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6章 谢昭番外:神女生涯原是梦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因为谢和身居高位,所以谢府中常常会举办宴席。

    谢和生辰宴前,小范氏染了风寒,接连数日卧床不起。

    而大范氏也因为思虑过多,身子一日不如一日。

    谢昭服侍在大范氏病床前,望着自己娘亲枯黄衰老的容颜,又想起养尊处优的姨母。

    她曾偷听到大夫交谈,说是娘亲约莫捱不过这几日了。

    娘亲若是不在了,这世上就再没有至亲之人呵护自己。

    姨母再亲,称呼上也终究是隔了一层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有侍女送药进来。

    她接过滚热的药碗,嗅着那浓浓药香,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若姨娘能把她收为义女,她不也算是尚书府的正经千金小姐了吗?

    她搅了搅药碗,杏眼中划过重重暗芒。

    她于黄昏时分,悄悄离开了谢府。

    她自知谢府什么都有,所以寻常金银是打动不了姨母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必须用自己的“情”来打动她。

    她独自跑到城郊,翻山越岭、忍饥挨饿,熬过三天的艰苦,终于寻到几株瘦小药材。

    她将药材揣到怀里,兴冲冲回到谢府。

    刚踏进后院,就听见院子里哭声震天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一名侍女看见她回来,忙不迭把她领到大范氏的厢房。

    她跨进门槛,只见小范氏正趴在床上,嚎啕出声。

    见她终于回来,小范氏哭着把她拉到身边,“好孩子,你这些天到哪里去了,可叫姨母担心坏了!你娘亲她,她还盼着见你最后一面,用参汤吊了整宿,仍然见不着你。就在刚刚,她,她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就搂着谢昭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谢昭面对床榻上冰冷的尸体,杏眼平静得过分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那漂亮的眼睛里,逐渐有异光闪烁。

    她状似懵懂无知,声音稚嫩:“我见娘亲和姨母都染了风寒,所以特意去山中给你们寻草药……姨母,娘亲她是不是睡着了呀?”

    小范氏哭声越发悲切。

    谢昭从怀中掏出那几棵奄巴巴的瘦小药草,小心翼翼地捧给范氏看:“姨母,你快让丫鬟把这些药煎了吧,娘亲睡着了,姨母可以先喝药,喝完药睡上一觉,风寒就会好的!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……”范氏哽咽,捧着她漂亮的脸蛋,“你娘亲不是睡着了,你娘亲和你爹爹一样,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姨母,那我是不是没有娘亲了?”谢昭强忍泪花。

    小范氏只一个劲儿地哭。

    于是,谢昭的眼泪,开始顺着雪腮不停滑落。

    她抬袖擦泪,呜呜咽咽的小模样,极为惹人怜爱,“呜呜呜,姨母,娘亲去寻爹爹,你能不能做昭儿的娘亲啊?昭儿想要娘,昭儿会好好孝顺姨母的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范氏见她如此乖巧懂事,心中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她把她抱到怀里,柔声安慰:“昭儿别怕,以后啊,姨母就是你的娘亲,你姨爹,便是你的亲爹爹。你和陶陶都是我们的女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谢昭搂住范氏,哭着点头。

    几日后,谢和的生辰宴上,范氏当众宣布认谢昭做义女。

    得偿所愿的小姑娘,狠狠风光了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却在尝过甜头后,又开始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凭什么她所得到的一切,都要与谢陶那傻丫头平分?

    若她是尚书府唯一的小姐,若爹娘把所有的宠爱,都只给她一人,岂不是更好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镐京城的早春,仍透着冰雪刚消融的轻寒。

    谢府后花园,谢昭已经开始跟随舞娘练习舞蹈。

    谢陶双手托腮坐在台阶上,只觉得跳舞的姐姐真好看。

    她挑了最美的一枝桃花,在谢昭练习的间隙,小跑着去献给她:“姐姐、姐姐!你瞧这枝花儿多好看!跟姐姐一样漂亮呢!”

    谢昭坐在临水的池塘边,一边擦拭额角的细汗,一边笑盈盈道:“陶陶给姐姐簪花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!陶陶给姐姐簪花!”

    谢陶眉眼弯弯,带着满脸的孺慕,踮起脚尖把桃花别到她的发髻里。

    谢昭望向面前的池塘。

    池水还是凉的,连只鸳鸯都没有。

    今日是兄长考中武举的日子,那些侍女都忙着在前院招呼客人。

    花园里,很是寂静。

    她盯着池面,看见身侧的小姑娘虽年仅五岁,却生得白白嫩嫩,娃娃脸精致可爱。

    长大以后,一定也是个美人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忽然开口:“陶陶,你看那假山里面,是不是藏了个人?”

    “咦?”谢陶好奇地望过去,因为看不清楚,所以又朝水面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谢昭的绣花鞋从裙子底下,悄无声息地探出。

    谢陶猝不及防被绊了下,整个人猛然掉进了水里!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在水底挣扎得厉害,小脸上满是惊恐。

    谢昭站起身,满脸焦急道:“妹妹等着,我这就去前院找人来救你!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飞快跑了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许久,都没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眼见着谢陶即将沉进水底,一只手忽然从假山里探出。

    年仅十二岁的少年,面容清秀,眉若远山,淡然地把小姑娘捞了上来。

    谢陶已然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少年吸了一大口气,捏住她的小鼻子,猛然俯身,用自己的嘴巴,包覆住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渡气了几次,直到谢陶重重咳嗽了下,少年才松开手。

    谢陶捂着胸口,艰难地坐起身,哆哆嗦嗦道:“谢谢小哥哥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目光复杂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看我做什么?”谢陶歪头。

    “咳,”少年以拳掩唇,轻轻咳嗽了声,“你娘亲有没有教过你,被男人占了便宜,是要以身相许的?”

    谢陶茫然,奶声奶气地认真询问:“以身相许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面颊微烫,转过视线,“就是……就是嫁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嫁给你呢,”谢陶抬手擦了把脸上的水珠,“我要嫁给我爹爹那样的男子,蓄一把胡须,威风凛凛,可以很好的保护我!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蓄须的男人?”少年疑惑挑眉。

    “嗯!”谢陶认真地点点小脑袋。

    少年握了握拳头,小心翼翼地试探,“那我从现在开始蓄须,将来,你嫁给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呀!”

    谢陶眉眼弯弯,答应得极为干脆。

    虽然她并不十分明白,嫁人究竟是何意。

    少年离开之后,她便因为浑身湿透而染上了风寒,一连高烧了很多天。

    再醒过来时,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许是烧坏了脑子,就连说话,也多了几分口吃。

    而她的表姐,逐渐取代了她在尚书府的地位。

    两年之后,谢昭一曲惊鸿舞艳惊满城,与薛家的大小姐一起,被誉为“京城双姝”。

    再后来,她还被皇上赐婚给宣王殿下。

    赐婚领旨的那场花宴上,她身着华贵宫裙,腰身纤细,在满朝文武倾慕的目光中,笑意吟吟地款步上前,跪谢隆恩。

    满园牡丹竞相盛放。

    她抱着明黄圣旨,独自站立在一丛紫白茉莉前,望着远处顾皇后云髻上的凤钗,唇角逐渐噙起艳极的微笑。

    踩着谢陶上位,不过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她,还想要得到更多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