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3章 ?原来,真凶是他??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天澜说完,却见沈妙言吃得极为开心,压根儿没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他也不介意,只默默倒了杯温茶放到她手边。

    众人吃饱后,凤樱樱与秀缘拉拉扯扯又去了旧书摊,沈妙言无事可做,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凤樱樱抱着鼓囊囊的荷包,小脸上满是欢喜:“小和尚,我今儿卖笋,挣了好多铜板,这里的书你只管挑,我买下来送给你!”

    她一副财大气粗的口吻,仿佛手里的荷包,能够买下全世界。

    秀缘低着脑袋,在书摊上左看看右翻翻,最后拿起一本书皮剥落的《资治通鉴》。

    沈妙言暗自挑眉,这年头,和尚都不念经,反而要看这种书的吗?

    凤樱樱不识字,也没听过这本书,但因为是小和尚想要的,所以立即问了摊主要多少铜板。

    那摊主双手拢在袖管里,笑眯眯道:“这书可是正经的好书哩,一口价,三十个铜板!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!”凤樱樱惊讶地张大嘴巴,小手指向《金瓶梅》,“可是这本分明才十个铜板!”

    “哼,这两本书又不一样!姑娘要的这本,若是在书铺里买,最起码也要小半两银子,我这儿才三十个铜板,如何就贵了?”

    “一本破书,封皮都没有了,大伯你也好意思要我三十个铜板!”

    眼见着凤樱樱和那摊主激烈地讨价还价起来,沈妙言暗自对这小姑娘改了观。

    原以为是个柔弱可爱的小女孩儿,没想到,口齿这般伶俐!

    她伸手到袖袋里,原想搜罗点银子出来替凤樱樱买下这本书,谁料竟摸了个空。

    君天澜给的那两粒碎银子,刚刚买青团时花光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,一双湿漉琉璃眼巴巴儿地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仿佛压根儿没注意到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是有银子不错,但不代表要给不相关的人花。

    凤樱樱与那摊主你来我往,激烈争辩了一刻钟,那摊主才无可奈何地替她把书包好:“真是怕了你了!十五个铜板就十五个铜板吧,以后可要多关照老伯我的生意!”

    凤樱樱欢天喜地地接过,放到身后背着的竹篓里,转向秀缘,却见他面无表情,眼睛里的不悦,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秀缘绷着张唇红齿白的清秀小脸,冷冷吐出四个字:“嗟来之食。”

    说吧,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凤樱樱站在原地愣了许久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觉得秀缘这话有些重,正要仔细安慰凤樱樱,对方却满脸不解:“姐姐,嗟来之食,是什么意思呀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知如何同她解释才不会伤到她,还未想好,凤樱樱已经满不在乎地抱了抱她,“我去追秀缘,姐姐,咱们后会有期啦!”

    说罢,背着竹篓开开心心地跑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走后,沈妙言与君天澜也没有在长街上多做逗留,很快返回顾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春夜颇有些凉。

    沈妙言半夜被冻醒,却见身边的男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烛火幽幽,她坐起身,揉了揉惺忪睡眼,大约睡前水喝多了,因此有些尿急,于是下床穿了鞋,想去恭房小解。

    谁知尚未靠近隔扇,外面却传来低语声:

    “都调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是君天澜的声音。

    回答他的人,正是夜凉:“回主子,已经调查清楚了。那老太医正是四十年前,从西北过来的。若卑职没有查错的话,他乃是魏国人。”

    隔扇后,沈妙言捂住嘴。

    原来,君天澜不止派了薛远查这件案子,还命夜凉暗中调查……

    如此一来……

    隔扇外,夜凉又问道:“那老太医既是魏国四十年前安插到宫里的暗桩死士,背后指使之人,必是魏国皇族。主子,可要继续查下去?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。

    如今镐京城中,魏国皇族只有她、小雨点和表哥。

    表哥在户部自顾不暇,又心性纯善,决计想不出这种暗杀的法子来。

    唯一的凶手,唯一能指挥得动从前那些暗桩的人,唯一憎恨君天澜与顾钦原恨不得他们去死的人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她紧了紧拳头,如今想来,那老太医之所以说药中无毒,恐怕也是为了帮她遮掩吧?

    小雨点是大表哥留下的最后一点血脉,无论如何,她决不能让君天澜查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否则,依照君天澜对顾钦原的在意,定然会要他以命偿命。

    外面久久不曾有说话声传进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披着件宽松的墨色织锦大氅站在灯下,狭长凤眸幽深复杂。

    他白日里才逼着那丫头坦白,她亲口保证过,绝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他的事。

    若是继续往下查……

    正思量时,一道女音从不远处响起:“表哥、夜侍卫,你们是不是查到杀害我二哥的真凶了?”

    恰在这时,隔扇被人打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同时开口:“不必再查了,就是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所有人都怔了下。

    顾湘湘不可置信地盯向她,下一瞬,娇美的面庞陡然蕴上怒意:“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不等沈妙言有反应,她已经跨进门槛,一巴掌带着呼啸的空气,猛然扇到她脸上!

    沈妙言捂住脸,踉踉跄跄地后退数步,一手扶住圆桌才堪堪站稳。

    她挨了这一巴掌,却没有说话,更没有辩驳。

    夜风透凉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大氅在风中翻卷飞扬。

    他盯着沈妙言,嗓音晦涩:“你白日里才坦白过,不曾做过对不起我的事……莫非那些话,是在骗我?”

    沈妙言眼睫低垂,五指紧紧抠着桌面,仍旧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顾湘湘盯着沈妙言,俏丽的杏眼中五味杂陈,有对凶手的愤怒,却又有一抹暗藏的兴奋。

    本来再过半个月,这个女人就要被表哥封为皇后了。

    如今出了这档子事,她这皇后,想来是当不成了!

    她仰起头望向君天澜,认真道:“表哥,这个女人害死二哥哥,还要行刺于你,实在可恶至极!我这就去告诉大哥,让他把她投入天牢!”

    她说罢,唯恐君天澜阻拦她似的,飞快去找顾灵均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