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5章 思错殿太子逗青梅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魏化雨及时将她拉住,把她拖到小佛几旁,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不过一点儿委屈罢了,我莫非就吃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。”魏化雨在她身边盘膝坐了,伸手拿起一只馒头塞到她的小嘴里,“吃罢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身大魏皇族,虽是小小年纪,可胃口却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两个馒头一碟咸菜,压根儿不够他们吃。

    等到夜里时,鳐鳐的小肚子就开始叫唤了。

    她蜷在床榻里侧,在被窝中抱住魏化雨的腰,细声呢喃:“太子哥哥,我好饿呀!”

    魏化雨望着窗棂外的夜色,稚嫩却又俊美的面庞上,浮上一层清冷。

    中元节都过了,眼见着春天就要到了,可如今怎的又落了雪……

    他坐起身,替鳐鳐掖好被褥,俯身亲了亲她的脸蛋,“我去弄点吃的,你不准乱跑。”

    鳐鳐乖巧地点点头,望着他披了衣裳离开。

    没过两刻钟,魏化雨返回殿中,手中还拎着两个油纸包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鳐鳐鼻子灵,已然闻见香味儿,“哇”了声,从床榻上奔过去,惊喜地打开油纸包,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一整只烧鸡!

    她立即捧住烧鸡大快朵颐,小脸上沾满了油渍也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魏化雨反倒比她更像是中原人,取来锋利的匕首,讲究地将另一只烧鸡细细切片,又取出一碟酱料,拿了双筷子给鳐鳐:“从御膳房弄来的,听说你父皇今晚吃的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鳐鳐放下啃了小半的烧鸡,接过他递来的筷箸,粉嫩小脸透着震惊:“这是你偷来的呀?那我明天也去偷小厨房的好菜吧?”

    魏化雨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我可以偷,但你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。”魏化雨夹了一片烧鸡,细细蘸过酱料后,塞进她嘴里,“吃罢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鳐鳐开心吃肉的模样,浅色薄唇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小青梅,他宁愿脏了自己的手,也不愿意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哪怕要他为她堕下十八层地狱,哪怕他们的复国,需要在这片大地上掀起血雨腥风,只要能哄得她高兴,又有何不可呢?

    夜色渐浓,两人吃完了烧鸡,洗漱过后,才又上床就寝。

    薄被很凉,魏化雨抱着熟睡过去的鳐鳐,漆眸始终注视着落雪的窗外。

    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

    可只要抱紧了怀里这个小东西,他又怎会畏惧那天地无情,世道艰难?

    另一边,张晚梨歇下的筑雪阁中。

    她身着大魏官员的服制,负手立在高阁之上,静静凝视琉璃窗外的落雪。

    侍女推门进来,轻声道:“大人,已经这样晚了,大周负责与您谈判的使臣,怕是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垂眸,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侍女把寝屋中的烛火拨亮,担忧地望了眼她高挑却单薄的背影,福了福身子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烛光映雪。

    张晚梨在小佛桌旁跪坐下来,拿起红泥小炉上温着的铜壶,挽袖斟了两杯热茶。

    窗外北风呼啸,屋子里,她的声音极为平静,“韩大人既已经到了,何不现身,与在下喝杯热茶?”

    身着品蓝色劲装的男人,从角落的阴影中步出。

    他在张晚梨对面盘膝坐下,“你如何知道我到了?”

    张晚梨握着茶盏,偏头望了眼琉璃窗。

    韩棠之随着她的目光望去,看见窗上倒映出的人影,不由轻笑,“是我失策了。”

    “韩大人雪夜前来,可是为了与在下谈判?”张晚梨抬手示意他用茶,“大白日的不来,却在深夜前来,当真是奇事一桩,莫非大周待客之道,便是如此?”

    韩棠之捧起那碧绿玲珑的玉茶盏,细细呷了口香茶,“不忍见姑娘伤心之色,故深夜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不肯放我家女帝归去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脊背挺直,双手搁在身前,清秀的面庞上,透着冷讽,“我儿时曾立誓,愿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。我侍奉过三位君王,可唯有女帝一人,令我侍奉得心甘情愿。大魏的子民需要她,她不该被困在深宫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直视韩棠之的双眼,“我和世子与其他将领商议过,愿与大周约为兄弟之国,每年供奉大周马匹、牛羊、黄金,五百年内永不侵犯大周,并且从草原退守西南,以此换取女帝平安归去。”

    魏北的男子皆有血性,能作出这般让步,已经是放下了面子和尊严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韩棠之垂眸,正色道:“便是拿天下做交换,皇上也不会放沈姑娘出宫。抱歉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的手指微微蜷起,半晌后,才强硬道:“四国之争,魏国虽落於下风,可仍有雄兵数十万!若贵国皇上不肯放人,我大魏——”

    “张姑娘想用战争做威胁?”韩棠之打断她的话,“可惜,我家主子如今一统海内,压根儿就不畏惧战争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唇角弧度越发讽刺,“既爱得这般深,当初又为何痛下杀手、毁她家国?”

    韩棠之沉默。

    高阁静谧,只能听见窗外风雪呼啸而过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韩棠之才喝尽杯中茶,起身走向雕花木门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,沉吟了下,微微侧头,声音压得很低:“皇上为沈姑娘走火入魔,你若想带她离开,不能硬抢,唯有设局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一怔,韩棠之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她垂眸,呢喃出声:“设局吗?”

    此时乾元宫寝殿内,龙榻之上,重重帐幔低垂。

    沈妙言跪伏在锦被上,被君天澜从背后,一次又一次地qin犯。

    他带着薄茧的大掌,紧箍着她的腰肢,不容她往前爬。

    她的青丝都湿透了,几缕凌乱长发黏在面颊上,额角和鼻尖都沁出细密汗珠,面容苍白,小嘴微张,发出的声音,羞耻得令她自己几欲崩溃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晚膳过后,又提了一次想要离开的话,就被这厮拖到龙榻上,整整两个时辰,无休无止,全然要把她吞吃入腹的架势!

    若非他扶着她的腰,她此刻早已脱力昏厥。

    暖黄的烛火,透过重重垂纱帐幔,照在男人冷峻的侧脸上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下一章如果联不上,大约就是开车被屏蔽了,往后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