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7章 封你个妃子当当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不出沈妙言所料,那小宫女很快领着徐蓉蓉过来了。

    徐蓉蓉孤身一人,系着大斗篷,头上还戴了宽大的兜帽,显然是悄悄来的。

    她放下兜帽,冷冷盯向沈妙言:“你请我过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沈妙言含笑,抬手道:“太子殿下还在沐浴,徐小姐先坐吧。”

    徐蓉蓉戒备地在她对面坐了,一双略显刻薄的吊梢眼,始终不放松地盯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亲自挽袖,给她斟了杯茶,“太子殿下这儿的香茗,甚是不错,徐小姐尝尝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清茶推到了徐蓉蓉跟前。

    徐蓉蓉垂眸瞟了眼那杯茶,道了句“多谢好意”,却是不肯喝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脸上笑意更盛,当着她的面,也给自己斟了杯茶,缓慢地呷了几口,“徐小姐果真不尝尝?我以为,比起徐思娇,你应当更愿意与我成为同盟的。”

    徐蓉蓉见她喝了没事儿,料定茶水中应当无毒,这才呷了两口,高傲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与本小姐成为同盟?”

    “既徐小姐不是抱着结盟的主意前来,那你今夜过来,又是所为何事?”沈妙言好笑,“我如今身份虽低微,可终究是太子生母。在太子殿下面前,还是说得上话的。而恰恰,皇上最宠爱太子殿下,可徐思娇与太子殿下的关系却并不融洽……”

    徐蓉蓉瞳孔微动,“你的意思是,可以为我和小太子牵线,由小太子出面,在皇上面前为我美言?”

    沈妙言装模作样地轻叹一声,“你也知我身份低贱,今生怕是无缘后位了。我瞧着皇上的意思,似乎是要寻一个愿意好好待太子殿下的妃子,来做皇后……”

    徐蓉蓉听着,心动得越发厉害。

    她倒是愿意与太子殿下好好相处,先取得小太子和皇上的信任,将来等地位稳固了,再生下自己的孩子,取代君念语成为太子,也未尝不可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面上流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,“算你识相,知道把这样的好事交给我……将来本小姐若成了皇后,定然请求皇上,封你个妃子当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满脸受宠若惊,“那就多谢徐小姐了!”

    两人商议完毕,君念语正好沐浴完毕,从里殿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见有个陌生女人在他殿中,不觉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沈妙言含笑把他拉到身边,“这位是徐贤妃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打量了眼徐蓉蓉,虽不喜这个女人,可也知道娘亲把她弄过来,定然有她的道理,因此即便徐蓉蓉未曾对他行礼,他也不曾计较。

    恰此时,负责照顾君念语起居的嬷嬷,亲自过来送温羊乳。

    那老嬷嬷犹豫地望了眼殿中诸人,最后不动声色地把温羊乳放到君念语跟前,和蔼道:“太子殿下,老奴服侍您用温羊乳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笑,“混账东西,没看见徐小姐也在这儿吗?!这碗羊奶,该给徐小姐用才是!你下去,再端一碗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吓得不轻,忙跪在地上,“万万不可!这羊乳,乃是老奴为太子殿下所制,岂能给旁人喝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她袖中颤抖的双手尽收眼底,唇角微不可察地流露出一抹腹黑,“一碗羊奶罢了,又不是什么金贵东西,嬷嬷莫不是瞧不起徐小姐?”

    徐蓉蓉是庶出,原就自卑,生怕旁人瞧不起自己,如今被沈妙言这么一激,再加上想到自己将来说不准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后,于是暗道她喝太子一碗羊奶怎么了?!

    她喜欢喝羊乳,太子就该把这碗拿来孝敬她!

    她高傲地抚过自己指甲上鲜红的丹蔻,矜持道:“本小姐乃是镇国大将军的千金,嬷嬷连一碗羊奶都不肯给,定然是瞧不起镇国将军府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那老嬷嬷吓得浑身都如筛糠,战战兢兢道,“老奴并非是看不起镇国将军府,只是,只是这碗羊奶……”

    她双手撑在地面,偏着头看徐蓉蓉,拼命给她使眼色。

    她遵照镇国大将军的叮嘱,在这羊奶中放了毒,原是要毒死小太子的,徐小姐岂能入口?!

    徐蓉蓉冷笑,“你这般用力地眨眼睛做什么?!眼神儿不好,就去找大夫瞧瞧!总之,这碗羊奶,本小姐喝定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伸手端起那碗羊乳,不顾一切地仰头喝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念念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若她有半分对念念的尊敬,就断不会来夺念念的东西喝。

    她自寻死路,又怨得了谁呢?

    而那老嬷嬷眼睁睁看着她喝光了羊乳,崩溃地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徐蓉蓉抬袖擦了擦唇瓣,笑得得意:“不愧是宫中的东西,果然比将军府里的羊乳要好喝许多!”

    说着,下意识望向自己的衣袖,却见衣袖上满是血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擦了擦鼻子,果然擦到许多鼻血。

    她正要开口让沈妙言请太医,一张嘴,却有乌黑血液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惊恐地捂住嘴,不过须臾之间,眼耳口鼻,竟是七窍流血,不过片刻功夫,就保持着骇人的表情,倒地而亡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情地转向那位老嬷嬷。

    老嬷嬷自知事情败露,急忙赶在她叫人之前,咬碎了藏在舌底的毒药,同样死相凄惨。

    大殿中,灯火静静摇曳燃烧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望向君念语的双眼,“念念可害怕?”

    君念语盯着那两具尸体,小脸清寒。

    他自幼在宫中长大,什么样的丑事没见过。

    如今朝中那群人,手伸得是越发长了,竟然都伸到自己这儿了!

    他冷笑了声,“只恨没让他们死得更痛苦些,也好叫朝中那群牛鬼蛇神,有个榜样!”

    而另一边,徐思娇坐在自己的寝殿里,正紧张地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,侍女婳儿忽然冲进来:“娘娘、娘娘!”

    她忙起身迎上去:“君念语和那贱人,可有被毒死?!”

    婳儿喘着气,困惑地摇了摇头,“死的并非是他们,而是娘娘的庶姐!”

    “徐蓉蓉?!”徐思娇大怒,“她怎么会跑到君念语的大殿里,还喝了那碗羊乳?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