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6章 作死的谢昭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华丽衣裙,替徐思娇穿上,笑得眉眼弯弯:“皇上如此疼爱娘娘,我也替你们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不解地望着她,这个女人,难道就不嫉妒吗?

    她很快收回视线,故意道:“伺候本宫洗漱梳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服侍她洗漱过,又扶她坐到梳妆台前,拿起象牙雕花梳,不慌不忙地给她梳起发髻。

    徐思娇盯着镜面,笑容讽刺:“沈姐姐今儿倒是格外乖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放下梳子,拿起一柄凤钗给她簪上,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我并非傻子,又何苦惹恼皇上与娘娘,去吃苦头呢?”

    徐思娇望着镜子里的沈妙言,但见她眉目平静,即便不施粉黛、身着宫女服制,也仍旧雍容无双。

    举止之间的妩媚,不似宫女,倒似那倾国倾城的杨贵妃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拢在宽袖中的手忍不住暗暗攥紧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女人,害死了她嫡亲的姐姐。

    可是,除了容貌,这贱人究竟有什么本事,凭什么就能断送掉她姐姐的性命?!

    上苍真是不公,凭什么死的人是她姐姐,而不是这个贱人?!

    愤怒淹没了她的身心,她冷笑:“再过两日,就是我父亲的五十大寿。尚衣局送了十套新衣过来,你替我挑两套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用涂了丹蔻的长指甲,随手指了指檀木镂花衣柜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过去打开衣柜门,仿佛是在为好友参考如何打扮一般,非常热心肠地替她挑出两套衣裙:“这两套衣裳,都是蓝色系的,衬娘娘,正合适呢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托腮,“寿宴隆重,本宫怎能穿这样素的颜色?你是不是故意为本宫挑不好的?须知,你若伺候得本宫不高兴,本宫可是要打骂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嫣然一笑,“我正是为娘娘着想呢。娘娘皮肤偏黄、身材娇小,怕是压不住大红大金的色调。蓝色显白,很适合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徐思娇气怒,“你是不是在骂本宫皮肤黑、个子矮?!”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,”沈妙言歪头,笑容无辜,“是娘娘让我为您挑选衣裳的,好好的,我怎么会骂娘娘呢?”

    徐思娇呕得要死,她不过是想磋磨一下这贱人,可这贱人也未免太过伶牙俐齿了!

    她咬唇,瞪了沈妙言半晌,最后抬手指向门口:“你给本宫滚!”

    沈妙言放下那两套蓝色衣裙,散漫地福身行了一礼,迈着莲步从容离开。

    徐思娇双眼发狠地盯着她的背影,气得抬手把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、珍珠首饰全部扫落在地,怒骂出声:“贱人,贱人!”

    她骂完,捂着脸蛋望向青铜镜,镜中人五官稚嫩清纯,两眼圆圆,一身肌肤却的确有些偏黄。

    她自幼生在西北,淋雨吹风,与男孩子一般骑着马驹到处乱跑,肌肤是天生的黝黑。

    后来到了镐京,她学着镐京城里的贵女们,尝试各种法子努力变白,这偏黄的皮肤,虽然比起沈妙言依旧黑了几个度,可这已经是她努力保养了六年的成果。

    她越看镜子越是生气,眼睛里掠过重重恨意,抬手一拳,狠狠砸向青铜镜。

    “砰”一声巨响,镜子逐渐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她的拳头上渗出血液,顺着破裂的镜面,蜿蜒而下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眸,漆黑的眼底,是不见光亮的沉黑。

    沈妙言离开她的寝殿后,沿着朱红长廊,往君念语所住的宫殿而去。

    她望向廊外,只见园子里种着几株粗壮桃花树,树枝头上生出了点点绿意,隐隐还有些粉红花苞儿的踪影。

    她顿住步子,琥珀色瞳眸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已经是春天了啊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,镐京城郊外。

    在水一方有古山,因为遍植桃花,这些桃花又比其他地方开得早,所以名为桃花山。

    今日天气晴好,已有不少年轻的小姐公子,结伴来山中踏青,共赏桃花。

    一辆素朴的马车停在桃花山脚,谢昭扶着芳儿的手,兴奋地跳下马车,回头望向顾钦原:“夫君,好多游人呢,真热闹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扶着小厮的手下来,虽是渐暖的天气,他却格外畏寒似的,裹着厚实的斗篷,面色苍白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他咳嗽了两声,淡淡道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谢昭亲自扶住他,与他一道沿着青石小道,往桃花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山脚下的桃花开得艳丽,一眼望去粉白如云,温柔似水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一段路,顾钦原有些出汗,瞧见前方云雾渐深处隐隐有座木屋,于是抬手指道:“去那里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谢昭笑吟吟应好,扶着他款步而去。

    这木屋大约是专门供给游人休憩的,里面陈设精致,无一不缺,还燃着盆金丝炭炉。

    顾钦原在炭炉旁坐了,闭眼道:“我在此休息,你不必守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谢昭应了声好,见一旁花几上放着只绣胭脂红芙蓉花的圆团扇,忍不住拿起把玩。

    这团扇比她平常用的要精致得多,白玉扇柄触手温润,她一握住就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她又低头望了眼自己今日穿的大红洒金衣裙,暗道赏花时怎能不拿团扇,她就拿着出去逛一逛,待会儿再给屋主人送回来就是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噙起格外矜持艳丽的笑容,手持团扇,优雅地踏出了木屋。

    谁知刚走出门不远,迎面就遇上了位锦衣公子。

    她识得此人正是安乐王君辰,当年皇上继位时,他不过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郎,如今数年过去,竟已长得这般高大。

    杏眼中转过几道情绪,她抿了抿唇瓣,不避不让地迎面走上去。

    快至跟前时,她福身,嗓音温婉:“给王爷请安。”

    君辰饶有兴味儿地扫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他年纪虽小,可后院中不知藏了多少美娇娘。

    女人的心思,他一眼就能看透。

    于是他亲自上前扶起谢昭,调笑道:“镐京城中,能有姑娘这般美貌的,唯有顾相爷府中的那位二夫人。”

    谢昭娇嗔:“王爷谬赞……”

    君辰低笑,带着调戏意味,轻捏了捏她的小手,“夫人果然如传闻中所言,体态纤媚柔软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已是逾距。

    然而谢昭却只红着脸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郎有情妾有意的,君辰岂会放过到嘴的天鹅肉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