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0章 我心中所念,唯有四哥一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正红色的请柬,用金粉在封皮处,细致描绘了吉祥的云彩图案。

    上面“顾公子亲启”五个小楷,格外清秀俊逸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那风干的字迹,唇角微勾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添香匆匆进来禀报:“小姐,沈将军求见。”

    沈将军正是连澈了。

    他因为破获科举舞弊案有功,所以被君天澜提携为从一品大将军,只等着沈妙言封后过后,晋封为大周王朝的王爷。

    沈妙言淡淡道:“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连澈很快踏进殿中。

    火红色锦袍,衬得他身姿修长如玉。

    周身隐隐的莲花香,随着他的脚步而在殿中弥散开,格外好闻。

    他走近了,抬手示意添香等人退下。

    添香原就是向着沈妙言的,因此果断带着其他宫女,撤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连澈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转向他,“你来得正好,替我做件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手中的请柬递给他,“想办法替我送到顾钦原手中。”

    连澈接过请柬,扫了眼封皮,眼底掠过了然,“如今顾钦原大病,君天澜不许任何人把这件事透露过他。姐姐这般做了,就不怕他生气?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对着铜镜,慢条斯理地贴上花钿。

    连澈掂了掂请柬,没再多言,把东西放在怀中收好。

    他又从宽袖里取出一个油纸包,“姐姐爱吃的玫瑰牛乳酥,我专门请江南的甜点师傅做的,想来比宫中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那个放在梳妆台前的纸包,嫣红唇瓣微微弯起,“你倒是有心。”

    “对待姐姐,我向来有心。”连澈见她额间的花钿贴的有些歪,于是伸手取下那花钿,“我给姐姐重新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有阻拦,仰起小脸,认真地让他贴正。

    连澈的目光流连在她这张细白而精致的小脸上。

    她的肌肤是瓷白的,吹弹可破,隐隐透出浅浅的粉色,格外娇嫩。

    好看的玄月眉,仔细描过了眉黛,透着远山一般的黛青。

    琥珀色的琉璃眼纯净如洗,湿漉水润,可眼尾却偏偏翘起,平添了几分妩媚多情。

    鼻尖微翘,小嘴是朱红色的,唇珠微微凸起,像是含着一颗樱桃般,叫人忍不住地想要凑上去尝上一口。

    就连她呵出的气体,也透出袅袅馨香,令他迷醉。

    就这么心不在焉地给她贴好了花钿,他的指尖带着一丝留恋,刻意地从她绯红的眼角拂拭而过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外面有人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顾湘湘身着粉色绣花宫裙,好奇地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轻笑了声,“这大白天的,沈姑娘怎么叫宫女们都守在外面?便是与你弟弟见面,也无需这般小心谨慎吧?”

    连澈直起身,刚刚还含着情意的桃花眼,倏然变得冰凉,“顾小姐不经传报就闯了进来,顾家果真是好教养。”

    顾湘湘不以为意地挑眉,“我不过是来探望表哥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正对峙着,外面响起太监的唱喏声:“皇上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顾湘湘立即转身,朝着跨进殿门槛的男人福身行礼:“给表哥请安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越过她,径直落在沈妙言身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身,也装模作样地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君天澜缓步走过去,亲自把她扶起来,话却是对着顾湘湘说的,“钦原的身子,可有好些?

    顾湘湘笑了笑,声音宛如出水芙蓉般温柔:“表哥放心,二哥哥好多了,已经能下地走路了呢。想来过不了多久,就能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又转向连澈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不等连澈回答,顾湘湘先道:“臣女过来时,就看见沈将军与皇嫂独自在寝殿里,大约是姐弟情深,沈将军捧着皇嫂的脸,正为她贴花钿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沈妙言就察觉到男人搁在自己腰间的手,微微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尽管那动作非常轻微,然而她仍旧可以察觉到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仰起媚态天成的那张粉嫩小脸:“四哥喜欢山茶,我特意挑了朵山茶花造型的花钿贴在额心。只是我不大会贴,总是贴歪,怕四哥看了笑话,所以才请弟弟帮我贴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嗓音软软糯糯,透着甘甜,像是春日里的桃花酒酿。

    君天澜暗沉下去的眸子,又重新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仔细打量过她眉间的正红花钿,评价道:“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余光瞥向顾湘湘,就看见她那张清秀可人的小脸上,有淡淡的不悦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精致的朱唇挽起一个笑意,她刻意倚在君天澜的手臂上,歪头道:“我们要用午膳了,顾小姐要留下来吗?”

    顾湘湘当然想要留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在接触到君天澜阴冷的目光时,她只得勉强道:“不……不了,我就是进宫告诉表哥一声,二哥哥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。表哥既然已经知道,我就告辞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小脸苍白地行了一礼,才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连澈始终望着沈妙言,凝了眼她倚姣作媚的模样,桃花眼底掠过一抹不忍。

    他很快收回视线,朝君天澜拱了拱手,抬步离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与沈妙言十指相扣,牵着她朝隔壁大殿而去,“沈连澈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着那张请柬,唇畔笑意更深,“来看看我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下,“我心中所念,唯有四哥一人。四哥可不能听信那些小人挑唆离间的话,与我生分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看她。

    临近三月,她早已换上了薄薄的春衫。

    胭脂红的绣花领子开得有些大,清晰可见那雪白的肌肤,与纤细精致的锁骨。

    巴掌宽的腰带,把她的腰肢勾勒得格外纤细,仿佛一掌就能握住。

    乌黑卷翘的眼睫,遮挡住了那双纯净湿漉的水眸,一点朱唇微翘,勾着人去细细品尝。

    举止之间,绵软诱惑,媚香四溢。

    怕是世间所有的尤物加起来,都不及她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凤眸深邃了几分,他下意识地越发揽紧了她的腰肢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。

    连澈离宫之后,快马加鞭赶到了顾府。

    他被侍女领进了一座雅僻幽静的院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