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3章 陶之夭夭,灼灼祁华(3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色道:“你是朕的女人,若再遇见有人嚼舌根,直接让添香她们上去掌嘴就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“世上骂我之人太多,又如何打得完?四哥是在说笑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指腹,轻轻摩挲过她细腻嫩滑的脸蛋,低眸道:“是朕的错。”

    他不该把她扔到教坊司学规矩,叫她被人如此诟病。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,妩媚明艳的小脸上现出一抹悲哀。

    如今她已经学会控制自己的表情,也知道君天澜最吃柔弱这一套。

    果然,君天澜只当她是强装坚强,于是紧紧牵了她的手,带着她朝前走,“妙妙日后受了委屈,只管告诉我。虽不能杀尽欺你之人,可杀鸡儆猴,却还是能办到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柔柔倚靠在他怀中,暗道欺负她的人太多,这第一个该杀的,不是旁人,就是他君天澜!

    另一边,范氏被君天澜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谢昭扶着她进了屋子歇息,吩咐侍女照顾好她,才带着芳儿出来。

    芳儿搅着帕子,低声道:“夫人,鬼市那边有消息传过来,已经有夭华阁的杀手肯接这活儿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谢昭挑眉。

    芳儿笑嘻嘻道:“夫人开得银子高,吸引了不少杀手。他们假装寻常小厮,混在迎亲队伍里,等会儿,就会领着那迎亲队伍去郊外偏僻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谢昭拿帕子按了按唇角,美眸中笑意盎然,“她偏要骑到我的头上,也怨不得我下手狠辣。至于张祁云……”

    她冷笑了声,“一道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芳儿扶着她的手往前院而去,“夫人可要随行瞧瞧热闹?”

    谢昭唇角笑容舒展开来,“也好。到底是我的妹妹与妹夫,我亲自送他们上路,想来他们该感激我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主仆俩很快来到前院,只见大门口热热闹闹,鞭炮齐响,竟是迎亲的队伍到了。

    张祁云骑在健壮的枣红马上,潇洒地跨下马鞍,正要抬步上台阶,花容战等人却转了出来。

    花容战摇着把折扇,眨着一双俊俏艳丽的桃花眼,“慢着!张大人想要进府娶新娘子,得先过了我们这关!”

    张祁云不以为意,“不知花大人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花容战围着他转了一圈,忽而摆了个招式:“来来来,请张兄先与我过上几招,再同棠之过上几招。若能赢了我们,这一道大门,才能让你进去!”

    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的沈妙言,忍不住吐舌头。

    花狐狸和韩棠之都是一等一的好手,却叫张祁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同他们比试功夫,这不是欺负人嘛!

    然而那群人起哄得厉害,大有不比试,就不让张祁云进这道门的架势。

    张祁云拢着宽袖,仍是笑眯眯的,还未来得及说话,他的大舅子谢容景,以及君怀瑾却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夫妻俩挡在花容战和韩棠之跟前,笑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进去接新娘子?这两人,我们替你挡了!”

    张祁云含笑朝他们拱了拱手,抬步跨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花容战“啧”了声,“我可没见过天底下,有兄嫂这般替妹夫挡麻烦的!自个儿的亲妹妹啊,哪儿能叫他这样容易就娶了去?”

    君怀瑾挑了挑眉头,“废话少说,这场架,你俩还打不打?”

    花容战无语,她可是公主啊,他哪里有胆子,跟公主干架?

    还打个毛啊!

    另一边,不少看热闹的客人,都追着张祁云往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先一步跑到谢陶的小院子,把院门从里面栓了,招来几个年岁尚幼的小姑娘,细细叮嘱道:“外面的新郎官若是不给红包,可不许放他进来,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小孩儿们纷纷点头,奶声奶气地应下:“要给很大很大的红包,才许让他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沈妙言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,飞快往屋子里窜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始终跟着她,虽不解他的小丫头暗地里打得是什么主意,然而她这般鲜活,叫他看了,心中十分熨帖,不禁暗暗琢磨起下个月他们的婚礼该怎么办才能叫她欢喜。

    张祁云很快被簇拥着来到小院外,里面的小孩子们挤在门缝前朝外张望,纷纷嚷嚷着要他给红包才开门。

    张祁云早有准备,从袖袋里掏出厚厚的几只大红包,从门底下塞进去,笑着敲门:“如此,可够了?”

    几个小孩子忙捡起来,打开一看,惊喜地“哇”了声,忙迫不及待地把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张祁云目光径直落向屋檐下那紧闭的隔扇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这心里,竟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他未曾娶过妻妾,这是他第一次娶妻呢。

    而屋子里,谢陶悄悄挑开盖头,望着沈妙言把各种调料、蔬果等乱捣在碗里,不觉好奇:“妙妙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四个小碗放到托盘上,端给她看,“这是青杨梅汁、红糖水、苦瓜汁、辣椒酱,对应着酸甜苦辣,人生四味。他既要娶你,总得叫他先尝遍这四味,才算是做好与你同甘共苦的准备不是?”

    谢陶望着那碧青碧青的杨梅汁,上面还漂浮着青杨梅的果肉。

    红杨梅尚有很酸的,这未成熟的青杨梅,定然能酸得叫人倒牙。

    她只看了一眼,就酸得直流口水,害怕道:“这也太捉弄人了吧,妙妙你太坏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瞪了她一眼,“好你个阿陶,都还没嫁给人家,就这般帮着他说话!与你认识了十年的人是我,可不是他呢。”

    谢陶吐吐小舌头,忙盖上喜帕:“我什么都没有看见,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声,“我把东西端出去,看看他敢不敢喝。若能毫不犹豫地喝下,才算是有决心娶你呢。”

    谢陶挑开喜帕,望着她把东西端出去,忍不住躲到窗棂后,也想看一看,大叔究竟有没有魄力,为了她喝下那些乱七八糟的酸甜苦辣。

    而张祁云刚走到庭院中间,就看见隔扇“吱呀”一声被打开。

    他正想朝里面张望,沈妙言却让软软赶紧把隔扇关好。

    她端着托盘,笑吟吟走到张祁云跟前,“酸甜苦辣,喝罢。都喝光了,才能让你娶走阿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