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7章 陶之夭夭,灼灼祁华(7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理了理衣襟,正待去那花好月圆楼吃酒,君天澜托住她的臀儿,把她抱起,足尖一点,径直落在河川上的一叶乌篷船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他肩头,忍不住皱眉:“你做什么呀?我还要去喝喜酒呢。”

    “中午不是喝过了吗?”君天澜把她塞进乌篷船里,自个儿也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乌篷船里铺了柔软精细的缎被,还悬着几颗夜明珠,搭配着早春芦苇的清香,令人格外舒适。

    只是君天澜一进来,空间就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沈妙言下意识地往旁边挪,却被男人握住脚踝,给扯到怀中。

    冷甜的龙涎香透着强势的霸道,把她丝丝缕缕地缠绕。

    沈妙言对上男人幽深的暗红凤眸,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,“你,你放我上岸……我要去找陶陶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家洞房,你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低沉,温凉的大掌从她后脑慢慢滑落,慢悠悠地落在她的盈盈腰间,轻巧地挑开了系在背后的绣花丝缎腰带。

    河水声汨汨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住细嫩唇瓣,缓慢地往后缩,想要挣脱男人的桎梏。

    然而君天澜的大掌却不松懈地抵着她的后腰,带着薄茧的指腹,轻轻按在她的腰窝处,细细打着旋儿。

    一股热流从他指尖流窜出来,宛如触电也似,逐渐蔓延至沈妙言的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她抖了抖,声音细弱:“四,四哥……可,可不可以,不,不要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不要怎样,嗯?”

    男人低沉性感的尾音上扬着,带着独属于天子的霸道和压迫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已然把沈妙言的宫裙给褪下。

    乌篷船在水面细细摇曳,芦苇的清香弥散在夜色中,女孩儿光洁的肌肤呈现在夜明珠的光辉里,透出诱人的透色和白腻。

    她的双腿无处可放,只能尴尬地盘在男人腰间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叫她羞恼,却不敢招惹这个情绪阴晴不定的大魔王,只细声道:“不要,不要这样子……我,我想去找陶陶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家正洞房花烛呢,妙妙去找她做什么?没得让张祁云嫌弃你。”君天澜凑近她的面庞,说话之间,那薄唇就贴上了她娇嫩的唇瓣。

    他抬手,把她发髻上的珠钗等物尽数取下,扔到船外的水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盛雨被侍女领着进了花好月圆楼。

    她呆呆望着木楼大门口的两座紫檀木底纹金粉对联,一侧镌刻着“桃之夭夭”,一侧镌刻着“灼灼其华”。

    那侍女笑吟吟介绍:“这是我家公子专门为夫人修建的酒楼,一共十八层。从现在开始,要大摆五天流水席,宴请镐京城里的百姓呢。”

    盛雨紧紧揪着帕子,眼睛里难掩嫉妒。

    那个小哑巴,也太走运了,竟然能嫁给这样的男人!

    论相貌,论才华,她可都比那个小哑巴好上很多呢!

    更何况,她还有个姐姐在宫里做娘娘!

    正嫉妒得心痒难耐时,旁边有几位小姐,笑嘻嘻道:“刚刚盛小姐还说没听过花好月圆楼,如今我们瞧着,这楼却是极好的,比镐京城里其他酒楼,都要豪奢呢。”

    盛雨拧着帕子,强摆出一副看不上这里的模样,扔下句“你们懂什么”,便扭捏地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载着谢陶的花轿,一路把她平稳地抬到了十八楼。

    那些身姿窈窕的侍女把花轿停在十八楼入口处,其中为首的侍上前挑开轿门,恭敬地福身:“请夫人下轿。”

    谢陶懵懵懂懂地下了轿子,那侍女立即给她重新盖好喜帕,扶着她,朝正前方而去。

    这里不同于楼下的喧嚣热闹,反而十分寂静。

    地面铺着羊绒地毯,一直铺到长廊尽头。

    那侍女扶着她走到尽头的雕花木门前,福身一礼,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谢陶咬唇,听见那木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打开。

    一双漆黑描金祥云纹的皂角靴,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那人轻轻牵住她的手,把她带进了屋内,又轻轻锁上房门。

    他一直把她牵到柔软的紫檀木镂花拔步床前,让她坐了,才拿来一杆喜秤,温柔挑开她的喜帕。

    谢陶下意识地攥紧裙摆,因为羞涩,眼帘垂得越发低。

    张祁云单膝跪在她跟前,握住她的手,仰头望向她。

    女孩儿的容颜是天赐的清纯,明明二十二岁的年纪了,可那张清丽稚嫩的娃娃脸,却让她看起来不过碧玉年华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紧张,她轻咬着红唇,面颊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张祁云抬手,轻轻抚摸上她的面庞。

    触手细腻嫩滑,宛如上等的羊脂白玉。

    “大叔……合,合卺酒……”

    谢陶檀口微张,明显是紧张的。

    张祁云回过神,起身走到圆桌旁,拿起那两只盛满清酒的金杯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的,沈妙言把尚书府新房里的香料换成了催情香,花容战那厮,也悄悄儿地把新房里的合卺酒,给换成了壮.阳的药酒。

    这两人焉儿坏,好在被他及时发现了。

    而今夜是他和陶陶的新婚之夜,他是绝不容许他们乱来的。

    他把一杯合卺酒递到谢陶手中,在她身边坐了,温语道:“喝了这酒,咱们可就是夫妻了。”

    烛火摇曳,清晰地照亮了谢陶那张精致可爱的娃娃脸。

    她轻轻点了点头,握着金杯的手抬起,穿过张祁云的臂弯。

    张祁云饮酒时,半垂着眼帘,漆黑的眸子盛满柔情,始终凝着对面的姑娘。

    他看见她喝罢酒,面颊又红了些,像是熟透的苹果,勾着人咬上一口,尝尝是酸是甜。

    而她的朱唇上还沾着晶莹剔透的酒汁,唇珠饱满嫣红,像是那带露的樱桃。

    他凝着她朱唇上的晶莹酒汁,抬手,用指腹缓慢拭去。

    只是擦拭到一半,他忽然凑上前,吻住她唇瓣上的酒汁。

    烈酒入口辛辣,偏她的唇瓣却是极甜的。

    二者融合在一处,就似那又甜又烈的果酒,令人沉醉于浓郁的果香酒香之中,无可自拔。

    张祁云吃得兴起,在女子含娇带媚的娇呼声中,猛然把她按在床榻上,辗转着吞食,宛如那饿了多日的狼。

    帐幔被放下。

    几件衣裳被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菜菜在下章要开车,如果下章长时间显示不出来,就是被屏蔽了,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