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5章 陶之夭夭,灼灼祁华(5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张尚书也只有嘴皮子上这点儿本事了,”谢昭摇着团扇,笑容恣意,“张尚书放心,过会儿子,我就让人送你下黄泉,和谢陶那贱人做个伴儿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谋杀朝廷命官,是什么罪?”

    “这里都是亡命之徒,杀了你很快就会融入鬼市。届时,我只消说,你们是被土匪劫财害命,而我侥幸逃过一命,你说皇上他们信不信?”

    谢昭眉梢眼角流转着艳色。

    虽然倾城,却毒辣至极。

    她懒得再跟张祁云废话,命令道:“来人啊,给本夫人杀了他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无数把长剑出鞘,直指向谢昭主仆二人。

    芳儿气急,骂道:“一群不长眼睛的东西!我付银子的时候,不是都跟你们说了,今儿的暗杀对象是张祁云,是这个男人!你们都拔剑指着我家夫人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张祁云收起脸上那股装出来的恐惧,眉梢眼角舒展开来,气质凌然出众。

    他骑在枣红马上,淡淡道:“谢姨娘好大的胆子,竟敢买凶诛杀朝廷命官……只可惜,这买凶,却买到本官家里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谢昭和芳儿一愣,不可置信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道:“你就是夭华阁的幕后老板?!”

    张祁云笑眯眯的,“不才在下,正是呢。”

    此时春阳正好,透过松柏翠树的枝桠洒落下来,斑驳落在他的面容上。

    那跳跃的光点,越发衬得他光华耀目,俊逸出尘。

    可那漆眸里透出的暗光,却都是泠泠凉意。

    谢昭双膝一软,扶着马车才没有跌坐下去。

    她那双美眸中流露出恐惧,颤声道:“张尚书,我刚刚,不过是与你开个玩笑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啧,可夭华阁的掌柜送到我府上的银子,却是实打实出自谢府呢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把玩着缰绳,打量着谢昭,唇畔笑容更深了些,“谢姨娘生得可真美。”

    谢昭下意识地捂住衣领,眼底都是惊恐:“你,你要对我做什么?!”

    芳儿护在谢昭前面,皱眉呵斥:“我们夫人可是相爷的女人,你最好有点儿眼力见,少来招惹我们!”

    张祁云一双星眸越过芳儿,只含笑盯着谢昭。

    谢昭被他看得头皮发麻,过了好一会儿,忽然顿悟。

    莫非,这个男人是喜欢她的?

    否则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夸她生得美?

    漂亮的杏眼中,流转着淡淡算计的光芒。

    想来,张祁云之所以娶谢陶,定然是因为他得不到自己,为了吸引自己注意,才娶那小贱人吧?

    反正顾钦原都快要死了,张祁云俊俏出尘,家财万贯,年纪轻轻就坐上了尚书郎的位置,将来前程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说不定等顾钦原一死,他就是新任丞相了。

    既如此,她何不从了他?

    张祁云把谢昭眼睛里的算计、脸上逐渐浮现出的兴奋,都清晰地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他唇畔的笑意透出嘲讽,偏谢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全然注意不到。

    谢昭推开芳儿,上前两步,仰起那张美艳绝伦的小脸,杏眼中含着水光,柔弱道:“张大人,昭儿之所以对妹妹下手,其实是因为嫉妒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早在七年前,昭儿就已然爱上了大人。只可惜,昭儿不过是乱世中的一个弱女子,先是宣王殿下见昭儿貌美,抢昭儿为王妃,后又来了个拓跋烈,逼着昭儿跟他去草原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抬袖抹眼泪,“昭儿好不容易从拓跋烈那里逃出来,未能等到有机会向大人表明心意,就被顾相爷抢了去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圈通红,泪珠子顺着面颊潸然而落,宛如梨花带雨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而她说着说着,竟然直接跪在了张祁云的马前,捂着心口,哀哀地哭诉出声:“大人明鉴,昭儿心里,唯有大人一人啊!”

    张祁云把玩着缰绳,状似为难道:“谢姨娘错爱,在下惶恐。在下已然娶了陶陶,这辈子,怕是与姨娘有缘无分了。”

    谢昭忙膝行两步,兴奋道:“只要大人愿意,不如叫花轿停下,把谢陶丢在这里,让昭儿坐进去!如此一来,生米煮成熟饭,还愁大事不成吗?”

    “做生意的,常常心黑手辣。可谢姨娘,倒是叫在下开了眼界,什么叫做真正的心黑手辣……”张祁云冷笑,居高临下的目光充满了嘲讽,“既然谢姨娘喜欢勾搭男人,那在下就给你个机会,叫你勾搭个够。来人。”

    谢昭大惊,不等她挣扎尖叫,一个人高马大的杀手,用浸过蒙汗药的毛巾,从背后捂住她的口鼻,直接把她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把谢昭扛起来,朝张祁云恭敬地行了个退礼,立即运起轻功,飞快掠走。

    芳儿瘫坐在地,不可置信地望着张祁云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?!

    张祁云连个正眼都懒得给她,策马去追谢陶的花轿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,一名杀手黑着脸,手中长剑直接从背后贯穿了芳儿的心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尚书府热闹非凡,宾客都已到齐了。

    花轿在门口停了半柱香,谢陶端坐在里面,紧张地抱着宝瓶,耳边隐约听见,外面的人在议论怎么新郎官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咽了口口水,强烈抑制住出去瞧瞧的冲动。

    搭在宝瓶上的十指,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她好害怕,好害怕大叔反悔,又不娶她了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与君天澜站在人群中,忍不住地嘀咕:“明明和花轿一块儿过来的,怎的花轿到了,他却不见了?他若敢逃婚,我定要扒了他的皮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攥紧她的小手,“只盼着我同你大婚那日,你莫要逃跑才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正要适时表一下忠诚,四周有惊呼声响起:“来了、来了!新郎官来了!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”的鞭炮声响起,孩童们欢呼雀跃地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祁云在府门前勒住马,潇洒地翻身下马,在大红喜轿前站定。

    充当司仪的谢容景站在台阶上,高声唱道:“新郎官,踹轿门——”

    张祁云很有些激动,听见这话,忙屏息凝神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卯足了劲儿,猛地抬脚踹向轿门!

    整座花轿,猛然一歪,整个儿地朝地上倒去……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响,众人看见娇弱的新娘直接从花轿中摔了出来,手中的宝瓶,十分爽快利落地从她手中飞了出去,砸落在地,碎成无数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人群中观礼的沈妙言,忍不住抬手捂脸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谢谢今天四位小天使的打赏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