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1章 现在临幸你的男人,究竟是谁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眼圈微红。

    这次被君天澜抓住,恐怕他们两个人,都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两人被韩棠之押回了皇宫,福公公早已守在乾元殿外,见两人回来,脸上掠过同情,低声道:“皇上就在里面,你们莫要再激怒了他,平白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脑海中,已然浮现出那个男人一夜夜的疯狂。

    她双腿发软,下意识扯住君舒影的衣袖,才堪堪站稳。

    君舒影反握住她的手,带着她,大步进了内殿。

    君天澜身着龙袍,正在龙案后处理奏章。

    听见两人进来,他抬眸,就看见两人紧牵的手。

    凤眸微眯,他搁了朱笔,轻靠在大椅上,“君舒影,朕常常想,是不是待你太过宽厚,叫你养出了这样大的胆子,连朕宫里的女人,都敢偷出去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望了眼正低着头的沈妙言,“皇兄后宫佳丽三千,少一个,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君天澜看着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就觉刺目,起身走到他们跟前,不由分说地把沈妙言一把拽到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妙妙——”

    “五哥哥!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称谓,叫君天澜越发火大。

    他紧扣着沈妙言的手腕,抬起一脚,狠狠踹在君舒影的下腹。

    君舒影“嘶”了声,还未来得及还手,君天澜又是一脚,把他给踹得直接倒飞了出去!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君舒影撞翻了一架紫檀木绘山水屏风,还咯出了一口污血,立即变了脸色:“五哥哥!”

    她想上去扶君舒影,却被君天澜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男人掐住她的面颊,血红的凤眸,透出浓浓的冷厉:“你敢碰他一下,朕保证,叫他活不到明天!”

    他周身萦绕着杀意,宛如塞北的风雪,刺骨摄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瑟缩了下,生怕激怒他,叫他再干出什么吓人的事儿,于是咬住唇瓣,不敢再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君天澜满身戾气,把她拖到了后面的寝殿里。

    君舒影踉跄着爬起来,捂着腹部想去追人,夜凛与夜寒从暗处出来,手持利刃守在了寝殿门口。

    寝殿里,传出丝帛被撕裂的声音,伴着女子惊恐地哭叫。

    君舒影面色转冷,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北幕皇帝,这是我家皇上的家事,请您止步。”夜凛朝他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凄惨的哭叫一声声传出来,刺激着君舒影,他发疯一般,不顾旧伤复发,与夜凛、夜凉大打出手!

    寝殿外,刀光剑影。

    寝殿内,罗帐生香。

    “小妙妙,小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呢喃着心爱女子的名字,敏捷的身影犹如银刃般上下翻飞。

    他深藏心底的战意彻底爆发,手中长剑舞若梨花,不过片刻功夫,就重伤了夜凛与夜寒两人!

    他正要往里冲,夜凛吹了声口哨,更多的暗卫涌现在殿中,以夜凉为首,像是黑夜中突然出现的鬼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灯盏摇曳。

    数不清身上挨了多少刀,战斗结束时,那位举世闻名、出尘绝艳的贵公子,就趴在血泊中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鲜血染红了他的月白锦袍。

    发带不知被谁斩断,那保养顺滑的乌青长发,散落在血泊里,染上了从未有过的污浊。

    满殿都是尸体。

    夜凉捂着受伤的胳膊,望着那生死不明的男人,眼睛里都是惊叹。

    他知晓这位北幕皇帝,曾经被主子重伤过,还断了一根肋骨。

    这才多少日的功夫,那旧伤不仅没有拖他的后腿,他的战斗力还飙升到令人恐怖的地步!

    君舒影趴在血泊中,那张艳绝的白腻面庞,沾了数点乌红血液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他艰难地朝寝殿里爬,身后留下了一串长长的粘稠血迹。

    寝殿寂静,几乎能听见红烛燃烧的细微哔啵声。

    女子的哭喊求饶声早不知在何时停止。

    身着暗黑宽松丝绸中衣的男人,正坐在龙床里看书。

    重重罗帐低垂,夜风微微撩起一角,隐约可见被褥中躺着的姑娘。

    满身残破,满身是伤。

    如同秋风中,败落的牡丹。

    “小妙妙……”君舒影扶着殿壁,艰难地站起身,踉踉跄跄想去看沈妙言。

    只是刚迈出两步,就再度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身上全是伤,哪里能站得稳。

    眼泪盈湿了眼睫,他攥紧拳头,红着眼睛盯向在帐中盘膝危坐的男人:“君天澜,你不是人!”

    君天澜翻了页书,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,继而当着他的面,把沈妙言抱到怀里,低头亲了亲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阵战栗,下意识地蜷起身子。

    君天澜扳着她的脑袋,逼迫她去看君舒影,“沈嘉,你的情郎来救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视线触及到君舒影,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,拼命想要往被褥里钻,却被君天澜死死箍住细腰。

    他掐着她的面颊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,凤眸血红而冷漠:“沈嘉,看好了,现在临幸你的男人,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他当着君舒影的面,把怀中的姑娘给狠狠占据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眼泪,瞬间从眼角淌落!

    她躺在榻上,死死把疼痛和羞耻的尖叫声吞进肚子里,牙齿生生把唇瓣咬出了鲜血,哭着别过脸,双手紧紧揪着锦被,呜咽道:“五哥哥,不要看……你不要看……你出去,你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她最后一点颜面,在君天澜的强迫下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像是被扯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,难堪得恨不能死去!

    君舒影面色苍白,杜鹃啼血般,生生咯出一口血,望着帐幔呢喃:“小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爱的姑娘,被人当着他的面,凌辱糟践。

    可他却……

    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明明,明明他也是天之骄子……

    一滴眼泪,顺着那极致艳丽的丹凤眼滑落。

    折射出世间一切浮华,一切凄凉,一切盛景,一切灰暗。

    那滴眼泪跌落在昂贵的地毯上,渐渐消弭无踪。

    他缓缓闭上眼,因失血过多,彻底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余光扫视到他灰败的模样,嘲讽地低笑了声,“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立即有几名内侍过来,抬起君舒影,离开了寝殿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朝殿壁,只呜呜咽咽地哭。

    君天澜伸手扳正她的脸,“看着朕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泪眼朦胧,被迫与他直视。

    昏惑的光影中,她看见他的瞳孔越发血红,透着浓浓的戾气与嗜杀,宛如世间最凶狠的野兽。

    君天澜保持着把她占据的姿势,带着薄茧的指腹按在她绯红的眼角上,语气冰冷:“可心疼他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十二章奉上!

    谢谢昨天打赏的二十四位宝贝,感激涕零!!

    明天虐四哥要不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