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16章 他看见鳐鳐小公主了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是童言无忌,却逗笑了魏化雨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时,一只蜻蜓风筝,忽然疾速冲了过来,最后一头扎在了庭院里的树冠上。

    鳐鳐“咦”了一下,“太子哥哥,有风筝掉到咱们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面容微凛,尚未来得及叫鳐鳐去殿中躲起来,外面已经响起娇俏的说话声:

    “哼,我的风筝就在这里,我看得一清二楚!哟,这宫殿好破啊,里面住了人吗?思慕哥哥,你进去给人家找找风筝呗?”

    “啧,程姐姐真是不要脸,就知道缠着花哥哥!”

    ”你说谁不要脸呢,你才不要脸!”

    外面忽然吵闹起来。

    鳐鳐忙躲到魏化雨背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思错殿的大门被人撞了开。

    鳐鳐从魏化雨身后探出个小脑袋,只见门前挤着一大群十岁左右的公子小姐,在看见她和太子哥哥时,皆都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思错殿?”

    一位身着胭脂红纱裙的小姑娘踏出来,好奇地望了眼那宫殿下的匾额,“这种破地方,竟然也住了人……喂,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会待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她是户部尚书家的千金,唤做程酥酥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七嘴八舌地吵起来:

    “定是这个人犯了大错,皇上罚他在这里思错呢!”

    “我瞧着,这个人的打扮,与咱们都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啊?”

    花思慕的目光却越过魏化雨,径直落在鳐鳐身上。

    程酥酥注意到花思慕的目光,下意识地顺着看过去,就看见那个破落少年身后,居然还躲着个小小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那小女孩儿的肌肤是说不出的细白剔透,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纯净湿润,漆黑的睫毛长得像是精致的娃娃。

    尽管她只穿着淡粉色的宫女裙,可她的美貌,却令人惊叹。

    她愣了许久,才回过神,望向花思慕,只见他竟然还在看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她心底升起一股不悦,忍不住扯了扯花思慕的衣袖,声音甜软:“思慕哥哥,你认识那个小宫女吗?”

    花思慕眨了眨眼睛,目光从鳐鳐的身上,转到魏化雨身上。

    数月不见,这厮似乎又长高了些,明明跟他一般大,却比他还要高出一寸。

    只是,数月不见,他们两人的身份,却已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他眯了眯那双精致好看的桃花眼,目光在屋檐下的两人身上转了转。

    皇伯伯应当还不知道瑶瑶小公主就在皇宫,若是知道瑶瑶小公主被这厮藏在这里,怕是要心疼的。

    他胡思乱想着,程酥酥又忍不住扯了扯他的衣袖,“思慕哥哥,你认识这个女的?!”

    花思慕正要说是,却见鳐鳐拼命对他使眼色。

    他挑了挑眉,变了口风否认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思慕哥哥定是看她长得好看,才这般盯着她的,对不对?”那小姑娘歪头,眼睛里盛满了嫉妒。

    不待花思慕回答,她哼了一声,骄傲地叉腰命令鳐鳐:“喂,本小姐命令你,去把本小姐掉在树冠上的风筝取下来!”

    鳐鳐嘟嘴,她扮作小宫女,只是为了偷偷过来照顾太子哥哥,凭什么要被这个不知打哪儿来的女人指使?

    她求助地望向魏化雨,却见他唇角噙着笑容,撩起袍摆在屋檐下的一张大椅上坐了,“还不快去帮那位小姐取风筝?”

    她气急,“太子哥哥,连你也欺负我?”

    魏化雨把玩着一缕长发,随意地往指尖缠绕,眉梢眼角,都是淡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鳐鳐嘟嘴,抬脚狠狠踹了下他坐的大椅,鼓着腮帮子,心不甘情不愿地去给那小姑娘取风筝了。

    她并未修习过轻功,但约莫是继承了沈妙言会爬树的本领,因此十分顺溜地就爬到了那棵榕树的树冠上。

    树冠枝桠横生,她攀着上方一根树枝,穿着绣花鞋的小脚,小心翼翼地踩在下方另一根树枝上,小心翼翼地朝前方挪。

    那风筝颤巍巍的,就挂在前方的枝头上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瓣,又小心翼翼往前挪了些距离,慢慢蹲下来,缓慢地伸出手,去够那只风筝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绿叶间隙,洒落在她白嫩的面庞上。

    魏化雨挑眉,清晰看见她额角沁落的汗珠,正隐隐折射出浅浅的淡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他把玩着一根枯草,漆眸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鳐鳐终于拿到那只风筝,后背却是早已沁出层冷汗,打湿了薄薄的春衫。

    她松了口气,正想着原路折返,忽然,脚下踩着的树枝发出“咔嚓”一声响!

    她尖叫出声,整个人立即朝下方疾速坠落!

    魏化雨挑眉,端坐在那里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因为花思慕已经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把鳐鳐抱在怀里,护着她朝地上一滚,不顾自己身上沾着的枯草,忙检查起她来:“可有摔着?”

