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2章 顾钦原之死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两人说说走走,很快就回到了山寺。

    今日天气好,寺里来上香的百姓很多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几座热闹的佛殿,沿着抄手游廊,很快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凤樱樱眼尖,一眼看到正在水井旁打水的小和尚,忙不迭冲过去:“小和尚、小和尚!”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地望过去,只见那眉清目秀的小和尚,宛如遇到女山贼似的,连葫芦瓢都不要了,挑起两桶水就要跑。

    然而凤樱樱更快,一把拉住他,蹦跶得欢实:“小和尚,我给你留了春笋,你快尝尝鲜不鲜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”秀缘放下扁担,朝她合拢双掌,“贫道乃是出家人,女施主还是与贫道保持些距离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!”凤樱樱一边跺脚一边捂耳朵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这两人拉拉扯扯的模样,唇角不觉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她正看得出神,不防纤腰一紧,整个人倒撞进一个宽大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君天澜摩挲着她的细腰,淡淡道:“我有些话,想与妙妙说。”

    语毕,也不问沈妙言是否想听他说,便抱着她,几个起落,朝后山掠去。

    白日里极热闹的姻缘石,此时竟半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妙言扶着那大山石堪堪站稳,余光扫过四周,暗道大约是这厮动用了势力,叫方丈把香客们都拦在了寺里。

    君天澜负手,“子夜时分,向姻缘石许愿,可让破碎的姻缘重新续在一起……这般荒谬的话,可是妙妙编造出来的?”

    山风吹起他的袍摆,他看起来比平日多了几分阴沉晦涩。

    “是顾湘湘告诉你的吗?”沈妙言迎上他的视线,眼底讽刺,“我不过是听宫中宫女所言,在路上随口一说罢了。怎么,这也值得皇上动怒?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巧,妙妙随口一说,就让钦原在此处撞上谢陶与张祁云……”君天澜低笑了声,“我若把谢陶抓了,再拷问张祁云,你说,他会不会告知朕实情?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沉默。

    男人上前,骨节分明的手指强硬抬起她的下颌,嗓音中透出几分冷意:“看着朕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,目光倔强。

    男人正要说话,顾湘湘哭着跑了过来,“表哥,二哥他,二哥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尾音发颤,只捂着嘴使劲儿哭,显然不是作假。

    君天澜心头一颤,丢下沈妙言,施展轻功朝禅房掠去。

    顾湘湘忙拎着裙摆跟着往回跑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摸着下巴处的月牙形掐痕,轻轻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靠着山石,慢慢往下滑。

    双腿,竟有些发软……

    若顾钦原果真死在她手中,君天澜,真的不会杀她吗?

    她,忽然没了把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钦原的病情,突然之间恶化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赶过来的时候,寺里几名高僧纷纷尴尬地表示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好在太医院的人很快赶了来,连白清觉都被夜凛请到了寺里。

    太医院的一大帮人有老有少,然而其医术加起来也比不过白清觉,因此不等君天澜发话,院判便极有眼色地招呼众人退到禅院里。

    偏偏其中几名久未出世的老者,倒是先看不起白清觉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老先生,抚着及腰长的胡须,四平八稳地坐了,正色道:“我等服侍过两位先帝,医术水平自然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正为顾钦原把脉的白清觉冷笑了声,扫了眼坐在窗边的君天澜,见他并不说话,于是利落地起身收拾药箱,“既如此,那便请先生为相爷诊脉。”

    他是天下闻名的鬼医,何曾被人这般挤兑过。

    那老者并不在意他,抬了抬手,立即有另一名老先生去给顾钦原诊脉。

    把了半天脉,那老先生笑道:“不过是忧思过度所致,之前这几位大师开得药方,太过柔和,所以才没能起作用。”

    白清觉背着药箱正要离开,闻言,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众人皆都望向他。

    为首的老先生抚须,冷声道:“小子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笑你们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清觉。”君天澜蹙眉。

    白清觉放下药箱,望向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,眼底多了几分沉重,“我虽厌恶钦原他宠妾灭妻,却也怜他如今妻离子散。若皇上果真信我,便请叫这些人都退到院子里。”

    上次为钦原看诊,他并未亲自诊脉,只扫了眼那群御医开得药方,稍作修改了事。

    反正钦原已经服食了麒麟血,便是有什么副作用,却也应当很快就能好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诊脉,却叫他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君天澜自是信他的,于是挥手示意太医院的人全部退下。

    那群老者不甘不愿地离开之后,白清觉又遣散了满屋子的侍女,连顾湘湘都没能留下来。

    门窗紧闭,他坐回到床榻边的绣墩上,又仔细给顾钦原复诊过脉,才若有所思地睁开眼: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顾兄被人下了毒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君天澜一怔。

    “他在镐京城中,可是有什么仇家?”白清觉问完,又觉得多此一问。

    顾钦原是丞相,为了给君天澜扫平朝中障碍,不知对多少世家贵族下了狠手。

    仇家?

    朝堂上,三分之一的官员都是他仇家!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,把朝中百官都过滤了一遍,却仍旧没有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只得揉着眉心道:“先解毒吧。”

    白清觉坐回到圆桌旁写药方,“幸得你把我叫来了,也得亏是我。我近日逛鬼市,搜罗到不少失传的医书古籍,可解世间诸多奇毒。便是半截身子入了土,也能给他拉回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轻轻转动指间的墨玉扳指,“从前专门下毒害人的鬼医,竟也从了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清觉笔尖顿了顿,“能否别用‘从良’这个词?我听着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男人薄唇微勾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白清觉写完药方,认真吹干面上的墨迹,“虽不知是谁下的毒,如何下的毒,但奉劝你一句,那人见顾兄没死,兴许还得兴风作浪。早日把凶手揪出来,方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颔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