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2章 舍弃她身为女帝的骄傲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抬袖擦去眼泪,正想着快点儿逃走,婳儿忽然出现在她跟前,皮笑肉不笑道:“沈姑娘,我们娘娘请你上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想上去,可她自知若是不去,恐怕徐思娇绝不会放过她,她必定还要再吃苦头。

    于是她低头,跟着婳儿上了画舫。

    画舫上宽大奢华,木制地板上还绘着精致的鱼戏莲花图案。

    婳儿领着她穿过人群,走到君天澜与徐思娇跟前,屈膝行了一礼,笑道:“皇上、娘娘,人已经请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着头,双手交握在身前,既不说话也不行礼。

    徐思娇打量过她,暗道不过半个月光景,这女人被教坊司调教过,竟然比从前还要娇媚动人。

    幸好她今日不曾好好打扮,否则,怕是皇上都要挪不开眼了。

    胸腔里漫上浓浓的妒忌,她抱着珐琅彩掐金丝小手炉,笑容清丽,“这大冷天的,沈姐姐的鞋和袄都破了,可怜见的,怪叫人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下意识望过去,不觉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自己鞋,一张脸儿霎时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这绣花鞋本就挤脚,再加上刚刚的拥挤纷乱,左脚的鞋头竟然被撑破了,一只脚趾头就露在外面!

    她难堪地蜷缩起脚趾,恨不得立即消失在这里才好。

    于是她低声道:“上也上来了,教坊司里还要练舞,我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可是她既上来了,徐思娇哪里肯让她轻易走掉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君天澜,温声道:“沈姐姐在教坊司待了那么久,怎的连个礼仪都学不好?在皇上和本宫面前,礼也不行,还乱说话,真该掌嘴!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她望了眼君天澜的脸色,话锋一转,“不过念在沈姐姐是太子殿下的娘亲,掌了你的嘴,未免让太子殿下脸上无光。不如这样吧,你跪下磕个头,本宫和皇上便饶了你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眉尖紧蹙,抬起水眸,狠狠盯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徐思娇霎时不乐意了,朝君天澜撒娇道:“皇上,您看她!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曾给一个正眼给沈妙言,呷了口茶,冷冷吐字:“让她跪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得意地瞟了眼沈妙言,心满意足地给君天澜添茶,“还是皇上心疼臣妾……”

    两名禁军上前,不由分说地押住沈妙言,硬生生把她给按下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哪里肯跪,红着眼圈紧盯着君天澜,一边拼命挣扎,一边声嘶力竭地尖声高喊:“君天澜!我不跪你们!我不跪你们!我死也不跪你们!”

    狭长凤眸透出阴冷,君天澜淡淡道:“松开。”

    两名禁军立即松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原地,抱住自己,强忍着眼泪,拼命哽咽。

    她以为君天澜放过她了,然而并没有。

    他把玩着茶盏,血红凤眸中噙起一抹玩味儿,“给她剑。”

    一把剑被扔到沈妙言脚下。

    君天澜扯开薄唇,“既然死也不肯跪朕,那就自刎吧。之后,朕会让魏化雨和魏锦西一家去黄泉陪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可置信地望向他。

    男人端坐着,姿态凛贵威严,嗓音清冷而平静,“要么跪,要么与你的亲人一道去死。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漫天雪花簌簌而落,沈妙言哽咽着喘气,眼圈红红地盯着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。

    爱了十年。

    爱过十年。

    终于,可以死心了。

    晶莹的泪珠子顺着雪腮滚落,她那张绝艳小脸上,忽而绽出一个绝望的,却又诡异轻松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缓缓闭上眼,在所有人的注视中,直直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泪珠子沿着白嫩下颌,滴落在地,如有万斤。

    她呜咽着咬住唇瓣,胸口起伏,俯下身,如葱般的纤纤玉手撑在地面,直到额头轻轻磕上地板。

    这是极尽卑微的姿势。

    舍弃她身为女帝的骄傲,舍弃她全部的自尊,只为了在后宫中苟延残喘地活下去,只为了让她在乎的亲人,好好地活下去。

    活下去,才有逃走的机会,才有复仇的机会。

    花容战与韩棠之俱都不忍地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拢在宽袖中的手不觉攥紧。

    徐思娇得意地抬起下巴,语气却是娇俏无辜的,“婳儿,还不扶她起来?”

    婳儿笑吟吟上前,把沈妙言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徐思娇犹嫌给她的羞辱还不够,满脸纯真,好奇地朗声问道:“沈姐姐,这大冷天的,你怎么只穿了一个破袄子啊?绣花鞋也破了,到底是怎么了?是皇上不给你衣裳穿吗?”

    她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,从小就被嬷嬷刻意教导,仔细模仿着沈妙言的一举一动长大。

    这般无辜歪头的姿态,像极了从前的沈妙言。

    婳儿含笑,大声答道:“娘娘有所不知。沈姑娘被没入奴籍,如今是教坊司的舞姬呢。教坊司那种地方的姑娘,就是供王孙贵族玩乐的,自然穿得露骨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……”徐思娇懵懂地点点头,同情地望着沈妙言,“那不就是官妓喽?呀,本宫失言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忙捂嘴,无辜的眼神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模仿久了,她连容貌也很有些像沈妙言。

    面庞圆润,水眸圆圆,看上去稚嫩纯真。

    此时做出这番姿态,便叫人无端生出许多好感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哦,沈姐姐。”她抱着精致手炉,娇羞地倚靠在君天澜身边,仰头望向男人的侧脸,“皇上,姐姐穿得这样少,臣妾瞧着心疼。咱们今晚既在画舫上设宴,不如请她留下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点儿也不想留下,可君天澜已经淡然地允了。

    说是晚宴,可婳儿却领着她去了宫女们用膳的偏房。

    不必面对那些贵族子弟,她稍稍松了口气,又因着连日未曾吃饱过,于是抱了瓷碗,连菜也不用,光食米饭就食了好几碗。

    待到隔壁花殿里晚宴结束,已是月上中天了。

    她正趴在偏房的炉子边睡觉,婳儿又过来,说是娘娘要见她。

    她抬袖擦拭干净唇角,低眸跟着她去了画舫上的寝殿。

    寝殿里布置华贵,角落摆着张楠木雕龙凤呈祥的拔步床,地板上铺了羊绒毯,踩上去十分舒服柔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