该烧起来。我还有公文要处理,你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说罢,面色青白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撩起棉布帘时,他又忽然驻足,回首笑道:“你不是一直想去桃花山看桃花吗?等来年开春,你养好了身子,我带你去看桃花。”

    谢陶怔怔望着他,他离去的步伐有些凌乱,仿佛是在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棉布帘被放下,品蓝色袖角消失在了视线中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。

    成婚这么多年,她一直想让他陪她去桃花山赏花。

    求了这么多年,央了这么多年,得到的却永远只是以公务繁忙为借口的拒绝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这人却莫名其妙就主动提出,要陪她去看桃花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她抬手摸了摸心口,这里,却半点儿欢喜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总觉得,有什么背负了太久的重担,在这一刻被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黄昏之后,镐京城风雪更盛。

    初心院的屋檐下,点着两盏红绉纱灯笼,朦胧光晕把这一小方天地的落雪,照得清晰却又迷离。

    糊着高丽纸的窗棂,透出昏黄柔婉的灯盏光芒,隐约可见里面的床帐内,坐着个姑娘,她的侍女捧着热粥,正伺候她食下。

    顾钦原系着斗篷,就立在庭院里,静静凝望那个模糊人影。

    细绒绒的雪花轻柔落在他的眉睫和发间,落在他的双肩和斗篷,他双眼不眨一下,漆黑瞳孔复杂深邃,全被那个人影所占据。

   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从什么时候开始,就已经对她念念不忘了呢?

    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对她,动了心,动了情?

    大约是她带着棉衣和吃食远赴草原看他,他那时就已经动了心吧?

    亦或者是新婚之夜,他揭开喜帕时,她那一低头的娇羞,叫他动了念想。

    更甚者,或许是当年她跋山涉水远赴楚国寻他时,他的余光,就已经离不开她了……

    可动心也好,动情也罢,他的心思藏得那么深,深到自己也察觉不了,只深陷在那块红鲤鱼玉佩中,无法自拔,不愿自拔。

    他迷了心,乱了情,终究是害惨了她。

    那个她日思夜想了七年的孩子,还未出世,还未呼吸,还未睁开眼看一看这个世界,就没了啊……

    素来冷峻自持的男人,在黑暗的风雪中,悄悄淌下一滴热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