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0章 那小人的心口,扎满了钢针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谢昭哭哭啼啼地把顾钦原弄回顾府,少不了又被顾灵均以伺候不周为由,给狠狠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直到入夜后,顾钦原才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满室都是药香,顾灵均亲自端着补药坐在床榻边,见他醒了,顿时大喜过望,忙伸手把他扶坐起来,“钦原,可有觉得好些?”

    说着,舀了一勺暗红色药汤送到他的唇畔,“这是用皇上赐的麒麟血,所熬制成的药物,你快喝了,大约过不了多久,就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垂眸,慢慢喝下那勺药,低声道:“是我做错了……兄长,我不该宠妾灭妻,更不该娶谢昭过门……”

    素来平静自持的音线,此时满是忏悔与愧疚。

    到底是一母同胞的亲弟弟,顾灵均虽也曾怨他过去处理不好后院的事,然而此时见他如此,终究心中不忍。

    他慢慢喂他喝完了那碗药,收拾好碗筷,温声道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你好好养病,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虚弱地靠着床头,目光有些放空:“跟着我的那些年,她大约生不如死吧?如今她离开了,才算是重活一回……是我的错,是我的错啊!”

    他说完,又扯着心肺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顾灵均忙起身去取帕子,谁知还未把手帕拿过来,他就猛地喷出大口污血!

    斑斑点点的血渍,染红了那床素雪锦被,宛如杜鹃啼血也似,亦像那雪中红梅,灼人双目,令人十分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钦原!”

    顾灵均心痛不已,双手轻颤,几乎不知道往哪儿放。

    “无妨……”顾钦原声音淡淡,“麒麟血便是如此效用,将污血催出来,清理了心肺中的余毒,这伤病大约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灵均这才稍稍放心,让侍女重新换过被衾,又亲自盯着顾钦原睡下,才离开寝屋。

    而顾钦原却久久无法成眠。

    他伸手从床头取出那只碧绿小瓷罐,打开来,盯着里面他特意叮嘱小厮留下的一点麒麟血,瞳孔冰冷:“沈妙言,但愿你没有在药中投毒害我,否则……

    长欢宫中,被顾钦原“惦记”的姑娘,却正在舒服地泡脚。

    她坐在大椅上,白嫩的脚丫子浸在紫檀木雕花水盆中,泡脚的水是浸过药草的,加上水温正好,因此泡起来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念念跪坐在不远处的蒲团上,一边临帖写字,一边忍不住悄悄望向她。

    他的娘亲也太容易满足了,不过一盆泡脚的水,居然就笑成了那样……

    以他看,还是得想办法尽快扳倒徐家,才能真正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名小宫女急急忙忙地进来,福身行了一礼,恭敬道:“太子殿下,皇上请您去乾元宫问话。”

    念念见她是乾元宫中当差的宫女,因此不疑有他,搁下笔起身,望向沈妙言:“娘亲,我去一趟乾元宫,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走后,沈妙言又泡了一会儿,才自个儿拿帕子擦干净双脚,慢腾腾地穿上鞋袜。

    她绕进寝殿,在圆桌旁坐了,刚拿起一本书,身后便有阴影罩了下来。

    熟悉的龙涎香从背后袭来,她淡淡道:“你把念念弄走,就是为了上我?”

    君天澜居高临下地望着她,“念念并非是朕弄走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握着书手陡然一紧,转身盯向他:“徐思娇调虎离山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却听得外面传来婳儿的声音:“沈姑娘,我们娘娘请你过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咬牙,恶狠狠望向君天澜,压低声音道:“我去见徐思娇,你去保护念念!若念念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要你偿命!”

    君天澜挑眉:“那崽子自个儿有本事得很,妙妙何必担忧他?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婳儿的脚步声已经慢慢近了:“沈姑娘,你在不在?沈姑娘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正要应声,君天澜忽然捂住她的嘴,一手抱住她的纤腰,足尖一点,掠到了殿梁上。

    殿梁极高,沈妙言使劲儿推开他的手,不悦皱眉:“你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男人修长的食指抵在她的唇畔,“来看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皱着眉尖,冷冷望向下方,只见婳儿居然明目张胆地进了内殿!

    长欢宫中的侍婢都是徐思娇的人,所以没有一个人拦她!

    “沈姑娘?沈姑娘?!”婳儿眉目冷凝,翻遍了寝殿,连床底下都翻找过了,却仍旧没有看见沈妙言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独自站在寝殿中,自语道:“那贱人跑到哪里去了?也好,倒是省了我调虎离山的功夫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完,立即快步出去,似是在轻声唤着什么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瞳孔微微放大,徐思娇这是要把她和念念都调走。

    她想做什么?

    没等她想明白,却注意到君天澜的手指还抵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她厌恶地抚开他的手,“离我远点儿!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倔强的模样,不由好笑:“这才几日功夫,妙妙又开始不听话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还不敢反抗他的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自觉失态,于是冷冷别过脸。

    明明是生气淡漠,可看在君天澜眼中,却莫名变成了傲娇。

    他伸手握住她的腰带,把她往自己跟前一拉,旋即俯首印上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沈妙言瞳孔瞬间放大,还未来得及推开他,下方已经响起凌乱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不肯松口,她只得转动眼珠寻声望去,只见婳儿带着两个面生的宫女,匆匆跑到衣橱前,紧张地把几只包袱塞进衣橱深处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朝那两个宫女打了个手势,便迅速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沈妙言察觉到唇瓣被那人重重咬了下,越发生气,抬手就要给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,温声道: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抱着她掠到地面,指使道:“去衣橱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气他这副大爷模样,然而事关她和念念安危,她只得咬牙跑到衣橱前,打开后好一番摸索,终于把那几个包袱给搜罗了出来。

    打开包袱,只见里面放着折叠整齐的太后凤冠、凤袍,一套根据念念体型裁制的龙袍,甚至还有写着君天澜生辰八字的小人!

    而那小人的心口,扎满了钢针!

    她满脸惊骇,捏着那只小人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