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1章 顾钦原之死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天澜抱住她,如同过去无数个夜晚般。

    烛火透过青竹纱帐洒进来,将两人的面容照得影影绰绰。

    他低头,轻轻吻了吻怀中姑娘的额头,嗅着她身上独有的那股媚香,十分安心地入眠了。

    此间静谧,可灵安寺后山,却是另一番场景。

    山风很有些大。

    顾钦原系着厚实的竹叶纹斗篷,独自提一盏灯笼,穿过树林,艰难地往姻缘石方向走。

    他在晚膳时听见顾湘湘提起这块姻缘石,虽不知是真是假,然而只要有一线希望,他总要试一试的。

    他走了整整三刻钟,才终于步出树林。

    前方的视野逐渐开阔,能隐隐约约看见风口处,立着块巨大的山石。

    他以拳掩唇,低低咳嗽了几声,冒着风缓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月光倾了山林。

    就在他靠近的时候,却听得山石对面,传来说话声:

    “大叔,这块石头真的能求子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,我哄你作甚?我只盼着我的陶陶,能为我生下一子半女,也算是我的福气了。”

    是谢陶与张祁云的声音。

    顾钦原的脸色,越发惨白了。

    提着竹节灯笼的手,都忍不住发颤。

    他垂眸,扶住山石,平稳了许久心绪,才重新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正要上前,张祁云忽又开口:“这儿有颗米。”

    “米?哪儿?”

    “唇角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声,忽然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谢陶被抵在山石上。

    张祁云俯身,含住她的唇瓣,辗转品尝。

    那声音很细微,可偏偏山林寂静,夜色中,一切声响都被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顾钦原背靠着山石,手中灯笼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谢陶听见动静,猛然揪住张祁云的宽袖,“大叔,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张祁云牵住她的手,绕到山石后方,只见杂乱的草地上,正躺着一个面如金纸的男人。

    灯笼的火光隐隐照出他的面容与装束,不是顾钦原又是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是被剧烈的敲门声惊醒的。

    他坐起身,听见顾湘湘在外面哭着大喊:“表哥,二哥哥他又吐血了!怎么办呀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迅速掀开被褥,随意披了件外裳,快步去开门。

    顾湘湘双眼红肿,连礼也顾不得行,泪汪汪地跟着君天澜往隔壁禅房走:“我不过是晚膳时,同二哥提了下姻缘石的事儿,谁料到他竟然当了真,居然半夜去了后山……后来不知怎的遇见了谢陶和张祁云,定是被那两人欺负了,才吐血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慢吞吞坐起身,捏了捏柔软的棉被,不慌不忙地起身梳洗。

    此时隔壁禅房中,几位懂医术的高僧,已经被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榻边坐了,狭长凤眸中微微眯起,“他身体如何?”

    为首的老方丈念了声“阿弥陀佛”,“皇上放心,顾相的病况已经暂时稳定下来,只要不受刺激,细细静养几日,吃些寺里的药膳,不会有太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松了口气,抬手示意人都退到外室。

    沈妙言披着斗篷过来时,就看见张祁云和谢陶等人都在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上座,正面无表情地问话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祁云把事情说了一遍,最后无奈轻笑:“微臣和陶陶不过是去求子,却没料到,丞相就在山石后面。大约是刺激了他,引得他旧疾复发吧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揉了揉眉心,淡淡道:“这段时日,你俩先避着他些。”

    两人应下,行过退礼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祁云与沈妙言擦身而过,静静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沈妙言仿佛未曾察觉,只拢着斗篷上前,乖巧地给君天澜斟了杯热茶,“丞相怎么了?有无大碍?”

    君天澜接了她的茶,“暂时无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沈妙言打了个呵欠,“咱们回去睡觉吧?”

    说着,扯了扯斗篷的系带。

    她里面只穿着单薄的中衣,锁骨纤细白腻,一举一动都透着媚意。

    顾湘湘端坐在大椅上,眼睁睁看着她把自己表哥缠走,杏眼中不觉流露出一抹浓浓嫉妒。

    拢在宽袖中的手,甚至轻轻握成了拳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望向条案上燃烧的烛火,眸中划过一抹暗光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送张祁云和谢陶下山,目送他们乘坐的马车远去,才慢条斯理地打算返回山寺。

    山寺脚下摆着几十个摊子,正叫卖着香烛、符纸、护身符及瓜果点心等物。

    百姓们挎着竹篮在摊子前挑挑拣拣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她穿过人群,正要踏上回山寺的台阶,身后忽然清脆地响起一声“姐姐”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只见昨日傍晚碰见的那小姑娘,挽着个小竹篮,欢喜地窜了过来,“姐姐,咱们又碰面了!”

    她梳着双丫髻,穿半旧的梨花白罗裙,绣花鞋上沾着些许泥巴与竹叶也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那双圆眼睛格外明亮纯净,透着对这个世界满满的热情。

    沈妙言扫了眼她竹篮里的几根雷笋,一边走一边问道:“你刚刚去竹林挖笋子了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!”小姑娘在她身侧蹦蹦跳跳,“我天没亮就挖了满满一篮笋子,刚刚都卖得差不多了,还剩下几根,带回去给我的小和尚吃!”

    “你的小和尚?”沈妙言挑眉。

    小姑娘满脸欢喜,“就是秀缘啊!”

    沈妙言默了默,不解这凤国公府的小姐,是怎么跟一个小和尚搅合到一起的,于是又道:“你不是国公府的小姐吗?怎的自个儿跑到山寺里面卖笋?”

    凤樱樱利落地剥了根雷笋,一折两半,把嫩的梢子递给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自个儿啃起了略老一点的墩子,“唔……我爹爹不管我的,我五岁就和嬷嬷住在山脚下,后来半夜里来土匪,把我嬷嬷杀了……这笋子真甜,不愧是老方丈亲手栽培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那群土匪还想杀我,幸好老方丈和小和尚云游归来,半夜里正巧打山脚下经过,出手救了我……姐姐笋子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沈妙言已然吃完了那半根小笋,拿帕子擦了擦手,“很甜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!”凤樱樱笑得眼睛都弯了,扬起剩下的最后几根竹笋,“我特意留了最嫩的给小和尚吃,他定然十分欢喜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