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0章 我把北幕给你,你把她给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呃,”姬如雪捂住嘴,“婆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顾娴怒不可遏,“你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姬如雪吸了吸鼻子,紧忙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见着顾娴要开始数落姬如雪,沈妙言朝君佑姬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君佑姬会意,立即悄悄儿地去外面找君天烬。

    君天烬进来时,看见酒席已经撤了,自己媳妇儿正跪在地上哭。

    他把姬如雪扶起来,淡淡道:“母后,好好地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娴浑身都是湿的,冷声道:“你还有脸护着她?你瞧瞧她干的好事儿!天烬,你是皇子,这等不知进退的姑娘,怎能留在你身边?!”

    君天烬脸色冷了几分,“母后,雪儿是儿臣的妻,除非儿臣死,否则,绝不会负了她!她若有做的不好的地方,儿臣替她向您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顾娴越发气恼,余光注意到坐在旁边的顾湘湘,意有所指道:“这是你表哥,哀家瞧着,他今晚是喝多了。去,给他斟一杯醒酒茶。”

    顾湘湘小心翼翼抬头望向君天烬,果然见这位表哥与二表哥长得像极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,挽袖斟了杯醒酒茶,恭敬地呈给君天烬。

    君天烬面容冷漠,看也不看她,一手牵了姬如雪,一手抱起君佑姬,淡淡道:“母后不待见雪儿,便是不待见儿臣。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语毕,直接撂下了顾娴等人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顾娴被他的无礼,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顾湘湘倒是不以为意,她进宫的目标,本就不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表哥。

    她把醒酒茶放到桌上,含笑道:“姑母莫要生气,表哥护着表嫂呢,您又何必去做那个拆散鸳鸯的‘坏人’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四平八稳地坐在大椅上,一边吃点心,一边暗道,君天烬行事虽无章法,可他愿意为了守护如雪姐姐,放弃江山,放弃皇位,又何尝不是一位真男人呢?

    她想着,擦了擦手,起身朝顾娴行了个福身礼:“太后娘娘,乐阳告退。”

    顾娴抬眸,望着她宠辱不惊离开的模样,心底又是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穿过花廊,还未走出多远,就看见正前方有个负手而立的高大身影。

    身着墨金绣团龙纹龙袍,侧脸冷峻,不是君天澜又是谁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想要避开他,可对方已经开口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只得低垂眉眼,面无表情地缓步上前。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看她,“打算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教坊司。”

    “朕与你一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挑眉,仍旧低垂眼帘,不动声色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廊外,夜雪纷纷。

    君天澜解开斗篷,给沈妙言系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不情愿,然而对方的动作带着不由分说地霸道,并不容她反抗。

    那斗篷很有些长,都拖到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摆弄了下,越发地不情愿。

    寒风把雪花吹到两人身上,君天澜淡淡道:“朕给你的红封,可有看见?”

    “你说那些银票吗?我都散给乾元殿的宫女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默了默,又道:“上元节前,朕会在东阳山设祭天大典。到时候,你与朕一道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看着你庆祝四海升平?”沈妙言唇角弧度冷讽,“君天澜,也只有你,才干得出这种不要脸的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顿住步子,冷眼盯向她,“沈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与他对视,“作甚?”

    君天澜满腔怒火与不甘,可对上她的眼睛,想起昨夜的疯狂,想起她衣裳遮掩下那伤痕累累的身体,那腔怒火终是逐渐熄灭。

    宫灯的光,把廊外池塘里的粼粼水光,折射到了廊中。

    浮光掠影,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年轻的帝王,面对爱了十多年的姑娘,在她的倔强面前,终是软了心肠,“沈嘉,只要你不再背叛我,不再想着逃离我,我便立你为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只是轻笑,“事到如今,你以为,我还在乎你的后位?那种东西,留给爱慕你的那些姑娘吧。我沈妙言,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解开君天澜的斗篷还给他,自个儿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她回到教坊司,刚推开寝屋的门,就看见房中点着几盏灯。

    红衣贵公子歪睡在她的床榻上,一手举着她的主腰,正慢条斯理地轻嗅。

    “连澈!”沈妙言大怒,奔过去夺过主腰,藏进柜子里,转头生气,“你做什么又拿我的东西?!”

    连澈懒懒坐起来,“听闻秋水欺负姐姐,姐姐解决了她?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“你莫不是来给她出气的?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气,凭她,也配?”连澈嗤之以鼻,“上元节前,君天澜那厮要在东阳山举行祭天大典,叫我负责维护秩序。姐姐那日可要去?”

    “他是叫我去来着……”沈妙言在圆桌旁坐了,拿剪刀剪短灯芯,忽而在灯火下一笑,“我有个好主意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连澈挑了挑眉头,起身坐了过去。

    姐弟俩在灯下密谋着,很快就敲定了叫君天澜倒霉的主意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君天澜仍旧孤零零站在廊中,英俊的面庞上,表情几度变幻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他系上斗篷,沉默着转身,正要回乾元殿,却见君舒影一瘸一拐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右腿受了刀伤,虽太医叮嘱不可随便下地走动,然而他岂是耐得住寂寞的人,听说慈宁宫里有夜宴,生怕沈妙言被人欺负,上赶着想去保护她。

    等到了慈宁宫,却被告知宴会早就散了,于是又巴巴儿地往教坊司跑。

    谁知,却在半路碰到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不曾多看君天澜,绕过他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君天澜冷声:“去见她?”

    君舒影背对着他,声音同样冷冰冰的:“皇兄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君天澜缓缓转动指间的墨玉扳指,眯了眯丹凤眼,“如果朕说不可以呢?”

    “皇兄未免管得太宽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低笑了声,“朕念在你我同为手足的份上,才不曾涉足北幕。然而朕已派人率军五十万,前往大周与北幕的边境。你若再敢招惹她,朕势必踏平北幕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君舒影猛地转身,不可置信地盯向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两人对峙半晌,终是君舒影先弱了声势:“我把北幕给你,你把她给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