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7章 狼狈的谢昭(3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顾钦原拿起那只薄薄的小枕头,眼底神色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然而该看的其实都已经看到了,此时避开,也不过是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山亭里,沈妙言抬袖掩唇,琥珀色琉璃眼中含着讽刺的冷笑,“顾钦原聪明一世,却栽在了女人手上,偏偏还是个如此拙劣的女人……不知他此时此刻,心中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谢陶把牛乳茶放到石桌上,只托腮静静望着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看见顾钦原缓慢起身,让侍女把谢昭弄回房里,自己则铁青着脸,转向君子佩,“二公主害我府中小妾落水,以致她失掉胎儿,难道没有说法吗?”

    谢昭假孕一事且稍后再说,如今要紧的,当是在众人眼前,维护住顾府颜面。

    君子佩在侍女搬来的大椅上坐了,皮笑肉不笑:“当初谢昭跟着拓跋烈去草原,百般羞辱于本宫,相爷又打算给本宫一个怎样的说法?”

    “当初谢昭并非是本相的女人,公主讨要说法,应当去问拓跋烈。两者一码归一码,本相的孩子没有了,本相只管问公主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难看极了,讨什么公道,若非是顾及顾家的面子,他甚至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留!

    不等君子佩回答,一个冷峻的声音忽然自人群外响起:“谢昭假孕,陷害嫡妻,如今她自己把真孩子作没了,你又怨得了谁?!”

    众人望过去,见来人是君天澜,忙低头行大礼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示意免礼,瞥了眼面色青白交加的顾钦原,淡淡道:“还杵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钦原低头,拢着宽袖朝他拱了拱手,立即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贵客们也不大好意思一直留在这儿,因此纷纷向君天澜告退,往酒席处去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曲桥上,抬眸望向山亭。

    沈妙言忙垂下眼帘,假装没看见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抿了抿薄唇,收回视线,抬步往前院而去。

    谢陶目送他离开,忙推了推沈妙言,“妙妙,他走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这才松口气,拉起她的手,飞快往后院厢房跑:“咱们去瞧瞧谢昭和顾钦原!”

    两人跑到后院,问清楚了来往侍女谢昭住在哪里,忙小心翼翼地寻了去。

    她们轻手轻脚地踏上房廊,躲在窗户下,轻轻地扒着窗户往里张望。

    只见顾钦原坐在床榻边的大椅上,冬阳从他身侧的窗户洒落进来,他整个人笼在光中,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床榻上,谢昭已经换过衣裳,正双眼紧闭地躺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的手指动了动,缓缓睁开一条眼缝。

    她的两边儿面颊仍旧是高高肿起的,眼珠转动,看见坐在不远处的顾钦原,立即淌出两行清泪: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她自以为是梨花带雨的美丽柔弱模样,殊不知这幅容貌落在顾钦原眼中,却是极为丑陋不堪。

    他别过视线,淡淡道:“你好好养着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谢昭委屈,“君子佩如此欺辱我,莫非你不打算为我报仇?我肚子里,还怀着夫君的孩子呢!”

    顾钦原拿起一旁花几上的枕头,面无表情地扔到她脸上:“给,你的‘孩子’。”

    小枕头砸了谢昭满脸。

    她不可置信地盯着枕头上熟悉的花纹,忙伸手去摸小腹,却见小腹平坦,空空如也!

    美丽的杏眼倏然睁大,她转头望向顾钦原,清晰地看见了他眉间的铁青色。

    她攥紧锦被,挣扎着起身,“噗通”跪在顾钦原脚边,仰着红肿的脸,哭道:“夫君,昭儿并不是有意假孕的!是谢陶,都是谢陶的错!夫君不在的时候,她总是嘲讽妾身,说夫君夜夜与昭儿宿在一处,可妾身怎么还没有怀上孩子!”

    她抬袖擦泪,杏眼迷蒙:“昭儿实在受不了她的话,才出此下策的,呜呜呜……昭儿是猪油蒙了心,夫君便原谅昭儿这一次吧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攥紧了顾钦原的袍摆。

    顾钦原俯视着她,此时此刻,他已不知这个女人嘴里的话,究竟几分真几分假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淡淡道:“另外,你的孩子的确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谢昭一怔,不解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顾钦原伸出手,缓慢地拂开她攥着他袍摆的手,语气平静得近乎诡异,“太医说,你原已经有一个月的身孕,这次落水伤了胎儿,孩子已经流掉。”

    谢昭的瞳孔,倏然缩小!

    她跪坐在地,不可置信地伸手触摸肚子,“孩子……原来我有孩子的吗?原来我已经怀上孩子了?!”

    顾钦原望了眼她喃喃自语的模样,起身离开了寝屋。

    躲在窗下的沈妙言与谢陶,见他出来,正要赶紧藏起来,却见他神情恍惚,踏下寝屋前的一级级台阶时,还险些跌倒。

    寒风卷起他的锦袍,他的背影看起来纤瘦单薄,宛如被抽去灵魂的木偶一般。

    此时顾钦原的瞳孔微微涣散,脑海中想起的,却是谢陶。

    他的人在镐京城找了这么多天,却半点儿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谢昭无中生有的栽赃陷害,他和陶陶的孩子没有了,如今,他连她人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他独自想着,失魂落魄地穿过朱红长廊,往前院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牵着谢陶的手,轻声道:“自个儿作恶,怨得了谁呢?”

    谢陶目送顾钦原远去,又好奇地望了眼屋内。

    只见谢昭依旧坐在地上,抱住自己的双臂,失去一切般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眼泪顺着她的下颌滴落到她的裙摆上,她最是爱美之人,可此时却浑然忘却了仪态与容貌,只顾着宣泄胸腔中的悲愤与无助。

    谢陶看了良久,轻轻叹息一声:“她也挺可怜的,自己作死,却不小心把孩子也给作没了……她哭得这般伤心,大约是在哭她那个不在的孩子吧?就如我那时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沈妙言眼底皆是冷讽,“她不过是在哭,那个孩子可以带给她的荣华富贵罢了。”

    谢陶怔了怔,随即莞尔。

    沈妙言瞧见君子佩远远走来,于是松开谢陶的手,“你先去前院找张祁云,我还有些事。”

    谢陶不疑有他,忙点点头,乖乖去找张祁云。

    君子佩扶着侍女的手走过来,冷眼盯着沈妙言,“你在这里等本宫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