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4章 君天澜的不舍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夜凉早已悄悄退下。

    两人隔着两扇拉开的雕花木门,彼此都沉默着。

    檐下的白纸灯笼,在风中轻晃,将男人在地面的投影拉得修长。

    他注视着房中的姑娘,只见她赤脚踩地,因为睡觉不老实的缘故,丝质绸裤弄得皱皱巴巴。

    对襟中衣上,有几粒盘扣散乱地解开,清晰可见那白嫩锁骨下的烙字。

    而她低着头,左边面颊红肿着,烛火映衬之下,清晰可见五个鲜红指印。

    他上前,在她跟前站定。

    大掌覆上她受伤的脸颊,他轻声问道:“疼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着小嘴,仍旧低垂眼睫。

    君天澜慢慢眯起凤眸,“为何不对我说实话?”

    “能骗你一时,便能换的一时安稳,我为何要说实话?”沈妙言声音发颤,拢在单薄袖管中的手,也忍不住悄悄收紧。

    “一时安稳?”君天澜盯着她,“我明明跟你说了,只要你实话实说,无论你做了什么,我都愿意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说话是真是假……”沈妙言避开他的视线,慢慢揉捏着衣摆,“你向来说话不算数——”

    “君无戏言。”

    男人沉声打断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住艳红唇瓣,低着脑袋,再度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看了良久,在心底叹息一声,握住她的手腕,大步朝寝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步履慌乱地跟在后面,惊诧地抬头,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带你走。”男人说着,脚下步子却不曾有分毫放缓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到前院,顾灵均等人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眼底全是青黑,眼睛里遍布血丝,整个人散发出颓丧的气息,难掩失去亲弟弟的悲痛。

    他拦在朱廊中,目光落在两人紧握的手上,低沉的声音透出满满的哀切: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他尾音发颤,刚喊出这个称呼,就“扑通”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顾府的几十口人,全部跟着他跪下。

    无言的悲伤弥漫在空气之中,连游廊外湖水中漾开的涟漪,都仿佛染上了沉重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两方人僵持良久,顾灵均猛然抽出腰间佩剑,眼圈通红地仰天大笑,“钦原效忠皇上二十年,自幼颠沛流离,甚至还坏了身体,如今得到的,便是这样的结局吗?!”

    三十多岁的冷硬汉子跪在地上,却有眼泪顺着面颊淌落。

    他把长剑横在脖颈前,陡然换了气势:“我做亲哥哥的不能为弟弟报仇,活着也是枉然!不如一死,也对得起钦原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说罢,不顾王嘉月等女眷的尖叫阻拦,长剑直接抹进了脖子里!

    沈妙言只觉手掌处的温暖,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身侧的男人,已然掠至顾灵均跟前,拦住他自杀的行径。

    她蜷了蜷手指,莫名有些怅然若失之感。

    君天澜亲自把顾灵均扶起来,嗓音清冷:“表兄何必如此?”?

    顾灵均弃剑大哭,“皇上,微臣怕你被美色迷惑,连手足之情都不顾了啊!皇上,无论如何,这个女人,必须死!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“表兄有什么话,不妨进屋说,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说着,亲自搀扶住憔悴不堪的顾灵均,朝前院而去。

    顾湘湘等人也紧忙跟上。

    王嘉月落在最后,望了眼孤零零站在原地的沈妙言,缓步走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轻笑,“你们顾府的人,大约都恨我入骨吧?”

    她长发披散在腰间,被夜风一吹,凌乱地从面颊拂过,衬着游廊下凄迷的灯笼光和莹莹水波,红唇白肤,别有一种凄艳美。

    王嘉月什么都没有说,只从袖管中取出一方绣帕,轻轻塞到她手中,从容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凌乱的青丝遮掩下,晶莹剔透的泪珠,从沈妙言的眼眶中滚落。

    她孤单的身影被白纱灯笼拉得纤长可怜,一树桃花从游廊探进来,那飘零的桃花瓣轻柔落于她的发间,好似安慰。

    她蹲下去,把小脸埋进臂间,难受得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君天澜终于重又出现在游廊尽头。

    他的眉宇间可见一丝憔悴。

    他在沈妙言跟前蹲下去,声音轻缓:“可有等急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呜呜咽咽地哭着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男人抬起她的小脸,拿帕子仔细给她擦去眼泪,动作极尽温柔,“今后再有什么事,定要早些告诉我,可记住了?”

    泪流满面的姑娘,透过莹莹泪光,望着他英俊温柔的脸,忽然就哭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国仇也好,家恨也罢,在这春夜里,忽然就彻底被她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她猛然扑到男人怀中,嗅着那冷甜的龙涎香,哭着喊出了声:“四哥!”

    恍惚中,她仍是当初楚国京城里,那个做错事可以随便向他撒娇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而他会包容她,无论她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她私心里,多想再回到当初。

    可是不可以,她与他之间,隔了太多,甚至隔了一个顾钦原。

    而她,却不能告诉他,顾钦原并不是她杀的。

    她必须把顾钦原的死扛下来,哪怕要因此,遭到天下人的唾弃与辱骂。

    君天澜抱住她纤细的身子,嗅着她身上那好闻的异香,狭长凤眸中都是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他抱了她很久,才将她打横抱起,朝顾府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蜷在他怀中,紧紧揪着他的衣襟,琥珀色的双眸早已哭得微微红肿。

    她知道,顾府的人不会轻易放她离开的。

    既然四哥能带她走,必然是允诺了他们什么条件。

    而她不敢想象,那条件,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外面早有一架华丽宽敞的马车等候。

    君天澜把她抱到车上,拿起暗格中的罗袜和绣花鞋给她穿好。

    夜色朦胧,马车徐徐朝皇宫驶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哭得有些累了,轻轻靠在男人温热宽阔的胸膛上,如蜷缩在主人怀中的猫儿般踏实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,拿了条薄毯给她盖上。

    从顾府到皇宫,不过短短大半个时辰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紧紧拥着怀中的姑娘,仿佛要把她融进自己的骨血里。

    车壁上嵌着的素白夜明珠,在车厢中散发出洁白纯净的光晕。

    若沈妙言醒着,便可清晰看见,此时男人那双暗红凤眸中,写满了浓浓的不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