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73章 这厮惯会欺负她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众人很快回到正厅。

    正端坐饮茶的沈妙言,抬眸瞟了眼狼狈不堪的顾湘湘,又很快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顾灵均把顾湘湘放到大椅上,守在厅中的医女立即上前,恭敬地准备给顾湘湘诊脉。

    可惜,还未靠近,顾湘湘忽然挣扎着大喊出声:“贱人,别过来!”

    那医女脚步顿住,秀美的面庞上颇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顾湘湘抱住花几上的粉青双耳大花瓶,柔声轻哄:“表哥,贱人不敢打搅我们了……咱们快成亲好不好?当年你刚回到镐京城时,湘湘就喜欢上你了呢!湘湘终于能做你的皇后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竟不知廉耻地去亲吻那只大花瓶。

    大厅中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了挑眉头,暗道此时不知君天澜作何表情。

    她悄悄偏过头去打量君天澜,只见男人仍旧面沉如水,周身气势威严赫赫,正淡漠饮茶。

    仿佛被厅中那个疯癫女人幻想并真情表白的男人,并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表哥……湘湘好爱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抱着花瓶,吻得极为热情。

    顾灵均觉得无比尴尬。

    他哪里还好意思再在这里逗留丢人,忙不迭就让几个丫鬟抓着疯疯癫癫的顾湘湘,飞快告辞下楼。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手中茶盏,牵了沈妙言的手,跟着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楼下停着几辆马车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见顾湘湘胡乱叫着什么,手舞足蹈的,被侍女们使劲儿塞进了其中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她对这种情景并没有什么感触,对顾湘湘,更是半点儿同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毕竟,是顾湘湘先来招惹她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小雨点及时出现,那么现在倒霉的,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她淡漠地拎起裙摆,扶着车辕上了车。

    君天澜还在花好月圆楼门前和张祁云说话。

    张祁云很快恭敬行了个拱手礼。

    君天澜撩了撩袍摆,神态淡漠地迈下台阶。

    谁知就在这个时候,本来被关在马车里的顾湘湘不知怎么突然窜了出来,不顾一切地冲到君天澜跟前。

    她跑得太急,“噗通”一声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哭着揪住君天澜的袍摆,嘴里含混不清:“表哥,坏人,坏人杀了二哥哥……魏化雨……坏人……割耳朵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冰冷地俯视着她。

    内心中,却像是一块巨石投入水面,激起汹涌浪花。

    果然,果然是魏化雨动的手……

    魏化雨,魏化雨!

    什么事儿,都有那崽子在里面搅和!

    他眉宇间逐渐升起一股青黑戾气。

    钦原之死明面上已经平息,他若要报仇,肯定得私底下进行。

    他望了眼不远处正和王嘉月说话的顾灵均,长靴毫不留情地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湘湘惊叫一声,整个人迅速滚了出去!

    她的后脑,正好撞到台阶边角。

    鲜红温热的血液,从后脑汨汨流出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。

    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君天澜抖了抖袍摆,面无表情地朝马车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与君天澜刚回到皇宫,夜凛就匆匆禀报道:“皇上,宫外传来消息,说是顾小姐的脑袋磕到了台阶。如今她躺在床上,大夫说怕是醒不过来,得躺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“嗯”了声,神情之稀松平成,就像是听人禀报了下晚膳的菜单。

    夜凛挠挠头,恭敬地退下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到屏风后更衣,沈妙言则盘膝坐在软榻上,把玩着一把折扇,暗道这可真是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?

    晚膳过后,君天澜唤来福公公,吩咐他弄一顶软轿,送沈妙言回教坊司。

    沈妙言毫无异议地坐进了轿子里。

    总归,她也要为几个月后的出逃皇宫做准备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披着本黑色绣金龙大氅,默默站在乾和宫的殿檐下,目送她远去。

    直到那顶淡黄软轿消失在视野中,他才淡淡道:“夜凉。”

    夜凉从阴影处走来,拱手道:“皇上?”

