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9章 江山稳固,需要一个皇后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守在暗处的夜凛,立即明白主子的意思,从袖袋里取出一兜碎银子,瓜子儿似的到处发:“适逢中元节,这是我家主子的一点儿心意,请各位父老乡亲们买汤圆吃!”

    那群人得了银子,纷纷欢天喜地,四周的风言风语立即转了方向:

    “这公子一瞧就是富贵人家出来的,怎么可能需要拐卖女人!”

    “那姑娘一看就不大正常,怕是脑子的确有点儿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,都散了、都散了!”

    一大群人,呼啦一下做鸟兽散。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群人,要不要这么现实?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懊恼的小模样,薄唇微翘,把她从柱子上扯下来,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实在不情愿去书院,忽而指着不远处:“阿陶!”

    君天澜驻足,回头瞥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真没骗你,你看,的确是阿陶啊!还有张祁云!”沈妙言指着他身后,小脸上隐约可见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妙妙!”

    清脆软糯的女音响起,穿着云碧色小袄的姑娘,举着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奔了过来,不是谢陶又是谁。

    沈妙言讽刺地白了眼君天澜,继而拉住谢陶的小手,“你和他怎么在这里?顾钦原呢?”

    谢陶这才注意到君天澜,福身行了个礼,又转向沈妙言,凑到她耳畔,低声咬耳朵:“我和钦原哥哥和离啦!”

    “和离?!”沈妙言惊讶地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谢陶点点头,“他待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顾钦原那种男人,早该和离了……”沈妙言说着,望了眼她手里举着的糖葫芦。

    她晚上还没吃饱,就被君天澜给拖了出来,如今肚子都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随后跟来的张祁云摸了摸胡子,满脸不好意思地朝君天澜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今夜皇上有旨,令百官都要在行宫里祈福,于子夜时放祈福的孔明灯,谁都不许擅自离开行宫。

    而张祁云,他是偷偷带着谢陶溜出来玩儿的。

    原想赶在子夜之前回去,谁知,偏偏碰到了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原想拉着谢陶赶紧避开,偏偏这姑娘一看见沈妙言就走不动了,宛如那拉不住的小马驹,哒哒哒就冲到了沈妙言这里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张祁云,缓缓转动着墨玉扳指,“张卿好本事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: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是来了,那便一道去东阳书院。”君天澜淡淡说着,抬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有谢陶陪着,沈妙言倒也没那么抗拒。

    然而当务之急,是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于是她喊了句“等等”,就开始搜罗自己身上可有散碎银子。

    搜了半天,半个铜板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她抬头,下意识地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抬步往旁边的面馆里走。

    面馆的老板是个俊俏小伙儿,嘴甜人机灵,很快给四人各上了一碗面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完面,又闹着要去恭房。

    君天澜被她折腾了一路,眼见着快要到子夜了,怕书院里的那位山长睡下,于是铁青着脸,冷冷道:“书院里有西房,去那儿解决。”

    说罢,拂袖往书院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狠狠踩了脚他的影子,拉着谢陶愤愤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四人终于抵达东阳书院。

    因为春闺在即,所以书院中灯火通明,要参加考试的举子们仍然在秉烛夜读。

    早有夫子恭候在书院门口,见君天澜到了,忙不迭行了个礼,低声道:“给皇上请安!”

    “微服出行,一切仪礼皆都免了。”君天澜表情淡淡,“岳先生可有睡下?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“岳先生”,正是东阳书院的山长。

    那夫子忙道:“未曾,先生一直等着皇上——公子过来呢。公子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说着,提着灯笼走在前面一侧带路。

    君天澜、张祁云与负责接待他们进去的那几位夫子说话,沈妙言与谢陶落在后面,好奇地朝四周张望。

    书院中景致极好,曲径通幽,假山苍苔,苍松翠柏,水光粼粼,俨然是读书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走了一刻钟,领路的人终于停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眼望去,前方矗立着座小木屋,田字木窗上糊着一层白纸,里面透出暖黄光晕,隐约照出一个苍老的人影,大约正是君天澜今晚要见的人了。

    她暗道,能让君天澜不辞辛劳亲自跑这么远过来见的人,也不知是何许人物,又有怎样惊才绝艳的本事。

    她胡思乱想着,冷不防君天澜回转身望过来,“若要去西房,可请这位夫子帮忙带路。去了之后,就乖乖回到这里,不可瞎跑。否则,我把魏化雨那崽子扔到水里喂鱼。”

    说罢,理了理锦袍,带着张祁云一道往木屋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气不打一处来,她原也没想着乱跑,但这厮除了拿小雨点威胁她,再没有旁的本事了!

    她叉腰,朝那领路的夫子道:“我要去恭房!”

    那夫子不敢怠慢君天澜身边的人,忙恭敬地领着她和谢陶去了。

    而木屋中,三人见了礼,才各自落座。

    君天澜淡淡道:“久闻先生桃李满天下,天下官员,十之二三出自先生门下。”

    那岳山长已是八十高龄,须发皆白,身子却很是硬朗,眉目之间,都透着睿智的慈霭。

    他闻言,笑道:“皇上过誉了。老夫做的是教书育人的事儿,自当倾尽全力,为大周培养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既知自己做的是教书育人的事儿,便不该掺和到朝堂中来。”君天澜把玩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语带慵懒,“听闻徐政德已经与先生达成协议,欲要在春闺放榜之后,联合新科进士与各书院的山长,联名上书与朕,要立那徐思娇为后?”

    岳山长的面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君天澜冷笑一声,“先生这是怎么了?莫不是敢做,却不敢认?”

    屋中静寂,唯有红炉炭火燃烧时,发出的哔啵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岳山长才抚须而笑,“皇上,老朽为培养大周人才,贡献出了一生,就盼着大周能收复四海,重归昔日荣光。如今好不容易在皇上手里完成这个夙愿,老朽不知还能活多久,便只盼着江山稳固。可江山稳固,需要一位皇后啊!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,“朕正是为此事前来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看见有亲亲要求爆更,天,上个星期,两天加起来爆更了十万字,呕心沥血存出来的十万字啊,肝都要爆出来了,还爆,咋爆啊,爆不出来了咋办,抹眼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