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2章 我的阿陶还不算太笨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谢陶正认真地给她扣上盘扣,闻言,小圆脸一红,软软糯糯道:“没有的事啦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见她这副模样,心中便越发确定她大约对张祁云已经心生欢喜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暗了暗,她挑起谢陶的下颌,笑容腹黑:“阿陶,你这么离开,就等于是在给谢昭让路。她欺负了你那么多年,你当真,当真愿意放过她?”

    “不放过还能如何?”谢陶无奈,“我是斗不过她的呢,她肯不纠缠我,我都要去庙里烧香,念一声阿弥陀佛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,还有模有样地双手合十拜了拜。

    沈妙言含笑,抬手替她勾起一缕垂落的碎发,“身为女子,总有许多无可奈何之处。可是阿陶,在鬼门关前走过两遭后,我也算是看清楚了。人活着,不是为了受气。你不愿招惹谢昭,我却替你对她恨之入骨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谢陶不解。

    “当初她远嫁拓跋烈,你可还记得,她是把谁从草原王妃的位置上挤下来的?”

    谢陶愣了愣,“二公主,君子佩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沈妙言唇畔笑容越发腹黑,“当年我去过草原,谢昭不仅抢走了君子佩的夫君,还划花了她的脸,叫她为她端茶递水,为奴为婢……你说,君子佩可恨谢昭?”

    谢陶呆呆望着她,隐隐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边示意拂衣把早膳端来,一边淡淡道:“君子佩是五哥哥的亲姐姐,这么多年,却不曾追随他去北幕,反而仍旧待在周宫里。你以为,她是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谢陶恍然大悟,“我明白妙妙的意思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着揉了揉她的脸蛋,“还好,我的阿陶还不算太笨。”

    谢陶对谢昭,心中也是有恨意的。

    若非谢昭,她的孩子,怎么可能流掉!

    若能叫她在君子佩的手底下吃吃苦头,那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摩拳擦掌,“那我待会儿就去找二公主!正好后日是顾大将军的生辰,钦原哥哥定然要带谢昭去赴宴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罢早膳,我与你一道去见君子佩。”沈妙言笑容甜甜,“你可有食过早膳?在我这儿再食些罢?”

    这厢两人商讨着对付谢昭的事儿,另一边,思错殿。

    正是风雪将息的时候。

    宫殿外的荒草和小路上,落着厚厚一层积雪,却不见有宫女内侍前来打扫。

    一侧偏殿里,不时传出嬷嬷们打叶子牌的嬉闹大笑,而正殿中,却冷清寂静至极。

    鳐鳐冻得缩手缩脚,呆呆站在一张小板凳上,看魏化雨在窗边临帖。

    她搓着手,细声道:“太子哥哥,你不冷吗?”

    此时魏化雨身上穿的袄子,还是初进周宫时所穿,早已破旧肮脏,压根儿不保暖。

    然而他稚嫩的面庞却格外白嫩平静,落笔时不疾不徐,犹显从容。

    鳐鳐见他不理自己,不禁噘了噘嘴,也懒得再看他临字,跳下小板凳跑到小榻上,拥住那床半旧不新的被子。

    她又饿又冷,不知不觉中,竟倒在小榻上,就这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魏化雨终于写完五张大纸,搁下毛笔,偏头看见她睡得甜甜,只是似乎是因为寒冷的缘故,而在褥子里团成一团,漆眸中不觉掠过一抹怜惜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瓣,轻声道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飞掠而至,鬼魅般出现在殿中,朝他单膝跪下:“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魏化雨面无表情地在冷水中净手:“去弄床暖和的被子,再弄些好炭。”

    他身体好,再加上有武功底子,因此这点儿严寒是不怕的。

    可鳐鳐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,原就该捧在手掌心。

    那暗卫领命,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魏化雨在干净的帕子上擦净手,望了眼暗卫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皇姑姑掌权当政的那一天,就告诉他,大魏将来会由他统治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她还给了他一队训练有素的少年暗卫。

    他与那群暗卫一起长大,即便如今落难,他们也仍旧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这群暗卫,大约是他手里,目前最重要的一张底牌了。

    他在小榻边坐了,为鳐鳐轻轻抚弄开脸上的碎发,呢喃出声:“我答应你,势必会带你和皇姑姑,重新回我们在魏北的那个家……”

    鳐鳐睡得香甜,被他弄得脸上痒痒,嘟囔着推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,却是被烤番薯的香味儿唤醒的。

    她揉着眼睛,定睛细看,只见自己身上盖着一床厚实的锦缎面被子,殿中放着一炉烧得正红的炭火,把整座大殿都给烧暖了。

    而魏化雨坐在火炉旁,正拿着火钳,细细给烘在炭灰中的番薯翻面儿。

    她兴奋地跳下小榻,“哇,太子哥哥,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烤番薯啦!”

    说着,冲过去蹲在火炉旁,眼馋地盯着那两个煨在一起的番薯。

    魏化雨勾唇一笑,“你什么心思,是我不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哼,俗话说得好,女孩儿家的心事,是海底的针,哪儿有那么容易就能猜着?”鳐鳐朝他吐吐舌头,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烤番薯,仿佛唯恐两个番薯自个儿跑了。

    两人吵吵闹闹的过了半刻钟,烤番薯终于全熟了。

    鳐鳐早就饿得饥肠辘辘,听魏化雨说烤好了,“嗷”了声,伸手就要去炭火里拿。

    魏化雨重重拍了下她的手背,“古时有猴子火中取栗,妹妹倒好,来了个炭中取薯,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鳐鳐朝他扮了个鬼脸,眼巴巴地望着他戴上厚实手套,慢条斯理地将番薯取出来。

    烤熟的番薯金黄甘甜,咬一口,齿颊留香。

    鳐鳐吃得饱饱,入夜之后,猫儿似的团在厚实的崭新锦被里,抱着魏化雨的腰身,睡得格外香。

    魏化雨望着窗棂外的星辰,想着今日暗卫送来的关于皇姑姑的消息,直到长夜过半,也仍旧无眠。

    殿中的油灯渐渐燃尽。

    他低头亲了亲怀中小女孩儿透着奶香的脸蛋,才抱着她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鳐鳐起床时,殿中却不见魏化雨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在殿外练剑,因此梳洗过,匆匆穿好衣裳鞋袜,飞快奔到殿外,可殿外空空如也,只有满目萧条衰败的雪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