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6章 陶之夭夭,灼灼祁华(6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四周鸦雀无声,只剩下鞭炮噼里啪啦作响。

    眼见着众人傻了眼,最后还是沈妙言上前,把谢陶扶起来,“正所谓‘碎碎平安’,这大喜的日子,瓷器碎了,乃是大喜的吉兆呢!”

    众人忙附和起来,个个儿腆着脸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把谢陶的喜帕和嫁衣稍作整理,递给张祁云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张祁云羞窘不已,看见她的眼神,忙上前握住红绸一端。

    四周的锣鼓声重又响起,张祁云牵着谢陶,慢慢往府门前的台阶上走。

    谢容景满脸欣慰,高唱道:“跨火盆——”

    谢陶半低着头,透过喜帕下方的空隙,瞧见门槛外果然摆着个火盆。

    她稳了稳心神,小心翼翼地跨了过去。

    谁知红绸另一端,张祁云那厮有点儿激动,唇角含笑目视前方,只傻愣愣地往前走,压根儿忘了等她。

    他走到前面去了,红绸一扯,谢陶猝不及防,脚下被火盆绊住,猛然往前栽倒!

    一盆炭火皆被撞翻,好在谢陶及时往旁边一滚,到底没被烫伤。

    然而那层层叠叠绣凤穿牡丹的嫁衣上,却被溅起的火星子烧出了不少洞。

    “陶陶!”张祁云大惊,回头就来扶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先一步扶起谢陶,瞪了眼今日屡出差错的新郎官,面上却是笑吟吟的圆场:“火烧嫁衣,可见新娘子将来是要红红火火,大吉大利的!”

    说着,生怕张祁云又出错,亲自扶着谢陶,往喜堂而去。

    好容易拜完堂,沈妙言又亲自把谢陶送到新房。

    因为张家子嗣单薄,长辈之中也没有能镇得住场子的女人,所以由君无极的母妃、张祁云的亲姑母张太妃亲自出面,招待女眷。

    男宾那边,君无极陪着张祁云,一桌一桌地敬酒。

    花容战是根不折不扣的“搅屎棍”,在西南那鸟不生蛋的旮旯蹲了多年,早就受够了,因此回到镐京之后,可谓是哪儿热闹往哪儿凑。

    他拉了七八个纨绔,抢着过来给张祁云灌酒。

    君无极无法,为了自个儿表弟今晚的洞房花烛,只能舍命陪君子,不停替他代酒。

    此时,新房内。

    谢陶一把扯下喜帕,漂亮精致的娃娃脸皱成一团:“妙妙,我好气哦!”

    沈妙言背着她从怀中取出一块儿香,替换了原本置于香炉中的香块,语带笑音:“他第一次娶亲,难免紧张。”

    谢陶饿得不行,起身拿了桌上的点心,一边吃一边道:“听说今晚花好月圆楼还有一场晚宴,我是不是也要跟过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他设计的婚礼流程,那场夜宴,你的确是要去。”沈妙言转过来,“说起来,这座酒楼,好似是他特意为你建的呢,他是真心欢喜你的。”

    谢陶本就敷了胭脂的脸蛋,越发显得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她摸了把滚烫的脸颊,乌黑的睫毛低垂,剪水般的瞳眸里,盛满了羞怯,“只盼着他能一直欢喜我,才好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她跟前,轻轻把她抱住。

    她凝着她的双眸,温柔道:“我家陶陶这般好,他又不是顾钦原那没眼力见的东西,怎么会不欢喜你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府里的午宴,热热闹闹直到黄昏。

    墨色悄无声息地融入镐京城,临街的酒楼,纷纷点上花灯。

    早有马车将张府的客人,悉数接往花好月圆楼。

    沈妙言陪着谢陶坐在一辆华丽舒适的马车内,行了小半个时辰,才终于停下。

    面前是漆黑的巷子口。

    有打扮明艳的侍女,提着羊角流苏灯笼候在这里,笑吟吟把每位客人请进去。

    众人皆都面露奇怪之色,纷纷私语询问,这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盛雨摇着一把团扇上前,讽刺地瞥了眼谢陶,“我就说嘛,什么大周首富,定然都是骗人的。还花好月圆楼,镐京城什么稀罕酒楼我没去过,我就没听说过还有这座酒楼的!谢陶,看来你嫁的人,也不过如此呢。”

    谢陶咬唇,强忍住才没同她计较。

    盛雨跟着侍女走后,又有侍女过来,恭敬地请沈妙言与谢陶进小巷。

    小巷看着漆黑可怕,可羊角灯笼照出来的范围,却很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地面的青石板转也十分齐整,并没有磕磕绊绊的地方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一段距离,前方照明的灯笼忽然湮灭。

    四周陷入一片混沌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谢陶忙牵住沈妙言的衣袖,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小姐继续往前走。”侍女清脆温柔的声音就在正前方。

    沈妙言握住谢陶的小手,虽然也挺害怕四周的黑暗,可还是鼓起勇气,循着那声音往前走。

    走了约莫三四十步,便到了小巷尽头。

    一座绿铜门环石门立在眼前,门下挂着两盏红绉纱灯笼,上书着“喜”字。

    守在石门前的侍女笑吟吟推开门。

    视野陡然开阔。

    只见石门外,那远处的漆黑山峦在月色中起伏不定,滔滔不绝的河川从不远处呼啸而过,扑面的风,都透着河水独有的潮腥味儿。

    而最吸引人的,却是那一幢十八层高楼!

    木制的高楼,在黑暗中灯火通明,每一层的檐下,都挂着红灯笼,正随着夜风摇曳生辉。

    雕栏朱檐,簪花浮露,仿佛仙宫。

    无数贵女公子行走在其中,远远看去,鬓影衣香,宛若神仙也似。

    异香遍地,将这普通的芦苇河滩,也给染上了几分仙气。

    “花好月圆”四个金字大招牌,在茫茫夜色中熠熠生辉,格外抢眼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壮丽至极。

    十六名侍女抬来一顶鎏金软轿,软轿下垂着无数珍珠串成的流苏,奢华至极。

    为首的侍女,恭敬地请谢陶上轿。

    谢陶惊恐不已,只觉得这画面宛如那狐妖娶亲也似,华丽得不似人间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望向沈妙言,却见身边空空如也,哪里还有沈妙言的踪影!

    “夫人请上轿。”为首的侍女又含笑提醒。

    谢陶咽了口口水,呆呆坐进了那座喜轿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被人捂着嘴拖到黑暗处,眼睁睁望着谢陶消失在视线中,才忍不住拿胳膊肘狠狠捅了下背后的人,“放开!”

    君天澜松开桎梏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喘息着,这才注意到他们两人正在芦苇深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