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2章 他真的,好想她……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我娘就爱信那些算命的事儿,她请来的大夫根本就不是大夫,不过是游方术士罢了!我瞧着,就是来我家混吃混喝的。”

    谢陶低着头把小衣放进一口红木箱,眉眼之间都是认真。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一颗悬着的心,却是悄悄放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她还担忧她下毒的事儿会不会露馅儿,既然那大夫是个草包,她倒是能够放心了。

    如今她姐夫白清绝并不乐意管顾钦原的事儿,一般大夫想来没那个本事,能查到顾钦原中毒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,又听见谢陶忧愁道:“说起来,钦原哥哥明明服食了麒麟血,可身体却似乎一日不如一日,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厌恶顾钦原到了极致,只含笑抱住谢陶,“他过去那般待你,你还担忧他做什么?我若是你,就好好吃着喝着,等成亲那日,风风光光地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谢陶听见“成亲”就红了脸,轻轻推了把沈妙言,羞道:“妙妙就会拿我开玩笑!”

    两人在床榻上嬉闹作一团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前院。

    早春的夜里,寒气极重。

    顾钦原身着白衣,躺在青竹床上,后腰垫着素色迎枕,面无血色的模样甚是虚弱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床边大椅上,素来冷峻的面庞,隐隐浮上一层忧虑,“服食了麒麟血,你的病情应该会慢慢好转才对,如今怎的越发严重了?”

    顾钦原半阖着眼帘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只断断续续地问道:“我听说,明日……张祁云会来下聘……他们……要成亲了吗?婚期……婚期订在何日?”

    血液顺着他的唇角淌落。

    君天澜取出帕子,轻柔地给他拭去那血渍,骗他道:“不会成亲的。明日,没有谁来府中下聘。你好好养病,等到身体好了,再去把谢陶追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闻言,咳嗽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虚弱地望向君天澜,眸光里都是黯淡,“表兄,事到如今,你还瞒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外面忽然响起嘈杂声。

    铜铃声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数名小道士手持鲜花、黄纸等物奔进来,在房中站定后,一名穿道袍、戴道冠的男人,手持铜铃,神神叨叨地踏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生得贼眼鼠目,嘴唇上方还垂着两条细长的鲇鱼须,嘴里念念有词,往东边儿迈出几步,又朝西边儿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谢昭穿素衣,混在道士们中间,以帕掩唇,哭得梨花带雨,“王道长,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背对着他们,因为身着便装,又是悄悄来谢府的,所以这群人只道他是顾钦原的朋友,并不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那道士摇头晃脑,念念有词了半刻钟,才猛地摇铃大喝:“急急如律令,妖魔鬼怪快现形,太上老君快、显、灵!”

    旁边立即有小道士呈上一碗清水,那道士大口喝了半碗清水,猛地往屋子里喷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套法事,他抚须而笑,“谢夫人放心,本道已经锁定缠着相爷的鬼怪了!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谢昭含泪,满怀希望地问。

    如今那位安乐王莫名其妙被人刺杀,她攀高枝的心愿落空,只能守着顾钦原了。

    只盼着他晚些死,最起码先等她找到下家了,再死不迟。

    王道长抚须而笑,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望向君天澜的背影。

    谢昭上前一步,冷声道:“定是那鬼怪附在了这个人身上,王道长,快把妖怪逼出来!”

    王道长不疾不徐地拿过一张胡乱画着朱红符号的符篆,摇头晃脑道:“夫人莫急,待本道给这位公子念个杀鬼咒,把鬼怪从他身上逼出来!”

    说罢,正儿八经地将符篆往半空中一抛,双指竖起,大喝道:“前有黄神后有越章,神师杀伐不避豪强!先杀恶鬼后斩夜光,何神不服何鬼敢当?!太上老君,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发功似的猛地朝半空中一指。

    那符篆霎时燃烧起来!

    谢昭从未见过这等本事,忙拍手叫好!

    顾钦原被这一通闹腾,又气又怒,已是只剩下出的气,半晌说不出话来!

    君天澜面沉如水,缓缓站起身,转向众人,暗红凤眸闪烁着摄人冷芒:“朕身上,附有鬼怪?”

    谢昭拍手的动作霎时顿住,不可置信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是,他是,皇上?!

    那游方道士从未见过君天澜,见他的瞳孔居然是暗红色的,立即大喜:“夫人快看,我没说错吧?!他果然是被鬼怪附身了,你看他眼睛,快看他眼睛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谢昭只恨不能一脚踹死他,忙不迭战战兢兢地跪下磕头:“不知皇上驾临,冒犯了皇上,臣妇死罪!”

    那道士的笑容,霎时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地望着君天澜,半晌后,才想起镐京城里那个传闻。

    传闻说,他们皇上是真龙天子,天生赤瞳,所以才能收复四海。

    而他居然说皇上被鬼怪附了身……

    他惊恐得要命,忙不迭跪下,拼命扇起自己耳光来:“草民一时眼花,皇上是真龙天子,岂会有鬼怪敢近身……求皇上饶命,求皇上饶命!”

    其他穿红着绿的小道士们,也纷纷惊恐地下跪磕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这群人,只觉他们的存在,全然是在侮辱顾钦原。

    他冷冷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    一群道士吓得屁滚尿流,忙不迭地跑了。

    谢昭哆哆嗦嗦行了个福身礼,也跟着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重归寂静。

    君天澜闭了闭眼,不忍去看身后的顾钦原,轻声道:“朕明日再来看你。无论何种药,只要能对你的身体有益,我都会为你寻来。”

    语毕,便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顾钦原独自躺在青竹床上,缓缓望向窗棂外的明月,只觉那明月中,恍惚间映出了那个小姑娘圆润单纯的小脸。

    好想她。

    他真的,好想她……

    一滴眼泪,顺着眼角,慢慢滑落进素枕中。

    夜阑珊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侍女给她安排好的厢房,刚踏进去,就看见君天澜竟然就坐在床榻边。

    她咬牙,正要退出去,男人嗓音低沉地开口:“过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