    “带人去一趟思错殿。”

    夜凉微讶,“皇上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留着终究是个祸害,既是她侄子,便留他一口气。”君天澜盯着远处涌动的黑暗,嗓音冰冷无情,“只废他双腿。”

    夜凉默了下,没敢忤逆他,立即领命去办。

    此时,思错殿中。

    今夜的风,有些大。

    魏化雨临案读书,大风吹开了窗户,将纸页吹得翻动作响。

    他拿镇纸按住书页,起身朝窗户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窗口,就闻见夜风送来的一阵桃花香。

    他捻了捻挂在腰间的香囊荷包,这桃花香,与他上上次从小青梅身上摘下的香囊,味道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那小东西,被他推了下,原以为生气不会再来了,没想到竟又来了。

    少年的唇角,噙起浅浅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咳嗽了声,故意道:“夜间风大,得锁了窗户才行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躲在窗下的鳐鳐沉不住气,猛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她瞪着一双湿漉漉的琥珀色水眸,粉嫩小脸气鼓鼓的,双手筒在袖管中,粉纱裙越发衬得她精致可爱。

    魏化雨悠悠趴到窗台上,抬手挑起鳐鳐圆润白嫩的下颌,“啧,这是桃花林里的小仙子吗?真是好看得紧,叫我这凡人格外欢喜……”

    鳐鳐小脸微红,打开他的手,仍旧是气鼓鼓的表情,小身子很努力地朝窗户里爬。

    魏化雨扶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鳐鳐跳下来,甩开他的手,蹬蹬蹬跑到圆桌旁。

    她从背着的小布包里掏出个油纸包,又鼓着粉嫩嫩的腮帮子,朝窗边儿跑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跑上几步,就被魏化雨揽住小腰,抱着她坐到大椅上。

    鳐鳐不肯看他,噘着浅粉唇瓣,漂亮的琉璃眼中,闪烁着盈盈水光。

    魏化雨伸手勾开油纸包,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两只酥油鸡腿,还有几块小青梅最爱吃的牡丹糖饼。

    他失笑,“怕我在这里挨饿,所以特意给我送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鳐鳐撇开脸。

    魏化雨怜爱她这副小模样。

    他失去了爹娘,如今这天地之间,也唯有小青梅和姑姑,才是他真正欢喜的亲人。

    他亲了亲鳐鳐白嫩光洁的额头,低声道:“上次,是我冲动推了你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鳐鳐又“哼”了声,只是声音明显小了些。

    魏化雨望着她鼓着腮帮子的可爱模样,忍不住笑道:“还生气?”

    鳐鳐扭过头,“哼!”

    魏化雨“啧”了声,忽然抬手就去挠鳐鳐的痒痒。

    鳐鳐“呀”了声,忙不迭从他腿上跳下来,拼命在殿中东躲西藏起来,“哥哥太坏了!都不肯给我好好道歉,就又要欺负我!那只烤鸡,真的是鳐鳐烤了好久好久的!”

    说着,鸵鸟似的,一头扎进被褥里。

    魏化雨望着她顾头不顾尾的滑稽模样,扑上去就挠她咯吱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鳐鳐又惊恐又想笑,挣扎之中,蹬掉了自己的一双玲珑绣花鞋,拼命用穿着罗袜的脚丫子蹬魏化雨的胸膛。

    魏化雨捉住她的双脚把她拉近,“你哥哥我霸道得很,不喜你同花思慕那小子搅在一起……那烤鸡既是在他的指导下烤出来的,我定然是不吃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继续挠她痒痒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太子哥哥、太子哥哥,鳐鳐知错啦!”

    小姑娘像个软萌包子,受不得被人挠痒痒,笑得眼泪沾湿了眼睫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赶忙认错。

    魏化雨怜惜她,于是收手,在床榻上盘膝坐了,认真地给她把乱发整理好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头发随了沈妙言,又黑又密,灯火照耀下油亮亮的,顺滑极了。

    鳐鳐乖巧坐着,任由少年给她弄头发。

    她悄悄抬起眼帘,瞅着那穿梭在她发间的手,忽然起了点儿坏心思。

    这厮惯会欺负她,她总要欺负回去,从不算亏呢。

    她猛然抱住魏化雨的手腕,“嗷呜”一口,咬在了他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魏化雨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掰开鳐鳐的小嘴,望着手背上溢出的鲜血,指给她瞧,“你上次就是咬了这里,瞧瞧,又咬破皮了。你再不乖,我拿戒尺打你屁股。”

    鳐鳐紧忙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,小时候被这厮教训的场景历历在目,这儿似乎还疼得紧。

    魏化雨望着她紧张的模样,正想笑,却敏锐察觉到思错殿四周,来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今天实际更新了七千多字,后两章都比较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