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5章 狼狈的谢昭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其中一名小宫女低声道:“你说,皇上到底喜不喜欢这魏国的女帝陛下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喜欢的,否则又怎会一直把她留在乾元殿里?”

    “但皇上这两夜,都是去徐贤妃宫里过夜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不傻!那群大臣在宫门口跪了那么久,皇上难道不会有压力吗?!好不容易把他们打发走,便是意思意思,为了堵住镇国公和他门生的嘴,都得去徐贤妃那儿过夜啊!”

    “也对哦。镇国将军如今成了镇国公,镐京城里,就数他家势大,皇上肯定要给徐贤妃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兀自议论,却不防这些话,全被沈妙言听在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面朝帐壁,面无表情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终究不是一条道上的人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她从一开始,就该听安姐姐的话……

    离他远一点,再远一点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顾灵均寿辰这日,君天澜果然依言,带着沈妙言出宫去了顾府。

    沈妙言这两日在他跟前格外乖巧,从不发脾气,叫他对她放心不少,因此也愿意给她些自由,让她和谢陶去后园子的女眷处玩耍。

    两姐妹手牵手来到后园子,园子里有处雕花楼阁,里面不停传出女眷们的欢闹声,大约小姐贵妇们都聚集在里面。

    两人没进去,只挑了座假山上的凉亭坐了。

    谢陶手里捧着一杯热牛乳茶,好奇问道:“妙妙,你说二公主真的会来吗?咱们那日去找她,她都不怎么搭理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含笑,“她房中设有铜镜,而她的脸上的疤痕,也并未消掉。你说她每日照镜子,难道不恨谢昭吗?所以,她一定会来。”

    谢陶点点头,“你说得好有道理!”

    两人在亭子里坐了没会儿,瞧见王嘉月引着女眷们出了楼阁,往建在水上的水榭而去。

    水榭对面就是戏台子,此时已经有花旦青衣在上面准备,大约待会儿是要唱戏的。

    两人这里视野极好,可清晰把下方所有情景纳入眼底。

    “瞧,那不是谢昭吗?”沈妙言双手插在兔毛袖管中,笑容清丽妩媚。

    谢陶望过去,果然瞧见谢昭走在人群最后面,妆容精致,穿大红锦缎绣花裙,头戴纯金凤衔珠发钗,戴着花珠甲套的手,还优雅慵懒地搭在芳儿手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,还以为她是哪家府里的正房夫人。

    谢陶盯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,眼底划过一抹恨意。

    钦原哥哥就是为了这个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,才亲手害死了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笑她凄惨至此,钦原哥哥甚至不曾惩罚这个女人半下!

    而如今,她的孩子流掉不过一月,这个妾室就公然穿着大红衣裳,花枝招展地出入宴会,仿佛府里有什么大喜事似的!

    沈妙言注意到她放在裙面上的手正收紧,于是伸出手,轻轻覆在她的手背上,安慰似的拍了拍,“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忽有倨傲清冷的女音陡然响起:“顾府到底不是一般门第,本宫今日算是涨了见识。”

    两人望去,只见君子佩扶着侍女的手,正冷笑着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不到三十岁的公主,出身高贵,原该夫妻和睦、子女成双,过着花团锦簇的日子,可她却容貌被毁,孤身住在皇宫里,每日里吃斋念佛,苦行僧也似。

    君子佩今日身着暗红色福字纹锦袄,云鬓上插着一根玉簪,昔日美貌的面庞,清晰浮着五六道深红伤疤。

    深居简出六年的公主,就这么大大咧咧的,以毁容的模样,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谢昭愣了愣,花了很长的时间,才认出这个女人是谁。

    此时王嘉月引着贵女们,尚未进水榭,所有人都听见了君子佩的声音,因此皆都转过身,好奇地朝这边张望。

    王嘉月见君子佩来势汹汹,于是陪着笑脸上前,福身行了个礼:“不知二公主驾临,有失远迎,还望公主见谅!”

    “哼,”君子佩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谢昭,“顾老夫人早已不在世间,如今顾府里,该是顾大夫人说了算。敢问顾大夫人,这妾室在宴会上公然穿大红衣裳,可是顾府里的规矩?”

    王嘉月瞟了眼满面通红的谢昭,笑道:“昭儿是个糊涂的,大约今日走得匆忙,这才出了错。昭儿,还不快去换身衣裳?”

    这是息事宁人最好的法子。

    然而谢昭却并不想换衣裳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看着,她若是换掉这身大红衣裙,“谢昭”这两个字,大约这辈子就要和妾室挂钩了,她难道不要颜面的吗?

    她定了定心神,笑容绝美:“听闻二公主殿下深居宫闺,每日里吃斋念佛,昭儿还以为你皈依了佛门。如今,怎的又跑出来,关心起尘世间的杂事了?莫不是深闺寂寞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响亮的巴掌声,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君子佩甩了甩打疼的手,冷笑道:“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!本宫贵为长公主,莫非还管不得你一个小小的妾室?!”

    谢昭捂着红肿的半边脸儿,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她。

    挨了这一巴掌,反倒叫她无比清醒地意识到,如今面前站着的女人,并非是当年草原上,可以任由她打骂折磨的君子佩。

    她自己,也并非是拓跋烈的宠妃,并非是从君子佩手上,夺走草原王妃位置的那个谢昭。

    她只是相府的一名妾室。

    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两步,冷冷道:“我虽是妾,可我却怀着相爷的骨肉。二公主便是要打,也该懂得分寸!”

    “分寸?!”君子佩冷笑,“当初你从我手中,抢走拓跋烈时,你怎么不知道分寸?!什么怀着‘相爷的骨肉’,分明是你不知廉耻,爬了你妹夫的床!顾大夫人,听闻顾府家训严谨,本宫倒是不知,这种女人,究竟为何能进你顾府的门!”

    谢昭恨得牙痒,早知今日君子佩会找她麻烦,当初在草原上,就该直接结果了她!

    如今这么多人听着看着,她名誉扫地,便是将来扶正了,又哪里能有脸出去会客?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