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7章 心魔又起天子强幸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夜凛盯了她一眼,绕过她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徐思娇大怒,“夜侍卫,你可知藐视本宫是何罪?!”

    夜凛压根儿就不搭理她,与白清觉一道,匆匆进了殿中。

    徐思娇气怒不已,在紧闭的殿门外跺了跺脚,又冷冷转向张晚梨,将一腔怒意全都发泄到张晚梨身上:“魏北的女人,都是贱人!你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张晚梨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徐思娇又惊又怒,捂住红肿的面颊,瞪圆了眼睛:“你竟敢打本宫?!”

    张晚梨面无表情,“本官是魏国使臣,代表的是魏国的脸面,并非娘娘可以羞辱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徐思娇胸脯起伏得厉害,最后指着她吼道,“给本宫打,把这个女人给本宫打死!”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!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另一道冷漠的男音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两人望过去,只见韩棠之身着品蓝色宽袖官袍负手而来,雅致潇洒的面庞上,正浮着霜雪般的冷意。

    徐思娇双眼通红,冷笑了声,挑衅道:“怎么,本宫的事,韩大人也敢管?”

    在她眼里,这韩棠之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。

    他们徐家乃是将门之家,她自幼习武,还位居从一品贤妃,压根儿不必把这个男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韩棠之朝她微一拱手,继而护在了张晚梨身前,“娘娘的事,微臣自然不敢管。只是皇上把张大人的安危,全权交于本官,本官自然不能令她有一丝一毫的意外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恼恨不已,里面那个贱人她没办法对付,如今眼前这个贱人,莫非她还对付不了了?!

    她是皇妃啊,哪个皇妃没资格处理一两个贱人,怎的轮到她偏就不行了?!

    她抬起下巴,“韩棠之,本宫奉劝你一句,赶紧从本宫眼前滚走!否则,本宫连你一块儿打!”

    韩棠之站在原地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徐思娇咬唇,干脆利落地吩咐道:“魏北这贱人无视本宫,韩棠之对本宫不敬,来人啊,给本宫狠狠地打!”

    她带进宫的六名侍女,皆是练家子,闻言立即出手,不由分说地攻向那两人!

    韩棠之握住张晚梨的手腕,只用一只手,四两拨千斤,轻而易举就拨开了袭向他们的那些宫女!

    张晚梨望着他清寒的侧脸,这还是她第一次这般近距离地看他……

    而徐思娇见势不好,干脆撸了袖子,自己亲自上阵。

    “韩棠之,本宫是皇妃,本宫就不信,你连本宫也敢打!”

    她狰狞着一张小圆脸,不去打韩棠之,反而直冲向张晚梨。

    韩棠之唇角微勾,一个侧旋身,将张晚梨护在身后,抬腿朝着徐思娇就是狠狠一脚!

    徐思娇尖叫出声,整个人被踹飞出去,重重砸到乾元殿的宫门上!

    守门的夜寒皱起眉尖,低头瞟了眼徐思娇,冷淡道:“娘娘,皇上有旨,不许任何人来打搅他。你闹出这般大的动静,后果可得自己承担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气得几欲吐血,最后爬起来拍了拍裙子,撂下句“你们给我等着”,就带着一群宫女内侍,灰溜溜跑了。

    韩棠之转向张晚梨,挑起一边儿的眉头,笑得颇有几分雅痞:“刚刚动粗,姑娘可有吓到?”

    说罢,意识到自己这笑容不妥,忙敛了去,重又恢复那个温文尔雅的文臣形象。

    张晚梨低头。

    韩棠之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只见自己正握着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立即松了开,往后退了半步,朝她作揖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出手相救。”张晚梨还了一礼,望了眼紧闭的隔扇,知晓自己留下来也见不到沈妙言,于是又拱了拱手,“在下先回筑雪阁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她走出几步,回头望向韩棠之,清秀的面庞上,浮起一抹柔和笑意,“斯人已逝,韩公子又何必再强迫自己,按照她喜欢的方式活着?”

    韩棠之一怔。

    待回过神时,她已抬步走远。

    他捻了捻握过她手腕的指尖,“活着的方式吗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唇畔的弧度里透着邪肆。

    仿佛,他并非是那个以温文尔雅而相誉镐京的韩大公子,而是如花容战一般,万花丛中过、片叶不沾身的花花公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寝殿内。

    匆匆赶来的太医和医女们,又被君天澜赶出了寝殿,纷纷聚集在外头,不解地望着紧闭的寝殿大门。

    寝殿里只留下了白清觉,他放下药箱,走到龙榻前,正要掀开被褥给沈妙言看伤,却被君天澜一把捏住手腕。

    他睁着一双猩红凤眸,宛如一匹守着食物的恶狼,“你做什么?!”

    白清觉笑得无奈,“自然是检查伤势,我还能做何?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肯松手,“让医女检查,然后把伤势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白清觉对他的古板显然已经习以为常,自然地站到旁边,看着他唤进来一名医女。

    寝殿中气氛低沉,那医女战战兢兢,在君天澜杀人般的视线中,惊恐地检查完沈妙言的伤势,嘴唇哆嗦着把情况描述给白清觉听。

    白清觉听着听着,不觉蹙眉,嫌弃地望了眼君天澜。

    这男人,下手当真是没个分寸。

    若非沈丫头是大魏皇族血统,只怕这条小命早被他折腾没了!

    他走到圆桌旁,提笔开药方:“命倒是保住了,只是还得细细静养。伤好之前,你少折腾她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他开完药方,指着其中一味药道:“这药会不会太补了些?”

    白清觉白了他一眼,“究竟我是医者,还是你是医者?要不笔给你,你来开药方?你折腾她的时候,怎的没想到她要受这样的苦?”

    君天澜闭嘴不语。

    白清觉摇着头收拾了东西,对那医女道:“带我去太医院,我亲自煎药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走后,君天澜坐回到龙榻前,伸手怜惜地轻抚过沈妙言苍白的面颊。

    正安静时,窗台上响起动静。

    他偏头看去,君天烬披着件外裳,慵懒坐在那儿,正自在闲适地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只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君天烬唇角勾起,“为兄常常与你说,咱们皇族人,该时时吃斋念佛,方能控制心魔。你瞧瞧五弟,每日里游山玩水,自幼诵读佛经,这才从未染上过心魔。而你,双手皆是人命鲜血,那心魔不发作才奇怪。再这样下去,你迟早要害死她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容清冷,温柔地为沈妙言掖好被角,“我害谁,都不会害她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不置可否,从怀中取出一本佛经,扔到圆桌上,“没事儿诵读几遍罢。”

    语毕,从窗台上跳下,大咧咧地自寝殿中离开。

    他踏着冬末的风雪,穿行过深深长长的朱红宫巷。

    暗紫色袍摆在风中飞扬,他双指夹着细烟斗,仰头眯起狭长凤眸,任由雪花轻柔落在他的眼睫上。

    害死过啊,上辈子,他的弟弟,害死过那个女孩儿啊……

    他们,有着那样惨烈的前世……

    幸得苍天有眼,让他重生在这一世,让他们还来得及阻止那老怪物的惊天阴谋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对,三哥哥是重生的,所以才会及时从大火中救下小雨点,才会早就知道大魏会被海水淹没,等等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章和上一章联不上,那就是开车那章被屏蔽了,希望不要被屏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