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7章 你不知道为他纳妾吗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正小口小口吃着玫瑰牛乳酥,闻言,纠正道:“是你的婆母,并非是我的。太后娘娘嘛,嘴硬心软,你待会儿夸她年轻漂亮,她大约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姬如雪连连点头:“好好好,我待会儿一定要好好夸她!”

    她出生时,娘亲难产去世,身边除了爹爹,就再没有旁的亲人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她自幼在鬼市长大,从未和外界的人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如今面见婆母,竟是比寻常姑娘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扫了眼她发抖的双腿,她抖得厉害,连裙摆都跟着抖。

    眼见着快要开宴,她忍不住扶住两人中间的花几,“如雪姐姐,你能别抖了吗?这花几上的茶,都要被你抖得洒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姬如雪忙点头:“是是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一名小太监高声唱喏道:“太后娘娘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忙起身,行大礼。

    顾娴身着杏黄色福字纹修身锦袄,云鬓上簪着凤钗,因为保养得宜的缘故,虽已是近四十岁的人,看起来却宛如二十岁的姑娘。

    她一眼看到姬如雪,眼底掠过不喜。

    天烬之所以这么多年不肯回来,大约就是被这个女人缠住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是个怎样倾城绝色的大美人,如今一见,竟分明是个古里古怪的女子,瞧这头发白的,她这岁数都没有几根白发呢。

    她威严地在上座坐了,抬手道:“都起罢。湘湘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的“湘湘”,正是顾家的庶女,顾灵均与顾钦原的庶妹,顾湘湘。

    顾湘湘乖巧走到她跟前,福身一礼:“姑母。”

    “多年未见,湘湘也长成大姑娘了。”顾娴拉着她坐了,“今儿夜宴,你便坐在哀家身边好了。”

    明眼人都能看出,这是顾娴在抬举顾湘湘。

    姬如雪望向沈妙言,沈妙言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姬如雪会意,捧起一盏茶起身。

    慈宁宫的大宫女程锦极有眼力,见她起身,便知她是要进茶,于是忙取来一只蒲团,放在顾娴跟前。

    姬如雪紧张极了,迈着小步子,抖抖索索地过去,在蒲团上跪了,恭敬地高举起茶水,“媳妇姬氏如雪,拜见婆母。请婆母喝茶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问过鬼市里的大娘们,才学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据说外面的新媳妇进门后见婆婆,都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可顾娴原却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,如今听了这话,越发觉得这姑娘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她并未去接茶,只淡淡道:“你到镐京之后,天烬不曾请嬷嬷教你规矩?什么婆母,该称呼哀家太后娘娘!”

    姬如雪低垂眼帘,老老实实道:“天烬说,那些劳什子的规矩,都是用来束缚庸人的,我是玲珑剔透的人,不必学。”

    这原是君天烬与她说的闺房话,她性子纯净,并未觉得说出来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然而听在顾娴耳朵里,这简直就是新媳妇在给她找气受。

    她面色难看了几分,沉声道:“好一个玲珑剔透的人儿!哀家还听闻,你与天烬有多年夫妻之实,可怎的,膝下只有一个女儿?天烬他是皇子,身份贵重,这么多年没有儿子,你也不知道为他纳妾吗?!”

    姬如雪抖了抖,忙认真解释道:“天烬说,女人生孩子太痛苦,有一个女儿就够了。儿子什么的,比不得夫人重要。至于妾室,儿媳也不希望天烬纳妾呢。”

    顾娴的脸色,瞬间就黑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已然为姬如雪贴上了两个标签:恃宠而骄,目无夫纲。

    沈妙言瞧见顾娴脸色不大好,默默扶额,同情地望了眼仍旧一无所知的姬如雪,轻轻咳嗽了声。

    姬如雪回过神,想起沈妙言刚刚说可以夸这位婆母,于是也不等顾娴接茶,自个儿爬起来,笑容温暖,“太后娘娘,您生得真好看!”

    顾娴见她越发没有规矩,居然自己站起来了,于是更加不喜欢她,皱眉道: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姬如雪忙正色:“并不是胡说呢!太后娘娘面若芙蓉,即便上了年纪,也仍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人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哀家正是半老徐娘?!”顾娴恼了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儿媳并非是说太后娘娘老,儿媳只是说太后娘娘上了年纪,但腿脚还很利索……”姬如雪舌头直打转,“也不是这个意思,就是,就是太后娘娘的确是半老徐娘,不对、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不对劲儿,慌极了,手中茶盏直接摔落在地,把顾娴的裙子都给打湿了。

    内室中顿时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姬如雪吓得要死,连忙拿帕子去给她擦拭裙子:“太后娘娘不要生气,实在是您太漂亮了,儿媳看见您的倾世之姿失了分寸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开!”顾娴青着脸,一把挥开姬如雪的手。

    程锦见她要发脾气,忙上前把她扶起来:“太后娘娘,奴婢扶您去后殿更衣。”

    顾娴忍耐着一腔怒火,看也不看姬如雪,跟着程锦走了。

    姬如雪尴尬地站在原地,跟着去也不是,留下来也不是。

    顾湘湘看着她,轻笑了声。

    坐在圆桌旁的徐思娇同样冷笑,“太后娘娘何等尊贵,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,也敢巴巴儿地就要唤太后娘娘婆母!果然是民间出来的女子上不得台面,哪有称呼太后娘娘婆母的道理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上前,牵了姬如雪的手,把她带回座位上。

    姬如雪低垂眼睫,反握住沈妙言的手,担忧道:“妙言,我好紧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拿帕子给她擦拭去额角的细汗,淡淡道:“怕什么,她是佑姬的祖母,莫非还能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君佑姬从外面进来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姬如雪跟前,“娘亲。”

    姬如雪把她搂到怀里,“你跑到哪儿去了,也不给你祖母请安!”

    徐思娇嗑着瓜子儿,轻蔑插嘴,“到底是在魏国那等蛮夷之地长大,小小年纪,半点儿教养都没有。进来了看见我们这一大圈子人,不知道行礼吗?”

    姬如雪恼怒不已,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哟,她是本宫的侄女儿,本宫还不能说两句了?!”徐思娇挑眉。

    眼见着两人要争执起来,程锦扶着顾娴出来了。

    顾娴一眼望见姬如雪怀中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,不觉心弦微动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六章奉上!!

    谢谢昨天十七位小宝贝的打赏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