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4章 张祁云剪掉大胡子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张祁云仍旧不慌不忙地剪着,暗道小时候,那个小姑娘说有胡须的男人好看又厉害,他才蓄了这么久的胡子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的小陶陶说留胡须不好看,那他剪掉就是了。

    总归,都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而谢陶捂着眼睛,不大敢看张祁云。

    总觉得大叔或许是因为下巴上长了疤或者其他什么缘故,才留了这么长的胡须。

    若是剪了,会不会变丑呢?

    虽然她是不在乎丑不丑的……

    而她正对面的大椅上,张祁云轻轻放下那把金剪刀。

    他抖了抖天青色锦袍,望向仍旧捂着眼睛的谢陶,温声道:“陶陶。”

    谢陶不敢把手挪开,细声道:“你……你把胡子剪掉了吗?”

    对方没说话,屋子里寂静得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她觉着有点儿不对劲儿,又试探着问道:“大叔?”

    仍旧没有人理她。

    她正要小心翼翼挪开手,却觉小嘴上忽然一热。

    软软的东西贴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像是……唇瓣。

    她猛地睁开眼睛,便正对上一双极温和的眸子。

    她惊得后退几步,只见面前站着的男人,身着天青色束腰锦袍,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,剑眉星目,鼻梁高挺。

    唇若含朱,色若春晓,玉冠束发,不笑时也含着三分温雅。

    乃是当世难得一见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她张着小嘴,愣了好半晌,才指着他:“你你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结巴起来了。

    张祁云唇角勾起,一步一步,往她跟前走。

    谢陶睁着圆眼睛,下意识地往后退,直到膝盖碰到床榻,整个人猛地往后仰倒,重重摔在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张祁云挑了挑眉头,不徐不疾地欺身而上,双臂撑在她的脑袋两侧,把她整个圈在他的怀里,嗓音低哑撩人:“三月才成亲呢,怎的就这般急不可耐地要爬我的床?”

    谢陶脸皮薄,闻见此言,霎时红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伸手抵在他的胸膛上,结结巴巴地想唤他大叔,然而话到嘴边,看见他那张俊美过分的面庞,顿觉这个称呼一点儿都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她咬住唇瓣,纠结了半晌,声如蚊蚋:“不是的,才不是想爬你的床……我,我要回房,你,你放我走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张祁云似是察觉到她的小心思,笑得温柔而诱惑:“叫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谢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男人笑容更深:“叫哥哥,就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谢陶脸红到脖子根,低垂下眼帘,沉吟了半晌,才鼓起勇气,轻声唤道: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……”张祁云目光下移,落在她那双粉嫩唇瓣上,原想吻下去,却又怕过于唐突吓到她,于是只亲了亲她的额头,起身道,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谢陶忙跳起来,捂着被亲到的地方,羞窘地瞅了他一眼,才飞快逃走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谢陶来到花厅用早膳,却见张祁云已经坐在圆桌旁了。

    昨夜光线昏惑,今晨再看,只见他坐在冬阳里,天青色的竹叶纹锦袍愈发衬得他身姿俊雅,面容英俊动人。

    连低垂眼帘看书的模样,都透着从容不迫的雅致气度。

    她又莫名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抬手摸了摸滚烫的面颊,走过去坐下,好奇问道:“你在看什么书呀?”

    “并非是书。”张祁云把手中的几张厚纸放到她跟前,“瞧瞧,可欢喜?”

    谢陶拿起来,瞳孔不觉微微放大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居然是镐京城郊外,那桃花山的地契和房契!

    她震惊地捧着这几张纸,只觉重若千斤、珍贵无比,小心翼翼地放到木盒里,“这般重要的东西,可要收好了!弄丢了,我是赔不起你的呀!”

    张祁云笑出了声,把几张纸又拿出来,指着上面的字给她看,“听说你喜欢桃花山的桃花,我寻思着二三月正是看桃花的好时候,所以特意把桃花山和山上的楼阁全都买了下来。瞧瞧,这可不就是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谢陶不可思议地盯着他指的地方,小嘴张得大大,几乎能塞下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她结结巴巴道:“这这这……这不好吧?大叔,你是不是把所有的积蓄都用来买这个了呀?!这不好啊!咱们,咱们赶紧去问问人家,可还能退还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她总是担忧张祁云的银子会花光。

    张祁云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叫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哥,哥哥……”谢陶吸了吸鼻子,“咱们,咱们吃完早饭,就赶紧去退银子吧,晚了怕是退不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府中金银,便是买一千座桃花山,都绰绰有余,有什么可担忧的?”张祁云从袖管里取出一柄碧玉发簪,随手就给她簪上发髻,“每日里都打扮得这么素,我给你准备的首饰,为何不戴?”

    谢陶取下那柄玉簪,她分不清玉质好坏,感觉这玉簪造型简单,猜测应当不是特别贵重之物,才重又戴上,拘谨道:“我还没有嫁给哥哥,用哥哥的东西,总是不好意思的……桃花山我不能要,这柄玉簪,我便当做哥哥的定情信物收下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摇了摇骨扇,唇角噙着的笑容愈发深了些。

    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,为人处世,极有原则。

    不过她大约不知道,她以为廉价的这根玉簪,乃是前朝皇后所佩戴过的宝物,拿出去拍卖,大约能值十座桃花山呢。

    另一边,顾府。

    顾钦原病了之后,就再没回过相府。

    谢昭床前床尾的伺候,终日里哭哭啼啼各种忏悔,动不动就对着他下跪,诉说往日里的种种情意,诉说小时候她曾救过他一命的事。

    顾钦原每日里听着,终是有些烦了,暗道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,难道果真无德无品吗?

    他闭着眼睛,不堪忍受耳边的聒噪,淡淡道,“我原也没怪你。”

    谢昭正抬袖擦眼泪,哭诉谢陶是如何在暗地里害她的,听见这话,立即不哭了,惊喜道:“夫君当真不怪妾身?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钦原连眼睛都懒得睁。

    谢昭喜不自禁,忙娇声道:“夫君果然是疼宠昭儿的!等夫君病好了,咱们去桃花山赏花可好?听闻山脚下,已经有桃花开了呢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眉间的忧郁越发浓重。

    他记得谢陶好多次央他带她去那儿看桃花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多年,他从未允过她哪怕一次。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谢昭撒娇。

    似是想弥补遗憾,似是想替那个姑娘看一看桃花山的桃花,他淡淡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谢昭喜不自禁,欢欣道:“听闻桃花山景致极好,山顶的木屋最适宜养病。等咱们过去之后,夫君若是觉得好,不如就买下那里好不好?正好,昭儿的生日快到了,昭儿想在桃花山的地契和房契上,写下咱们两人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前一章是三千字,今天家里客人很多,没来得及写上六千,抱歉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