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6章 钦原番外: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(下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那名突然出现的刺客,面无表情地高高举起长刀!

    “表哥!”

    小钦原猛地推开君天澜!

    那长刀堪堪从他手臂间划过,霎时皮肉外翻,深可见骨!

    君天澜只愣了一瞬,旋即抽出藏在腰间的匕首,飞快袭向那名刺客。

    那刺客没料到他竟也会些拳脚功夫,猝不及防之下,被一刀捅进心脏,不过瞬间就没了性命!

    君天澜把匕首拔出来插回腰间,又夺了那刺客的长刀拎在手里,才扶着小钦原,飞快朝林子里奔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狂奔,穿梭于灌木之中,衣裳皆被划破,白细幼嫩的肌肤上满是深深浅浅的划痕也浑然不觉疼痛。

    不知跑了多久,小钦原挣开君天澜的手,累得一跟头栽到草丛中,大口大口喘着气:“表哥,我,我快不行了!你先走吧,我实在,实在跑不动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回头望了眼丛林,又把他扶起来,“去前面再休息吧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却察觉到四周似乎格外寂静,连声鸟鸣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小嘴,警惕地朝四周张望,只见草木颤动,像是随处都有伏兵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小钦原累得吃不消,皱着眉头正要说话,却见阳光从树林间隙洒落,藏在草丛中的一支利箭箭头,被阳光折射出冷厉锋芒。

    在他看见箭头的刹那,利箭离弦,朝君天澜呼啸而来!

    而他,已来不及推开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挡了上去!

    那支小巧利箭,笔直没入他的胸腔!

    他低头,血液从伤口溢出,却并非是普通的鲜红血液,而是乌黑颜色。

    那箭头上,淬了毒!

    以伤口为中心,一股无力感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他双膝一软,整个人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钦原!”

    君天澜焦急地唤了一声,正要扑过去看他,四周却有无数刺客涌了过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家的人找来时,就看见树林中,随处都是被虐杀的尸体。

    那个穿半旧墨袍的少年,盘膝坐在尸堆上,身上肌肤没一块是好的,就连白嫩面颊,也鲜血淋漓甚是可怖。

    他才七岁,可那双暗沉瞳孔,却晦涩无边,隐隐有暗红光圈浮动在瞳孔边缘,宛如即将入魔。

    韩家人大惊,忙不迭上前,把他和顾钦原一起救回了顾府。

    他们花了重金,请了无数医术高超的大夫前来救治顾钦原,虽好歹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,然而那身毒素却蔓延至身体的每个角落,再也无法好起来了。

    顾钦原醒来的时候,只觉四肢无力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听见外面有说话声:

    “殿下,几名大夫都尽了力。那毒药无比霸道,顾公子能活下来已然是个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那表弟今后,可还能习武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,叫顾钦原的心跳逐渐加快。

    “怕是不能了。”

    韩大人轻声。

    顾钦原听得分明,眼泪霎时溢出眼眶,滑落进软枕中。

    他出身习武世家,叫他不能习武,这与夺了他的性命,又有什么区别?!

    外面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他忙擦去眼泪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仍旧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君天澜缓步走到床边,伸出小手摸了摸他苍白的面颊,望着他微微颤动的眼皮,声音晦涩:“刚刚韩大人的话,你是不是都听见了?表弟,对不起,若不是因为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钦原睁开眼睛,漆眸如洗,努力绽出一个甜甜的笑容,“表哥为什么道歉?我本就不喜欢习武。比起那些莽夫玩意儿,我还是喜欢读书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眼眶通红,不忍再看他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转身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重又恢复寂静。

    顾钦原的眼泪再度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发泄一般,拼命捶打着身下的锦被,从嘴里不停发出野兽般的嘶吼:

    “我想要习武,我想要习武啊啊啊!!”

    然而这具被毒素占据的身体,已然支撑不了他如此发泄。

    他只捶了几下,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空。

    从前不曾体会过的疲惫,侵袭了他整个身子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,嚎啕出声。

    屋外,君天澜靠着墙壁,缓慢地蹲下去,把脑袋埋进双臂。

    他听着屋中那撕心裂肺般的哭声,跳动在胸腔中的心,却逐渐冷硬起来。

    他和钦原失去的一切,总有一天,会原原本本,由他亲手夺回来!

    再后来,他去楚**营历练,钦原则开始游历天下名山大川。

    他屡获军功时,“顾钦原”这个名字,也逐渐在楚国被人广为知晓。

    甚至还被称为,‘惊才绝艳,唯顾氏钦原’。

    两人再见面时,他即将登上国师之位,一身戾气,双手血腥,权倾朝野。

    而他是天下有名的才子,两袖清风,运筹帷幄,算计人心。

    那年楚国春日,林花才谢了春红。

    君天澜带着军队从西南归来,城中百姓夹道围观,无数仕女含羞带怯地往他怀中抛掷绣帕和花枝。

    他身着墨金细铠,面无表情地跨坐在马上。

    打一处临街酒楼下行过时,他若有所思地侧目。

    只见二楼窗前,正温着一壶小酒。

    那个孱弱纤细的男人,穿着素白棉袍,发间束一根竹节簪,吟吟浅笑之间,都是沉稳。

    他也正看向楼下的他。

    三分久别重逢的笑意,七分才子风流的气度。

    穿云碧色半旧衣裙的小姑娘坐在他对面,一边狼吞虎咽地啃米糕,一边好奇问道:“钦原哥哥,你在对谁笑呀?”

    男人理了理整洁干净的棉袍,挽起宽袖斟了盏竹叶青酒,嗓音轻缓:

    “对故人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结完账,带着娃娃脸小姑娘离开酒楼,往府邸而去。

    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。

    暮色四合,寒风扑面。

    他紧了紧斗篷,袖口处却有什么东西滑落在地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谢陶拾起来,看见是一块红鲤鱼玉佩。

    水眸动了动,她尚未说话,顾钦原已经一把夺了去。

    她望着他紧张的模样,嫣红唇瓣不觉绽出一个浅浅的笑容。

    原来当初在谢府后门,抢她包子和铜板的少年,是钦原哥哥……

    他竟然,还把那块玉带在身边……

    所以,他是喜欢她的吧?

    “钦原哥哥,等等我!”

    少女娇俏的尾音,在黄昏的街道里回响。

    顾钦原攥紧手中的玉佩,垂眸望了眼自己身后那团小影子,虽是嫌弃皱眉,却又下意识地放缓了脚步。

    那微小的喜欢,被暗藏在心底深处。

    如蜉蝣掠过水面,了无痕迹。

    却真实存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