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9章 姐姐,我要把你推上皇后的宝座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自然有本状元一力承担!”

    陈青书终于找回了点儿颜面,声音极大地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反正他要做的事,是国公爷吩咐的,若是有什么差错,国公爷定然会保下他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可是新科状元,便是皇上生气,也得给他几分颜面不是?

    拂衣微微一笑,抬手示意小宫女们把宴席撤了。

    陈青书兴致勃勃地在长桌上展开那封请愿书,上面黑纸白字密密麻麻,隐隐可见“祸水”、“斩立决”等反复出现的字眼。

    “各位同窗,这封书乃是我一人写就,如今,我头一个署名,诸位应当没有意见吧?”陈青书朗声发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、没有,自然没有!”

    “陈兄一腔爱国热血,又是新科状元,合该第一个署名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恭维。

    陈青书兴奋地让宫女取来笔墨,蘸饱墨水,在落款处龙凤飞舞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写完后,其余西郡出身的进士,早有默契地排好队,一个个轮流落款。

    剩下其他地方被录取的十名进士,纷纷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陈青书含笑望向他们:“怎么,这几位朋友,是不打算签字吗?你们任由妖女当道,扰乱朝纲,也不肯为国出力,莫非十年寒窗苦读,不过只是为了金榜题名、迎娶娇妻?”

    他的话带着促狭意味,叫其他人纷纷哄笑出声。

    那十名进士中,有脸皮薄、见识浅的,丝毫没意识到这场请愿,不过是两方势力的博弈,只当真的是为国出力,于是走出来六个人,红着脸在长长的纸笺上,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剩下的四个人,却是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陈青书抱臂冷笑:“枉你们自诩要为国鞠躬尽瘁,可你们坐视妖女祸国,却半点儿反应都没有,可见你们考科举,都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!”

    那四人端坐着,其中为首的一名书生正色道:“陈兄此话差矣。我等不过是新科进士,怎能随意过问皇上的私事?更何况,陈兄如此大张旗鼓地要求皇上处决那位姑娘,颇有威胁皇上之意,着实不该是一名臣子应该做的。此外,那位姑娘乃是太子生母,我听闻她德才兼备,在她的治下,魏国极为繁华富庶,并非你口中祸国殃民的妖女。”

    他一番话有理有据,直叫陈青书面庞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陈青书握紧拳头,冷冷道:“你不过是怕皇上怪罪下来,丢了这进士的头衔!哼,自私自利之人,怎配坐在这琼林宴上?!若我将来做高官,必定要把你这种自命清高的人赶出朝堂!”

    其他进士,也纷纷跟着他指责起那四名进士来。

    文人的唾沫,最是可怕。

    陈青书瞧着那四人闭嘴不语,不觉得意到了极点,振臂呼道:“诸位同僚,咱们不必管这四个狼心狗肺之人,咱们带上请愿书,去找皇上!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响应,兴奋地随着他往高楼处走。

    谁知还没走上几步,一队训练有素的禁卫军,就把他们团团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陈青书一愣,挺起胸膛,冷声训斥道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!你们可知我是谁?!”

    连澈不紧不慢地从树荫里踏出来。

    他抬眸,如俯视蝼蚁般,瞥了眼陈青书和其他文人,目光又落在那长长的请愿纸笺上,尾音慵懒:“都签好名字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!你待如何?!”陈青书看不惯他。

    连澈低笑一声,旋即满脸狠光,冷喝道:“按照请愿书上的名字,把这群人全部抓起来!”

    禁卫军毫不迟疑地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功夫,那四十六名新科进士,全部被驱赶在一块儿,无比狼狈地蹲在地上,四周站满了禁卫军,不许他们任何人站起来。

    陈青书气得脸都白了,“天子眼皮子底下,你可是要造反?!你可知我是谁?!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谁。”连澈眸光讽刺而冰冷,在手下搬来的大椅上坐了,翘起二郎腿,“尔等涉嫌科场舞弊,本侍卫长奉旨捉拿你们。在事情水落石出前,你们就蹲在这里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陈青书气急,忍不住地咬牙切齿,“等镇国公过来,有你好看的!”

    高楼之上,沈妙言双手托腮,“咱们现在可要过去?”

    “不急,等那只老狐狸过来。”君天澜品着一盅酒,狭长凤眸里满是清冷。

    两人没等上多久,琼林苑中便传来了动静。

    只见大理石小路尽头,徐政德身着官袍,携着两名白发白须的老者,正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四周有其他官员赶过来赴宴,尚未注意到琼林宴那边的动静,正好遇上徐政德,忙拱手恭维:“听闻新科进士们,联名上书,要求皇上立徐贤妃为后。哈哈哈,下官先恭喜国公爷,荣升国丈!”

    徐政德抚须而笑,左臂虽空荡荡的,然而满脸的红光却挡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其他官员也纷纷聚拢过来,跟着恭维起徐政德来。

    连他身后那名白发老者,也笑眯眯地拱手:“国公爷有个好女儿,德才兼备,她不做皇后,这世上谁还能有资格当皇后?老朽也提前称呼国公爷一声国丈爷了!”

    他正是南阳书院的山长,与东阳书院的岳山长一样出名,一样桃李满天下。

    “洛山长这礼,本官可受不起!”徐政德含笑,亲自扶住他的手,“都是那群后生小子闹着玩儿,我家娇娇顽劣不堪,哪配做皇后?说起来,还是沈姑娘才貌双全,堪为天下女子表率啊!”

    他这自谦的话说完,立即引来大片反对之声。

    众多官员闹哄哄的,一边走一边怒声数落起沈妙言的种种罪状来。

    徐政德摇首,嘴上不停说着“没有的事儿”、“本官瞧着,她还算是个好的”,然而眼睛里,却噙着难以遮掩的浅浅笑意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琼林宴上,就看见坐在大椅上的连澈,以及被迫蹲在一起的众多新科进士。

    笑谈与恭维之声,霎时止住。

    徐政德盯向连澈,却见他翘着二郎腿,慵懒靠在椅背上,手里正慢条斯理地翻着那长长的万字请愿书。

    他皱眉,冷喝道:“沈侍卫长是越发没有规矩了!这是在闹什么?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