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1章 人心乱乱世守初心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努力辩解着,然而那女人压根儿不听,只拼命地哭喊叫骂。

    底下围观的人也纷纷对着沈妙言指指点点:

    “真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你瞧她长得那个样,一看就知道是狐媚子!”

    “啧啧,这也太饥渴了吧?长得太媚嫁不出去吗?居然大庭广众之下勾引有妇之夫!”

    谢陶气得心肝儿疼,把沈妙言护在身后,怒声道:“你们懂什么,妙妙才不是那种人!妙妙的夫君,比这个男人好一千倍,一万倍!”

    “呸,贱人就是贱人!贱人的姐妹,也是贱人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两个女的都不要脸!”

    沈妙言小脸涨得通红,握住谢陶的手,正思考着如何自证清白,冷不防角落传来小孩子的哭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寻声望去,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,站在高台角落的阴影里,正抬袖抹眼泪,“呜呜呜,我看见了,我看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如蒙大赦,急忙奔过去,在那小孩儿跟前蹲下,“好孩子,你快告诉大家,你看见什么了?是那个叔叔暗中欺负人不对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忽然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因为背对着众人的缘故,再加上旁边高高搭着的花灯架子在这处投下阴影,所以底下的人压根儿看不清她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下头,只见自己的小腹处,正插着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那所谓的“小孩儿”,缓缓放下擦眼泪的衣袖。

    什么小孩儿,不过是个满脸狰狞笑容的侏儒罢了!

    粘稠的血液从沈妙言唇角淌落,她紧紧盯着他,那侏儒朝她嘿嘿一笑,飞快跑了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阴影中,陡然跃出许多黑衣刺客,手持闪着寒光的利刃,不由分说地从天而降,在人群中大开杀戒!

    到处都是哭声和尖叫,妇孺和老人们惊恐地四处逃窜,谢陶大喊着“妙妙”,却很快被人流挤开。

    君天澜眉目一凛,正要飞身下楼,张祁云忽然拦住他,“皇上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乱跑的百姓实在太多,沈妙言捂着受伤的腹部,艰难起身,惶然地朝四周张望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哭声响起。

    她望过去,一个六七岁的孩子,约莫是和家人走散了,正孤零零站在街心的阴影中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都是逃窜的人群,他看起来单薄可怜。

    她唇色苍白,下意识地想要去救人。

    他还是小孩子,和昔昔一般大。

    若再站下去,即便不被刺客杀害,也会被拥挤的人流践踏而亡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,踉踉跄跄地奔过去,使劲儿牵住那孩子的手,带着他往安全方向走。

    谁知,那“小孩儿”诡异一笑,反握住她的手,从袖筒中拔出一柄锋利匕首,疯狂捅向她的身体!

    他连捅了三四刀,之后飞快丢下匕首,混在人群中,飞奔离去。

    张祁云的视线越过君天澜,直直落在岳山长身上:“老先生可看到这一切了?”

    岳山长抬袖擦了擦额角沁出的冷汗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祁云摇扇而笑,“那么老先生觉得,若是沈姑娘又看见有孩子遭难,救是不救?”

    岳山长没说话,他身后的两位夫子摇了摇头:“上了两回当,岂会再上第三回?!她又不是蠢人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张祁云含笑望向街心。

    满街都是逃窜的百姓。

    那个姑娘,独自倒在血泊中,睁着一双琥珀色纯净双眼,静静望着洒满星子的夜空。

    没有人来帮她,也不会有人来救她。

    她躺了会儿,便自个儿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虽封住了她的血脉,可这副身体,却还是实打实的大魏皇族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点儿刀伤罢了,大约过不了几日就能恢复。

    她想着,踉踉跄跄地想要离开这里,抬步时却又听到了哭声。

    小孩子特有的哭声,稚嫩却又顽强,响亮而又脆弱。

    她寻声望去,看见两个小孩子正蹲在布摊子下。

    她想也没想,就往他们那儿走。

    张祁云瞟了眼东阳书院的人,脸上的笑容隐隐带着些骄傲,“她就是这样的人,无论经受了怎样的磨难,无论自己的身心有多痛,无论上当受骗多少次,可她仍然是孩子心性,仍然愿意毫无保留的对别人好。

    “她曾是魏国御奴坊的女奴,也曾是号令天下的大魏女帝,如今她只是后宫中的低贱官妓。大起大落的是身份,可她的心态,却从未改变过。想要变得优秀,想要变得更加优秀。

    “这世间,大约只有一种花能够衬她。不是艳丽的牡丹,也并非妖娆的玫瑰,而是雏菊。充满希望的,永远朝着太阳的雏菊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君天澜已经飞身而下。

    他拂袖,把那两个躲在布摊下面,想要袭击沈妙言的侏儒震飞,于混乱中抱住那个浑身是血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狭长凤眸带着湿润,扫视过沈妙言残破的身体,他慌忙把她打横抱起,朝医馆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暗红底桃花纹的锦袍,在夜风中翻卷飞扬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是极致的冰冷:“所有刺客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夜凛等人立即从黑暗中涌现,犹如夜间捕食的蜘蛛,在上元节的夜色和花灯中,编制出密网,将那群刺客全部拢于其中,一一捕杀殆尽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抱着沈妙言,穿行在混乱的闹市之中,俊脸上的冷漠与杀意,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沈妙言靠在他的臂弯里,微微睁开一条眼缝。

    街道两侧的花灯光晕,温柔打在男人英俊的面庞上。

    她歪了歪脑袋,因为失血过多,已有些神志不清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一怔,垂眸望向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绽出一个浅而苍白的笑容,“你真好看……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我不会原谅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仍旧记挂着他亡了她的家国一事。

    而她的意识终于涣散殆尽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长街尽头就是医馆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脚踹开医馆大门,惊得正在里头酣眠的老大夫一个激灵,连忙爬起来:“呀,这是咋了,咋受了这样重的伤啊?!”

    “马上救她!救不活,朕要你的命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