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0章 她在灯火中,笑得太美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徐思娇盛装而来,甩了甩打疼的手,居高临下地冷笑,“明明生了副狐媚子的容貌,竟然还敢说没有!你这样的女人,本宫见多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抬起下巴,眼睛里都是骄傲。

    “徐贤妃说的不错!这女人的确不能再活着了,否则,江山不稳啊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的女人,根本不配侍奉君王!”

    “大魏就是亡在了她的手上!她掀起中原的战火,以致天下生灵涂炭,该死,该死啊!”

    那群言官纷纷附和,看着沈妙言的目光,充满了鄙夷与轻贱。

    徐政德冷漠地站起身,握紧长剑,“今夜,我徐政德要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他高高举起长剑。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被压着跪在地上,一边脸儿红肿着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瞳孔逐渐涣散,变得沉黑沉黑。

    她嘴里,不停地呢喃着,“我没有……我没有做那些事……我清清白白,明明我才是最期望天下太平的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除了拿下草原那一战,无论是对楚国,还是对赵国,她都是费尽心机,企图以和平的方式完成政变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可是在这些人眼里,她竟然就成了红颜祸水,成了这天下的罪人……

    那双瞳孔,彻底成了漆黑色。

    就在徐政德长剑即将落下的刹那,她猛地反握住背后禁卫军的手腕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两人换了个位置!

    那名竟禁卫军惊叫了声,被徐政德一剑刺穿脖颈!

    沈妙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满头青丝在灯火下无风自舞。

    她抬起那张倾城绝艳的面容,朝着徐政德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她笑得太美,宛如千万朵牡丹盛开,国色天香,光华耀目至极。

    然而那双眸子,却比沉沉夜色还要黑暗。

    就在徐政德因那笑容走神的刹那,她飞身而出,抬脚直袭向他的脸!

    体内那压制血统的药物,就在刚刚,被她的绝望与悲伤,彻底冲破!

    徐政德猝不及防,挨了她重重一脚,整个人从九九八十一级台阶上滚落!

    沈妙言并未去追他,转过身,身形化作道道残影,猛地掠向大张着嘴巴的徐思娇。

    徐思娇反应过来时,她人已至跟前!

    她的瞳孔瞬间放大,下意识地抓过旁边一名言官,挡在了自己跟前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唇角,含着一抹温柔至极的微笑,手中动作却毫不迟疑,直接穿过了那名言官的胸腔!

    她生生捏爆了那名言官的心脏!

    血液溅了徐思娇满脸。

    她惊恐地盯着沈妙言,她明明已经搜集了关于这个女人的所有举止言谈,可那些资料里,从没有过关于沈妙言杀人的记载!

    偏偏,还是以这般残暴的方式!

    那名言官僵硬着身体,在她面前滑落在地,彻底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她吞了口口水,往后退了一步,眼见着沈妙言亦步亦趋,连忙拎起裙摆,拔腿就跑!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往人多的地方跑,可沈妙言全然是人挡杀人、佛挡杀佛的表情,所掠经之处,尸横遍野,剩下的几名言官也无一幸免!

    眼见着她终于掐住了徐思娇的脖颈,徐政德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,手持长剑,猛地袭向沈妙言!

    沈妙言被迫放开徐思娇,竟就这么徒手与徐政德搏斗起来!

    长剑不停将她划伤,汨汨淌出的血液,染红了那身素白中衣。

    她见怎么都避不开,干脆懒得去避,迎着那凛冽剑光,狠狠扭住徐政德的左手。

    徐政德没料到她连命都不要就扑了上来,正要抬手给她一剑,却猛地爆发出一阵响彻天地的惨叫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乾元宫前的广场一角,有文武百官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宫灯的光芒,清晰映照出那骇人的一幕:

    身形娇小玲珑的女孩儿,面无表情地踏着徐政德的身体,生生把他的左手给撕扯了下来!

    鲜红血液喷薄到三丈远的地方,恐怖如斯!

    徐政德满身满脸都是血,捂着断臂,哀叫着,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抽搐。

    沈妙言捡起地上的残剑,在手中把玩片刻,笑吟吟转向徐政德。

    下一瞬,她一跃而至半空,用那柄残剑,猛地刺向徐政德的心窝!

    而恰在这时,一道黑金色残影,自不远处飞掠而来!

    君天澜于半空中,握住沈妙言持剑的手,反手把她抱在怀里,强拥着她落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嘶吼着拼命挣扎,最后被君天澜一个手刀,击晕了过去!

    他抱着身形消瘦单薄的女孩儿,怜惜地为她擦拭去额角的血渍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见沈妙言被制服,才又小跑过来,纷纷撩袍跪地:“给皇上请安!”

    徐思娇哭着奔到徐政德跟前,把他扶起来,跪在君天澜跟前:“皇上,沈妙言诛杀数位朝廷命官,还毁去我爹爹的手臂,其罪当诛!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领头,其他官员纷纷磕头,齐声道:“此女罪大恶极,当诛之!”

    “此女罪大恶极,当诛之——!”

    他们的声音,回荡在整座皇宫上空。

    君天澜始终面无表情,抱着沈妙言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徐思娇忙膝行几步,“皇上,您莫非是想包庇这个女人?!”

    徐政德虚弱地靠在一名禁卫军的身上,余光盯着君天澜的背影,嗓音虚弱:“微臣进宫,乃是为了皇上着想,生怕皇上被这妖女刺杀,或有什么不测。如今这妖女杀死数名朝廷命官,还伤了微臣一臂,若皇上还要护着她,当真是寒了老臣们的心!”

    他说完,那群百官也纷纷以头贴地,用沉默的方式,来表达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君天澜驻足,微微侧目望向他们。

    今夜进宫的这数十名官员,全部出身西北,全都与徐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背对着众臣,冷冷扔下句“她是太子生母”,便往乾元宫寝殿而去。

    为首的几名大臣纷纷望向徐政德。

    徐政德闭了闭眼,那群大臣立即会意,齐声道:“皇上一日不处置魏北妖女,臣等便长跪此处,一日不起!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色难看,脚下步子越发得快。

    他抱着沈妙言回到寝殿,亲自给她清洗过身上的血渍和污浊,才把她抱回龙榻,又给她换了身干净中衣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祝大家新年快乐!!

    今天做饭洗菜忙了一天,吃完晚餐就马上来码字了,不过也只来得及写完这三章,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