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0章 佛门重地,四哥得和我保持距离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是啊,”沈妙言把玩着悬在腰间的荷包,“不过,像顾相这般人物,大约并不信这些怪力乱神吧。于你而言,大约信你表哥,就能得永生了。”

    全然嘲讽的语气。

    然而顾钦原却仿若没听见般,挣扎着往要下床,嗓音嘶哑:“表兄,我要去灵安寺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拉住他,“山间风大,你身子不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表兄!”

    顾钦原偏头望着他。

    漆眸中,透出浓浓的渴求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只要能让陶陶回到他身边,哪怕要他舍弃从前无神的信仰,他也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回来。

    只要,她能回来……

    对上他这般坚定的目光,君天澜所有阻止的话,全都咽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微微颔首,“好,去灵安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后,两辆马车先后驶出顾府,朝郊外而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与顾钦原坐在前面,沈妙言与顾湘湘则坐在后面那辆车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卷起窗帘,托腮望向窗外,琥珀色瞳孔中,浮着浅浅的暗光。

    顾湘湘捧着茶,含笑嘲讽:“听闻这次去灵安寺,乃是我二哥要求的,原来在皇上那儿,沈姑娘的面子,还不如我二哥大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放下窗帘,满不在乎道:“我的面子比你大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顾湘湘语塞。

    沈妙言把玩着垂落在胸前的几根细辫子,漫不经心道:“说起来,灵安寺后山有块姻缘石,听说子时刚过时去求姻缘,可以让破裂的夫妻关系重新修复如常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哄人的,我可是不信的。”顾湘湘冷眼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,“我也是听宫女说的,她说她的兄嫂,就是这样和好的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罢,就继续望向窗外的景致。

    顾湘湘蹙眉,想起自己二哥和谢陶,不觉咬了咬唇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到了灵安寺。

    因为君天澜是微服出行,所以并未让方丈等人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众人在后院禅房住下,傍晚时分,很快有僧弥捧了斋饭过来供他们食用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君天澜自是住一间房。

    沈妙言沐浴出来,看见寝屋中空空如也,那个男人也不知去了哪儿。

    她找了件胭脂红的斗篷系了,抬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正是暮色四合的时候。

    山间风凉,吹得庭院里的竹林簌簌作响,竹香四溢。

    她穿过朱廊,刚拐过弯,就撞上了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“哎呀”了声,一屁股跌坐在地,连带着怀中抱着的几根雷笋也散落满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扶着肩膀望过去,只见面前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二岁,生着张圆润小脸,穿半旧云白罗裙,梳着双丫髻,俏生生的模样格外招人疼。

    她蹲下去给小姑娘拾起雷笋,递给她道:“快拿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呆呆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沈妙言不解。

    “呜哇!”小姑娘忽然抱住她嚎啕出声,“你不许走,不许走!呜哇哇哇!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碰瓷吗?

    小姑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“嘤嘤嘤,姐姐,你咋在这儿呀,你可不能再抛下樱樱了嘤嘤嘤!”

    沈妙言额角青筋跳了跳,小心翼翼掰开她的手,“那什么,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樱樱啊姐姐,难道你不记得樱樱了吗嘤嘤嘤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她嘤嘤嘤弄得无所适从,按住她的双肩,认真道:“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    小姑娘借着夕阳余晖,仔细地打量过沈妙言的面庞,才腼腆地抬起手背擦了擦眼泪,笑道:“你跟我姐姐长得好像,不好意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利落地剥开一根嫩雷笋,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塞到沈妙言嘴里:“给你吃!”

    沈妙言猝不及防,被她塞了一嘴笋子,只得讪讪接过。

    小姑娘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灰,“我叫凤樱樱,姐姐你长得真好看,比我亲姐姐还好看!我好欢喜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无语地咬了口嫩笋,暗道你这欢喜未免来得太快了些。

    小姑娘小脸红红,还要再说什么,忽然指向沈妙言背后,眼睛瞪得大大:“小和尚,你站住!”

    喊罢,拎着裙摆飞快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头,只见那边的游廊里,几个十二三岁的小僧弥,每人拎着一桶水,正排队走过去。

    凤樱樱跑到队伍尾巴上,对着那个小和尚呱呱呱地聒噪起来。

    那小和尚生得眉清目秀、唇红齿白,绷着一张小脸,并不理睬她。

    于是凤樱樱剥了根嫩笋,直接戳到了小和尚嘴里,热情得像个小太阳。

    她看得出神,不防腰间一紧。

    冷甜的龙涎香,瞬间把她笼罩。

    她正色:“佛门重地,四哥得和我保持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妙妙和凤国公的小女儿纠缠什么?”君天澜揽着她的腰往前走,“不是说好了要把我的烂桃花都掐掉吗?我陪你去上香祈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小口小口咬着嫩笋,暗道这厮也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又没情趣又没品味的老男人,真不知道顾湘湘那群人到底喜欢他什么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君天澜拎去了佛殿,在他眼皮子底下,被迫许了愿他六宫无妃、专宠她一人的心愿。

    似乎在他眼里,只有这样才足以证明她的确是喜欢他的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禅房,君天澜在灯下看夜凛送来的奏章,沈妙言盘膝坐在床榻上,不时望望窗外的明月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时辰才到子时,也不知张祁云那边安排得如何了……

    她可是煞费苦心,才设了这出局呢。

    窗外,竹林风簌簌作响。

    禅房中点着一座烛台,男人的翻书声,越发衬得长夜寂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皮渐重,小脑袋钓鱼似的一点一点,很快就支撑不住,倒在了锦被里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望向她,她睡在被褥上,宽大的绸裤挽起一截,纤细白嫩的脚踝露在空气中,那巴掌大的小脚丫子还搭在床沿外。

    他望了眼角落的滴漏,见临近子时,于是合上书本起身。

    他解了外裳挂到木施上,轻手轻脚地把她放进被子里,这才上床就寝。

    山寺晚间夜凉,沈妙言不安地动了动身子,下意识地滚进那个温热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那啥,有宝宝嫌弃菜菜的番外,是这样的,有些情节正文没办法安排,所以必须安插在番外里,像是大叔为什么蓄须,正文里提起显得突兀,所以就放在谢昭的番外里了。

    本来说星期三加更的,今天开始加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