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5章 钦原番外: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(上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夜色朦胧。

    楚国京城的冬季夜市,却极为繁华热闹。

    六七岁大的小少年,步履沉稳,拢着破旧的宽袖,一板一眼地穿行于熙攘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街道旁有小贩卖包子,揭开蒸笼盖,热气氤氲扑面,包子香飘满半条街。

    他熟稔地嚷嚷道:“包子嘞,热乎的包子嘞!皮薄肉多的鲜肉包子,咬一口肉汁浓郁,快来尝尝喽,热乎包子嘞!”

    不少行人,嗅见那包子香,纷纷从袖袋里取了铜板围过去:

    “给我来两个!”

    “我要五个!”

    小少年站在对街,嗅了嗅空气中的包子香,小肚子“叽咕”出声。

    他舔了舔干裂的唇瓣,鼓起勇气,扎进了包子摊里。

    脏兮兮的小手在蒸笼中悄悄摸索,他很快借着那些拥挤的顾客,偷到了两个雪白包子,宝贝似的塞进怀中。

    正要继续去偷第三个,细嫩的手腕,却突然被人攥住。

    那摊主满脸愤怒,“好你个小乞丐,偷东西竟然偷到了老子头上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猛地抬起一脚,恶狠狠把小钦原给踹出三丈远!

    小钦原砸到泥水坑里,那满脸横肉的摊主撵过来,拳脚如雨点般朝他纤细的后背落下:“叫你偷、叫你手脚不干净!老子揍死你!”

    小钦原紧紧攥住拳头,在泥水凼里蜷着身子,生生挨着那些拳脚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怕出了人命,忙过来劝架,那摊主才骂骂咧咧地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纤细的睫毛,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小钦原从眼缝中看见摊主走了,才艰难地爬起来,跌跌撞撞朝夜市外奔去。

    夜市尽头是一座土地庙。

    泥塑土地公的案台前,点着一盏黯淡的烛火,朦胧照亮了这座破落的庙观。

    小钦原径直绕到那泥塑像后面,把躺在稻草堆里的少年扶起来,“表哥!”

    那少年不过七八岁大,尽管面庞隐在阴影中,却也能看得出他生得唇红齿白、极为俊俏。

    可约莫是多日不曾进食的缘故,他看起来很是虚弱消瘦,几乎要撑不起身上那件半旧墨袍。

    小钦原小心翼翼把肉包子从怀里取出,送到少年嘴边,“表哥,你快吃吧,还是热乎的呢。姑母不是说,韩家效忠咱们吗?咱们明儿就去找那韩大人。想来,他定会庇护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沉默着接过肉包子,慢慢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钦原把另一只肉包也塞到他手里,起身把沾满泥水的破旧外裳脱了,拾掇了些柴禾生火。

    他盯着渐渐燃起的火苗,一边烤衣裳,一边唠叨出声:“我可是知道的,皇上偏宠萧贵妃,连带着五皇子,也很是受宠。你这次千里迢迢地回去,不过是讨他嫌弃。”

    墨袍少年垂下那双过分好看的狭长凤眸,只一声不吭地啃包子。

    庙中寂静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小钦原把衣裳翻了个面儿,声音稚嫩,又开始絮叨起来:“等到咱们十分强大时,再回镐京吧。等到那个时候,无论是五皇子还是皇上,都没有胆量欺负表哥了。这天下是表哥的,名正言顺。君舒影算个什么东西,也就是皇上偏宠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君天澜猛然把未吃完的包子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双拳紧握,神色冷漠得不像是个七八岁的少年,“别再提起他们!”

    小钦原沉默。

    他用余光扫了眼那只滚进泥巴中的肉包子,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火光哔啵,那口水声在寂静中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过神,周身的怒意,逐渐散去。

    他低垂眼帘,淡淡道:“你怎么又把食物让给我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姑母,定要好好护着表哥。”小钦原说着,起身给君天澜铺好柔软的稻草,“表哥睡吧,我守着火,你不会冷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着,背转身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钦原在火堆边坐了良久,见他呼吸均匀绵长,于是轻手轻脚地把那只吃剩的肉包子捡回来,压根儿不顾外面沾着的泥土,狼吞虎咽地吞进肚中。

    他已经整整两天没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对着泥塑土地公的底座,听着他迫不及待咀嚼的声音,拢在宽袖中的手,紧紧攥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若他将来能登上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,他一定,一定要给表弟,最好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寒星隐去,晓风残月。

    正是天色微亮的时候。

    小钦原被灌进来的冷风冻醒,揉了揉通红的鼻子,察觉到四周似乎格外寂静。

    往日里,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有城郊的小贩挑着担子进城,准备摆摊吆喝卖菜了。

    难道,表哥这次远涉回京,半途中叫萧贵妃的人暗中盯上了?

    他禁不住脊背发凉,忙不迭把君天澜推醒,声音压得很低:“表哥,快起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顾不得梳洗,扮成邋里邋遢的小乞丐,匆匆离开了破庙。

    他们原想往市井人多的地方去,然而君天澜清晰察觉到萧贵妃的人,就混在人堆里。

    甚至,他都能看见那些刺客从袖管里不经意滑落的锋利匕首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瓣,他和钦原还不知道那位韩大人的府邸在哪儿,所以根本无法前去请求帮助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自己想办法活下去。

    眼见着那些散发出杀气的刺客,从四面八方围逼过来,君天澜执了小钦原的手,眸光清冷,带着他调转方向。

    他师父就住在深山里。

    师父那么厉害,这群刺客定然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迅速朝城门奔去。

    他们对郊外地形还算了解,所以很快就甩开了那群刺客。

    两人奔到一处湖泊边,小钦原累得不行,双手搁在膝盖上,不停地喘气儿:“表哥,你,你还记得你师父住,住在那座山不?”

    穿墨色半旧袍子的少年,茫然四顾,只见这湖泊附近的山脉都长得差不多,师父住在哪儿,他是真忘了……

    两人望了会儿,最后不约而同地走到湖边汲水喝。

    “萧贵妃真是歹毒得紧,咱们都逃到楚国来了,她还是不肯放过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小钦原说着,掬水洗了把脸。

    正擦拭面颊时,却透过湖泊水面,看见身后,出现了一张脸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