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81章 他怎能不动恻隐之心呢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杏儿抬眸,用那双水盈盈的眸子望了眼花几上那碟牡丹糖饼,柔声道:“姑姑,奴婢瞧着公主嘴馋,于心不忍,于是偷偷从小厨房里拿了些,给公主解解馋……”

    素问望向鳐鳐,鳐鳐心虚地别开眼。

    她的确是嘴馋来着,可是素问、阿蛮还有其他宫女,都不肯给自己拿糖饼吃。

    还是杏儿好,大约是瞧出了自己馋,不消她吩咐,就特意给她送了许多……

    素问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,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公主可知,这龋齿若是生得狠了,就会把牙齿变黑?到时候公主咧嘴一笑,满口黑牙,太子殿下可不会再喜欢了……”

    鳐鳐忙紧张地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一想到会讨太子哥哥嫌弃,她望向那碟糖饼的目光就变得十分惊恐。

    她咽了口口水,轻声道:“那,那还是不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素问笑了笑,又威严转向杏儿,“你纵容主子,我罚你戒尺打掌心十下,你可服气?”

    杏儿一愣,忙将求救的目光投向鳐鳐。

    鳐鳐抿抿小嘴,正要求情,素问先一步道:“拿戒尺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不容她求情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杏儿眼底掠过一抹冷厉的阴霾,却又很快强压下,只可怜兮兮地含泪跟着素问去领罚。

    两人走后,鳐鳐捂住面颊,泪珠子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阿蛮凑到她跟前,神秘兮兮道:“公主殿下,奴婢听说宫里来了魏北的马戏班子,每天都在教坊司表演马戏呢,奴婢好多小姐妹都跑去看热闹了!”

    鳐鳐闷闷指着守在门口的夜寒,“父皇弄了这么个黑脸叔叔守在这里,我根本出不去!又哪里能去看什么马戏!”

    阿蛮眼珠转了转,拍掌道:“有了!公主让太子殿下带你出去,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她口里的“太子殿下”,指的乃是君念语。

    鳐鳐一怔,有点儿心动。

    若能去教坊司,看马戏事小,最重要的是能看见娘亲……

    她想了想,正要应下,门外传来一声“花公子”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去,只见花思慕踏进门槛,手里还掂着个小瓷罐。

    他的桃花眼含着几分笑意,走到鳐鳐跟前,给她看那只小瓷罐,“鳐鳐,快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?”

    鳐鳐想起自己太子哥哥曾提起,他不喜欢花思慕,于是下意识地想跟面前这个男孩子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她轻声道:“我最近不能吃糖。思慕哥哥,你还是快回家吧!”

    花思慕在她身侧坐下,把那瓷罐打开,从里面拈起一粒圆圆的小药丸,“这不是糖豆。我听说鳐鳐犯了龋齿,这是我问白叔叔讨来的牙药,捏碎了敷在龋齿上,能治牙疼呢。”

    鳐鳐眼睛一亮,花思慕已经捏碎了手里的药丸,“来,张嘴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忙张开嘴。

    花思慕借着光,看见鳐鳐白嫩的牙床上,果然有一粒小小的黑洞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指,小心翼翼把药粉洒在那黑洞上。

    鳐鳐闭了嘴,细细等了会儿,牙床上那酸胀疼痛的感觉,果然慢慢就不疼了。

    她开心地抹了抹眼角的泪花,目光不觉落在花思慕手中的瓷盒上。

    花思慕微微一笑,把瓷盒朝空中一抛。

    鳐鳐瞪大眼睛,立即紧张地揪住裙摆,目光一眨不眨地紧跟着那只瓷盒。

    花思慕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,接住瓷盒,漂亮的桃花眼眯了起来,“鳐鳐是不是很想要这味牙药?”

    鳐鳐老实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花思慕眨了眨桃花眼,语带诱惑:“那鳐鳐亲我一下,我就把它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鳐鳐一怔,不可思议地盯向他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她咬了咬唇瓣。

    虽然她年纪还小,可却也知道,女孩子家家的,是不可以随便亲小男孩儿的。

    花思慕倒也不勉强她,把瓷盒往她手中一塞,“这东西,每日早晚敷一次,过不了几天,小黑洞就能消掉了。你正在换牙,可不敢多吃甜食。”

    鳐鳐点点头,十分真诚道:“谢谢思慕哥哥给我送药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君念语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少年今日打扮得格外严谨端肃,脚踩一双新鹿皮靴,穿崭新考究的太子服制,玉冠束发,面容雅致而不失冷峻。

    他望向花思慕,淡淡道:“你还去不去看马戏?”

    花思慕忙颔首,“去的去的。”

    鳐鳐抱着小瓷盒,试探道:“哥哥,我也想去……”

    她知晓君念语所谓去教坊司看马戏,其实不过是想去看娘亲。

    而她的心,与他的心,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君念语瞥了她一眼,沉默片刻,才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鳐鳐同行。

    夜寒顾忌着君念语,没敢阻止鳐鳐,只得不近不远地跟在三人身后。

    教坊司内。

    沈妙言这次高烧,拖了很久都没好。

    她拉着君天澜不让他走,没事儿就找他陪她看马戏。

    君天澜到底心疼她的身子,一应请求都允了。

    两人依偎着坐在亭子里,远远看去,竟也像是对恩爱夫妻。

    “起风了……”君天澜望着亭子外乱舞的树木。

    沈妙言仍在想着利用马戏班子,救小雨点出宫的计划。

    她注意到君天澜的目光,咳嗽了两声,似是不经意感喟道:“你瞧那棵古木,树冠那样大,风来了,它受着风,却好好地保护着依偎它生长的藤蔓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摸了摸她光滑幼嫩的面颊,“我记得当年,你也曾说自己是藤蔓,需得依附我这棵树,方能生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虚弱地笑了笑,“如今我也算是长成了棵歪脖子树,而小雨点,就像是依附着我的藤蔓。四哥,今儿,让那些马戏班子去思错殿,也给他表演些好玩的,可好?我心疼他呢。”

    这个要求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凝视她,只见怀中的姑娘因为高烧的缘故,脸蛋通红,睫毛湿润,朱唇微启,娇喘吟吟,似是莲花不胜雨露般娇弱。

    到底是深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怎能不动恻隐之心呢?

    他低头吻了吻沈妙言的唇瓣,“允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那双极艳的绯红琉璃眼,霎时一亮。

    像是乌云暴雨过后,天际处那如洗的天青色苍穹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