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4章 她终于等到她的幸福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很快,又有小厮抬着一口口黄花梨木箱进来,仍旧是六十抬,整齐划一地搁在庭院一侧。

    谢昭脸上有些挂不住,坐正了,呷了口茶,勉强撑着场子道:“我还以为张大人多大手笔,看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有小厮急匆匆奔进来,朝张祁云行了个礼:“大人,外面还有三百八十台抬聘礼,这儿放不下了,都堆在大门口,您看如何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谢昭闻言,一张脸彻底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拢在宽袖中的手早已狠狠掐紧。

    她咬牙,不过是和离过的小哑巴而已,竟然值得张祁云用这样大的排场来下聘!

    那可是整整五百抬聘礼啊!

    五百抬啊!!

    这般兴师动众,怕是所有镐京城的人都知道,张祁云要迎娶那小哑巴了!

    怎么,娶了个和离过的小哑巴,莫非还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儿嘛,竟然弄得这般隆重,仿佛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!

    她恼怒嫉妒时,身侧的范氏却是忍不住双眼发亮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女婿,出手倒的确是大方的。

    她记得当初顾相迎娶陶陶时,也不过只拿出来五十台聘礼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,又有两名小厮,抬着个紫檀木雕佛手的箱子进来。

    张祁云掀开箱子木盖,含笑转向范氏:“久闻伯母乃是侍奉佛祖菩萨之人,这尊羊脂玉菩萨雕像,是祁云特意搜罗来,还望伯母能够喜欢。”

    谢昭立即道:“怎么,张大人看我夫君送了娘一尊玉菩萨,所以企图东施效颦,也送菩萨雕像?张大人是聪明人,如何也做出了拾人牙慧这种事?”

    张祁云笑容温雅,丝毫不理会她言语上的冒犯。

    谢昭正要再数落几句,范氏却忽然当众起身,快步奔到那紫檀木箱前。

    她惊喜地望着里面的羊脂白玉菩萨雕像,激动得半晌说不出话来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真是鬼斧神工,鬼斧神工啊!”

    谢昭皱眉,伸长了脖子一瞧,只见那菩萨的面容,竟然与范氏有五六分相像!

    张祁云嘴上宛如抹了蜜:“伯母天生菩萨心肠,又是慈悲面相,我瞧着就像是那西天菩萨托生的。所以,特意命匠人为伯母雕刻这尊玉像,也不知道伯母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喜欢,当然喜欢!”范氏笑得合不拢嘴,“你如此费心,可见是真心喜欢我家陶陶的。把她嫁给你,我放心啊!”

    张祁云含笑,扫了眼谢昭。

    谢昭怄得半死,一张美艳绝伦的面庞微微扭曲,只恨顾钦原无用,不能如张祁云这般,也送这样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祁云又送了礼物给谢和、谢荣景以及君怀瑾,哄得一大家子人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他趁着范氏围着玉菩萨像转的那股子新鲜劲儿,笑道:“伯母这笑起来的样子,越发像极了菩萨。对了,伯母,我想去后院看看陶陶,你看可以不?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,当然可以!”范氏笑眯眯拉了他的手,“我的儿,那顾丞相也在后院,你可要当心,莫要撞上了他,没得叫你尴尬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点了近身服侍她的大丫鬟,叫她亲自给张祁云领路。

    张祁云打量了眼那丫鬟,笑道:“伯母这身边的丫鬟,瞧着水灵得就跟菩萨座下的童女似的,真不愧是伯母调教出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便夸了两个人,惹得范氏和那大丫鬟皆都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张祁云摇着骨扇去后院见谢陶,谢昭黑着脸陪范氏清点聘礼单子,其他人都各自散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着君天澜穿过朱廊,不知在想什么,始终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君天澜注意到她的小情绪,牵了她的手,“妙妙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和阿陶认识多年,她终于等到她的幸福,可我却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,才能等来我的幸福。”沈妙言垂眸,望了眼男人握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那手指骨节分明,修长如玉,非常的好看。

    她仍旧记得,当年法场上,他就是用这只手挑开车窗帘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闻言,顿住步子。

    他望向回廊外,只见草木萌动,灰色的干枝上,已然生出嫩绿的芽儿。

    初春的第一缕风,从土地上吹起,直上九霄,夹着好闻的草木香,生机盈盈,鲜活灵动。

    他突然攥紧了沈妙言的手,“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。

    另一边,后院。

    谢陶蹲在自个儿闺房的角落,一手拿剪刀,一手拿针线,正对着地上铺陈开的一大块红锦布发愁。

    她打算亲自动手,做一套嫁衣。

    然而还有二十多天就要成亲,时间太紧,她恐怕绣不出太繁复的花纹。

    正思虑着,外面响起敲门声:“陶陶。”

    她睁圆了眼睛,回头望向紧闭的门扉:“大叔?”

    “叫哥哥!”张祁云满脸黑线的强调。

    他都把胡子剃了,明明年轻了不少啊,小姑娘怎的还是叫他大叔……

    “哥哥!”谢陶扔掉剪刀针线奔到门后,想开门又不大敢,“你怎么来啦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来看你的。”张祁云隔着门,“你怎么不开门?”

    “我翻了书,说成亲前见面不好。”谢陶低头搅着手指,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傻瓜,成亲前三日才不能见面,现在见,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谢陶伸手握住门栓,正要拉开,又生生顿住,“不行不行,咱们从现在起就不能见面了!是不是婚前不见面的时间越长,成亲之后,就会越幸福呢?”

    张祁云听着她懵懂纯净的嗓音,唇角不觉噙起浅而幸福的弧度。

    他把怀中捧着的那只精致木箱轻轻放到地上,“我给你带了些东西,想来你该用得上的。我就放在门槛这里,等我走后,你就打开门拿进去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他全然是哄小孩儿的语气。

    谢陶在门后,乖巧地点点头:“记住了!”

    张祁云又踌躇了会儿,觉着有满肚子话想跟她说,却又不知从何开口,于是不舍地又叮嘱了她许多小事,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。

    等听不见外面的脚步声了,谢陶“吱呀”一声打开隔扇,左右张望了眼,做贼似的抱起地上的精致木箱,重又合上了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