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6章 他要让顾钦原付出代价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芳儿应了声“哎”,得意地瞟了眼软软,迅速跑去找府医了。

    顾钦原抱着谢昭往外走了两步,又回头望向谢陶,缓声道:“到底是你把昭儿推下水的,如今你们两姐妹,便当做是扯平了。今后,咱们好好过日子,可好?”

    谢陶唇瓣苍白,闻言,只是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顾钦原只当她是同意了,于是抱着谢昭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人群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屋子里重新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谢陶垂着脑袋,双手放在缎被上。

    大红的缎被,上面细致地用金线绣了鸳鸯戏水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洗过太多次的缘故,缎面已有些褪色,被子边缘还有破损后缝补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床被子,还是当年他们成亲时,她的嫁妆。

    晶莹的泪珠子,顺着她的下颌,一颗颗滴落在缎被上。

    泪水在金丝红缎上晕染开深色,荼蘼盛开般,艳丽,凄迷。

    张祁云坐到床榻边,抬手捏住她的下颌,用手帕轻轻为她擦去眼泪。

    谢陶泪眼朦胧地仰头望他,“大叔,我并未推谢昭下水,是她自己跳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点点头,笑容温和:“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被人这般信任,谢陶心中暖暖,细声道:“谢谢大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躺着吧,别累着。”张祁云见她面色苍白、身体虚弱,于是扶着她,又让她睡下。

    谢陶双手抱着缎被边缘,微微红肿的双眼仍旧亮晶晶的,“大叔,你为什么留着胡子呀?”

    张祁云伸手捋了一把及胸长的胡须,又给她掖好被角,笑容始终温和如玉,“因为曾经有个小姑娘说,留胡子的男人,会比较有男子气魄。”

    谢陶吃吃地笑,“是大叔从前喜欢的姑娘吗?”

    张祁云笑了笑,“可喜欢咸菜豆瓣汤?”

    “自是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儿再来给你做。”张祁云伸手,轻柔地把她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。

    恰到好处的亲近,恰到好处地收手。

    谢陶望着他,那把大胡子不再可怕,反而莫名让她亲近安心。

    张祁云跟她说起他从前经商的有趣事,她时而跟着笑,时而跟着紧张,时而跟着心酸,终于慢慢睡了去。

    张祁云见她阖着眼,呼吸匀净平缓,于是起身放下帐幔,缓步离开了寝屋。

    他步出隔扇,立在屋檐下,劲腰修身,高大沉稳。

    肌肤较普通男人要稍白些,剑眉星目,朗俊非凡。

    细雪拂面,素来轻淡闲远的山野气质,逐渐化为阴冷腹黑。

    眸中掠过重重算计,他冷冷道:“阿软。”

    软软立即出现在他身后,一身杀手的干练气质暴露无遗,拱手道:“主子?”

    “把顾钦原后院里的事,事无巨细,全部捅出去。动静闹得越大越好,务必要让朝中那几名言官知晓。”

    软软立即领命去办。

    镐京人虽知顾钦原宠妾灭妻,却并不知晓,他的正房妻子,甚至因为妾室而小产。

    这件事被顾钦原死死压着,知情者也只有相府的一小拨人。

    如今,他张祁云偏要拿此事说话。

    不让顾钦原付出代价,他就对不起那“天下第一奸商”的虚名!

    眼见着还有一日便是除夕宫宴,教坊司内,正紧张地排练着宫宴上要表演的歌舞。

    重头戏自然是开场舞。

    二十八名舞姬,皆是精挑细选出来的,美貌,才情,舞技,无一不是所有宫女中最出挑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更是重中之重,肩负着那三位嬷嬷盼她替教坊司出人头地的渴望,众星拱月一般,要在收舞的时候,从天而降,在众舞姬伸出的手掌上,旋转整整七千两百度。

    此时她身着舞裙,与那群舞姬练习了一遍又一遍,才终于被那三位挑剔的嬷嬷夸了一句好。

    她拖着疲惫的身子,正要往自己住的屋子里去,一名舞姬忽然拉住她,“女帝陛下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说话的人妆容精致,与自己生得竟有三四分相像。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,“你是?”

    那人盈盈笑道:“陛下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叫秋水,是从前楚皇赐给沈公子的美人。后来沈公子归京,把我也带了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沈妙言想起了她,“可是连澈有什么话,让你转告我?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这件事。”秋水往四周望了望,“此处不宜说话,不如陛下去我那儿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她警惕的模样,眯了眯眼,抬步与她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来到秋水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亦是一个人住,因为有连澈照拂的缘故,屋子里较其他舞姬要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她请沈妙言坐到圆桌旁,挽袖给她斟了杯热茶。

    她自个儿在沈妙言对面坐下,压低了声音:“我听姐妹们说,教坊司里有位好色成瘾的张公公,如今好似是盯上了你,你要格外小心呀。这人最是无耻,喜好玩弄折磨美貌宫女,听说手中还曾犯过人命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打量了她一眼,笑容透出不经意的妩媚,“多谢妹妹提醒。”

    秋水暗暗骂了句狐媚子,盯了眼她面前的茶水,又恭敬道:“这茶叶是沈公子送给我的,姐姐定要尝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端起茶盏送至唇畔,呷了小口,又不动声色地尽数吐到帕子上。

    秋水见她喝了,心中大慰,脸上敷衍的笑容也渐渐挂不住,逐渐流露出奸计得逞的快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扶额,笑得无力:“许是练舞累着了,我竟有些头晕。”

    说罢,直接趴倒在了圆桌上。

    秋水大喜,起身啐了一口,冷笑道:“徐贤妃昨日找到我,说若能让你吃些苦头,就认我做义妹,给我和沈公子赐婚!沈妙言,对不住了呀!你便和张公公好好享受享受吧!”

    语毕,抬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轻勾,在她走到门边时,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背后,按着她的脖颈,幽幽道:“怕是不能如你所愿了。”

    秋水猛地瞪大眼睛,下一刻,只觉脖颈处一痛,就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把她拖到床榻,此时窗外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守在门后,过了会儿,木门被人从外面打开,一名容貌猥.琐的老太监,蹑手蹑脚地窜了进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