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9章 女装大佬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的眼力向来老辣,即便隔了很远,也一眼就能看出这姑娘容貌非凡,竟不输于沈妙言。

    君舒影和沈妙言察觉到背后一道精明冷芒,下意识回头望去,就看见季嬷嬷捧了舞姬的雪白素纱衣裙,笑眯眯朝君舒影招招手:“小姑娘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编钟声响,国宴正式开场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殿上举杯,照例说了些四海升平之类的福语,百官恭敬朝拜后,才宣布上歌舞。

    大殿外,二十名舞姬皆都身着雪色束腰宫裙,梳着精致的灵蛇髻,越发显得身姿窈窕,脖颈纤细。

    君舒影挤在一堆脂粉中,摇了摇那两道宽袖,“妙妙啊,我可是舍命陪君子了,你待会儿不许笑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化了精致妆容,胸前塞了两个馒头,一眼望去,除了比寻常姑娘高挑些,竟也是个出尘绝艳的大美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穿朱砂红掐腰重纱舞裙,梳飞仙髻,此时已是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她温声道:“五哥哥,你待会儿莫要乱来,只隐在她们中间,莫要叫北幕的臣子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泠泠乐声已起。

    沈妙言推了把君舒影,他忙垂眸,跟着众舞姬一道翩跹进了锦绣大殿。

    沈妙言是要在**部分出场的,因此只悄悄探进半个脑袋,一眼望去,只见君天澜在上座垂眸饮酒,俨然并未注意到混在舞姬们中间的君舒影。

    君舒影身体极为柔韧,他亦是学过舞的,虽是临时被拉过来,却毫不怯场,季嬷嬷只表演了一遍给他看,他就已经学会,舞得很是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两侧坐着的百官中,已有好色之徒,惊诧地盯上了他的容貌。

    他是天赐的容颜,如今做女子打扮,浑然担得起“倾国倾城”的美名,令四周的男人看直了眼,纷纷议论这美人从何而来,从前怎的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幕昔年正低头吃糕呢,闻见四周议论,抬头望去,一眼看见在脂粉堆里翩跹而舞的那个高挑女子。

    他眯了眯凤眸,这人真是,怎么看怎么面熟……

    他身侧的君念语微微一笑,“五皇叔真有意思,为庆贺四海升平,居然亲自上场了。”

    幕昔年一噎,那舞得起劲儿的人,可不正是他父皇!

    上座的君天澜显然也已注意到,原就冷峻的面色逐渐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而乐曲,已至**。

    所有男人都专注盯着君舒影,却见着一袭朱砂红舞裙的少女,宛如火色蝴蝶,轻盈掠至殿中。

    她赤着脚,脚踝雪白纤细,系着小小的一串金铃,随着她的舞步,泠泠作响,煞是好听。

    她与舞姬们共舞,姿容妩媚,极尽鲜妍。

    绯红入鬓的眼角,带着些许厌世情绪,唇角始终淡漠勾起,随着她舞蹈,周身逐渐透出异香,溢散在殿中,直令人心猿意马,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殿中无论男女,皆都被她所吸引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极致的美,殿顶悬着的灯火照耀在她的面庞和舞裙上,她仿佛燃烧的一簇火焰,透着致命的妖娆,即便再看下去会灼烧掉双目,也令人情不自禁,根本无法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步金莲,步金莲!

    浅露金莲簌绛纱,锦绣殿中舞歌笙。

    百媚生,百媚生……

    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!

    乐曲渐渐收尾,她忽然翩跹而至半空!

    所有舞姬立即朝中间围拢,同时向半空中伸出一只纤纤玉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足尖,轻盈落在那玉手之上,在三千盏明灯的光辉下,折腰旋转!

    她仰着雪嫩小脸,朱砂红的重纱舞裙全部盛开,犹如燃烧过冰原的不知火,犹如白骨上盛开的玫瑰!

    感性的文臣们情不自禁地淌下热泪,如此盛世美景,真如仙娥下凡、神女现世,便是为此死上一回,也值了!

    而君天澜凤眸血红,指间的墨玉扳指正跟着那个女人的身姿,飞快转动着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想给她难堪,可为什么当她真的出现在众人眼前,被其他男人欣赏,他却又如此嫉妒?

    这嫉妒犹如野火,随着她的旋转而燃烧,几乎快要把他整个人吞噬殆尽!

    殿中,沈妙言足足旋转了七千两百度,正要收舞,却因为这段时日以来都未曾吃饱过,身子一晃,险险从上方摔了下来!

    像是半空中的火蝶,被人折断了羽翼。

    君舒影瞳眸微动,几乎是瞬间飞身而上,在半空中把她打横抱住,款款落于地面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倾世之姿,这般收尾,直令人目眩神迷,宛如误入仙境。

    君天澜凤眸一眯,还未来得及斥责二人,王静姝已经哭着跪倒在地:“臣女有冤,求皇上明察!”

    满殿寂静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只跟着沈妙言,却见君舒影牵了她的手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蹙眉,尚未来得及留下他们,王静姝已经滔滔不绝地开口:“皇上,臣女乃是西郡前任知府之女,唤做王静姝。我父亲为官清明,却被奸人所害,冤枉他收受贿赂、泄露考题,父亲不肯认罪,被活活虐死在狱中!”

    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虔诚而卑微地匍匐在地:“臣女闻得皇上英明神武,因此斗胆在今夜告御状,求皇上明察秋毫,还我父亲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她提起了西郡,君天澜倒是想起去年的一桩案子。

    去年秋闺乡试,他为了削减徐家在西郡的影响力,钦点了西郡知府王谦担任主考官,并暗示他选拔些寒门子弟,莫要再让徐家及其他望门的士族子弟,霸占录取榜单的前十名。

    王谦自是照做,乡试所录的前十名,全部都是寒门子弟。

    谁知乡试放榜后,却有书生醉酒怡红院,于众人群里扬言,说王谦收受贿赂,泄露考题。

    徐家的人立即出动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把王谦一家投进大牢。

    他本有意插手,谁知派出去的钦差尚未走到西郡,西郡就传了消息过来,说是王谦在狱中畏罪自杀了。

    后来因着大魏东渡的事情,他无暇分心那事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如今听王静姝说起,他不由望向徐政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