    鳐鳐心里委屈,不想回答他的话,只是用那双极为漂亮的琉璃眼,巴巴儿地望向魏化雨。

    见魏化雨一副满不在意的模样,她也气了,鼓着腮帮子站起身,把风筝递给程酥酥:“喏!”

    程酥酥抬手就把那只蜻蜓风筝打落在地:“哼,本小姐要草地上的那只!”

    鳐鳐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,正好看见魏化雨给她扎的那只凤凰风筝。

    她心中颇怨魏化雨,因此毫不在意地摆手,“那你拿去玩吧,我不要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余光却小心翼翼地瞅向魏化雨。

    见他只是淡漠地挑了挑眉头,仍旧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,她眼眶一红,噘着小嘴巴,拎着小裙子,飞快奔进了殿里。

    程酥酥也恼了,拉住花思慕的衣袖,委屈埋怨:“思慕哥哥,你看那个小宫女,她竟然连个退礼都不行就跑了,真是半点儿规矩都没有!思慕哥哥,你要给我出气!”

    她生得娇小可爱,在镐京城的同龄小姑娘里面,容貌是颇为出挑的。

    花思慕又有爱美之心,所以平日里很护着她。

    可今儿,他却很是厌烦这个女孩儿。

    他从她手中拽出自己的衣袖,淡淡道:“天色不早,咱们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程酥酥不可置信地望着往外走的小少年,又回头看了眼那座破败的宫殿,心中虽不快,却也只得跟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尚未走出几步,人群中,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忽然指着魏化雨大喊:“我想起来了,他就是魏北的那个太子!”

    其他孩子闻言,纷纷驻足,转身重又去看魏化雨。

    魏化雨坦然地面对他们打量的目光,清秀而俊俏的面庞上,始终噙着淡漠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个胖乎乎的男孩儿擦了把鼻涕,振振有词道:“我爹说,他是魏北的余孽,早就应该斩首示众了!都是皇上仁慈,才留了他一命!”

    其他孩子纷纷附和:“我爹爹也是这么说的呢!”

    “听说他们魏北的人都是坏蛋,在楚国时,杀了咱们大周好多士兵呢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一个远方世叔,就是死在那场宫变里!”

    “哇,那咱们把他打一顿出出气吧?”

    几名小公子凑一块儿,警惕而仇恨地盯着魏化雨。

    已经有胆大的,偷偷捡起地上的碎石,猛地砸向魏化雨。

    魏化雨歪头避开,唇角挂着的淡漠笑容渐渐转冷。

    然而这笑容却激怒了其他小孩儿,他们纷纷上前,不顾一切就要围殴他。

    花思慕皱眉,拉住其中一个,喊道:“闹什么?!都回来!”

    可是这群小孩儿正要逞英雄,哪里肯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魏化雨双眼微眯,正要动手,一个粉团子忽然冲出来,张开双臂护在他跟前,带着哭腔糯声喊道:“你们不许打他!谁要打他,我就跟谁拼命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鳐鳐喘着气,漂亮的圆眼睛里,满是倔强的坚定。

    她年纪虽小,却也知道她的太子哥哥处境艰难。

    若今日打伤这群小公子,这群人定然要回家告诉他们爹娘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爹娘向皇上告状,最后倒霉的还是她的太子表哥。

    所以,所以她一定要用自己的办法,好好保护表哥!

    魏化雨盯着她纤细的背影,捻着那根枯草,漆眸越发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而那群小公子见她生得美,心有不忍,纷纷道:“哼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们就暂且放过他!不过魏化雨,我们警告你,你若再敢作恶,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他们撂了狠话,才相继趾高气昂地离开。

    鳐鳐目送他们离开思错殿,长长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心中的后怕来袭,她双膝一软,忽然朝地面跌倒!

    却有一双格外温暖的手掌,自背后托住了她的腰身。

    魏化雨把她抱到腿上,漆眸凝着她纯净的双眼:“值得吗?我都没有为你出头,你却这般帮我……值得吗?”

    “哼,太子哥哥说什么胡话?”鳐鳐扬起柳叶眉,“我不过是怕你出事,晚上没人给我做饭罢了!”

    她的小脸红扑扑的,圆眼睛里都是傲娇。

    周身还携着淡淡的奶香,叫魏化雨莫名心安。

    他勾唇一笑,“那鳐鳐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吃四喜团子、琵琶大虾!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糖饼!”

    思错殿的小厨房中,很快升起灶火。

    清秀白净的少年,系着围裙,慢条斯理地把圆子搓好,一个一个扔进煮沸的锅里。

    粉嫩嫩的小团子抱着个小碗,馋嘴地跟在他身侧。

    俨然是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花思慕站在乾元宫外,桃花眼底皆是犹豫。

    要不要把鳐鳐回来的消息,告诉皇伯伯呢?

    她分明是不想皇伯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——你们不许打他!谁要打他,我就跟谁拼命!

    那个小粉团子哭喊出来的话,却叫他心里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明明,明明皇伯伯都说了,小粉团子将来长大了,会是他的新娘……

    所以,她怎么可以护着魏化雨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这是三千字大章。

    换了个键盘,感觉用着好不习惯,哈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