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72章 被吓疯的顾小姐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顾湘湘一想也是。

    她心中生出浓浓怨恨,命令道:“给我把这个小蛮贼抓起来!”

    几名侍女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孩子罢了,莫非还能翻出花来?

    魏化雨站在原处,右手负在身后,左手虚握在小腹处,一派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等那几名侍女冲上前,他笑道:“昨夜在鬼市得了几本刀谱,既然诸位姐姐愿意以身试刀,我便也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负在身后的长刀,猛然横亘出来!

    刀光缭乱。

    几名侍女所谓的拳脚功夫,不过是花拳绣腿,哪里抵得过魏化雨真剑真刀地干。

    不到半盏茶的时间,那六七名侍女的身体,竟全被残忍肢解。

    血泊中的残缺肢体,看起来甚是可怖。

    沈妙言暗暗咋舌,她这小侄儿当真是凶残得紧,半点儿怜香惜玉都不会……

    魏化雨垂下手。

    长刀垂地,粘稠而乌红的血液,正缓慢从刀尖滑落在地。

    那张白嫩的小脸,溅了不少血点。

    他舔了舔唇畔的血渍,朝顾湘湘歪了歪脑袋,“送顾小姐的红花儿,顾小姐可欢喜?”

    顾湘湘再如何泼辣,也不过是个闺阁女子。

    何曾见过这般血腥恐怖的画面!

    此时她脸色惨白,双腿发软,一屁股跌坐在身后的大椅上。

    一股子微黄液体,从她身下的罗裙上弥漫开……

    魏化雨低笑。

    他提着刀,一步步朝顾湘湘走来,“怎么,顾小姐不喜欢本宫送你的红花儿吗?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红花儿,那分明,分明是我侍女的血……”

    顾湘湘声音颤抖,连连往后倒退。

    可惜身后是椅背,她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魏化雨站在她跟前,微笑望着瑟瑟发抖的她,慢慢抬起长刀。

    顾湘湘惊恐地捂住嘴,面对一个稚嫩少年,拼命哭嚎出声!

    那嚎声震耳欲聋、凄惨至极,像是农户里,被绑在板凳上即将被屠宰的猪。

    然而魏化雨并未取她性命。

    长刀微微一勾。

    她完好的右耳,被整个切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湘湘翻了个白眼,尚未感觉到钻心疼痛,就活生生被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剩下几个混混小厮,望向少年的目光,宛如是在望着一个恶魔。

    他们惊恐地退让开,

    为首的吞了口口水,恭敬弯腰道:“小公子,我们并未碰这位姑娘……您,您放过我们吧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含笑应下。

    几个男人松了口气,宛如从猫爪下逃生的老鼠,飞快窜向紧闭的西房雕门。

    只可惜,尚未跑出几步,一道阴影从背后极速掠来。

    魏化雨挥舞着手中长刀,毫不犹豫从背后取了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把长刀擦干净别在身后,匆匆走到沈妙言跟前,“姑姑!”

    “我吸了迷药,暂时动不了。”沈妙言无奈。

    魏化雨闻言,立即拿刀子割破自己的指尖,不等沈妙言有所反应,就将自己的一滴血点进了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“姑姑有所不知,我幼时在鬼市居住的那段时间,师父和师娘曾仔细调理过我的身体。虽说不是什么金刚不坏之身,然而百毒不侵,却是可以办到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动了动,果然刚刚身体被禁锢的感觉,已然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她起身,牵住魏化雨的手往外走,“这儿怎么办?可有化尸粉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种东西呢。”魏化雨驻足,“对了姑姑,当初我派死士刺杀顾钦原和君天澜,你为何要替我顶下来?”

    “小笨蛋。”沈妙言捏了捏他白嫩的脸蛋,“我是你姑姑,我不替你挡下来,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君天澜去杀你吗?”

    魏化雨在这种时候,才流露出孩子该有的纯真表情。

    他眼圈微红,努力维持笑容,“多谢姑姑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眼见着走到西房门口,身后忽然传来窸窣声。

    顾湘湘不知何时醒的,满脸是血,怨毒地盯着魏化雨,“原来我二哥是你杀的……魏化雨,你小小年纪,好狠的心肠……”

    魏化雨笑了笑,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那匕首在空中划了个弧,笔直插进顾湘湘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——!!”

    顾湘湘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她的右手,被匕首穿透,将她牢牢钉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姑姑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同他离开这里,好奇道:“把她扔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她想害姑姑失了清白,我岂能放过她?姑姑是大魏女帝,容不得一个小小女子冒犯。”

    少年声音稚嫩,却透出一股罕见的威严和霸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想也是。

    她回头望了眼西房闭拢的雕花隔扇,唇角微翘。

    等顾家找到顾湘湘时,恐怕她已经在那满是尸体的房间中待了很久。

    不疯,也难呢。

    姑侄俩去到无人的雅座中,说了半个时辰的话。

    直到张祁云过来催。

    沈妙言颇有些诧异,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?”

    张祁云摇着骨扇,反问道:“你以为太子殿下为何会出现在那间西房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望两人,顿时恍然,“定是小雨点偷偷从宫里跑出来玩,大约是想顺便来见我,所以找了你府上的人,才出现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不愿帮他的,万一给皇上发现,那可要吃不了兜着走。可,谁叫顾湘湘对我态度不好呢?”张祁云笑得像只狐狸。

    魏化雨与沈妙言分开后,一个照旧回了思错殿,一个去找君天澜。

    沈妙言原想早点儿回宫,谁知顾湘湘丢了之后,顾灵均兴师动众的,惹得君天澜也没好意思直接抬脚走人。

    毕竟,名义上,顾湘湘还是他表妹不是。

    顾灵均带着人,把整座花好月圆楼整个翻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楼里被张祁云设了阵法,他领着顾灵均乱兜圈子,暗中又差人去把那座西房收拾干净,勿要留下什么把柄证据。

    所以顾灵均带着人,在楼里迷宫般兜转了半日,才终于发现顾湘湘。

    此时那座西房里看起来整洁典雅,尸体都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只有顾湘湘一个人,右手掌被钉在地面,右耳和面颊上,全是干涸的污血。

    顾灵均骇得不轻,忙奔过去,“湘湘!”

    他狠心拔下匕首,顾湘湘尖叫着疼醒。

    张祁云站在顾灵均身后,不紧不慢地瞥了眼自己身侧的小厮。

    那小厮领会他的意思,微微颔首,缓慢捻着指间银针。

    张祁云不慌不忙地摇着骨扇,唇角始终噙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只是盯着顾湘湘的眼神里,却隐藏着极淡的杀意。

    若是顾湘湘敢乱说什么话,他的小厮会及时用银针灭口。

    毕竟,魏化雨是名正言顺的魏国太子。

    万一他将来翻盘了,万一他重夺帝位,他张祁云曾这般护着他,将来也不至于被作为叛臣看待。

    他是商人。

    商人,总要为自己留后路的。

    顾灵均怀中,顾湘湘大睁着杏眼。

    那茶色眼眸中,却是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她捧着手,呜呜咽咽地啼哭起来,不停叫疼。

    顾灵均只有这一个同父异母的亲妹妹,又是从小看到大的,因此颇为心疼,忙抱了她去正厅,想找大夫帮忙瞧瞧。

    张祁云亦步亦趋,笑得极为温和,“顾将军放心,我这楼中也备了医术极好的女医,为了以防万一,已经叫她们等在正厅里了。”

    顾灵均感激不尽,“多谢张尚书!还是你考虑的周到!”

    他原还对张祁云挖走钦原的夫人而颇有微词,可如今看来,是他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