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90章 表哥他,这是在给沈妙言撑场子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拈着酸甜李子的手,倏然收紧。

    就连原本泛着水光的盈盈眼眸,都被低垂下来的漆黑睫毛遮掩住。

    连澈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底,淡淡道:“姐姐承认了?”

    说着,桃花眼底,隐隐有戾气掠过。

    那个人都把姐姐伤害成这样,但姐姐还是不放弃喜欢他。

    可笑他守护多年,最终得到的,怕也只是场姐弟情深的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手里提着的枝桠上摘了颗泛红的青李,放到盛着冰水的银盆中浸泡。

    青李在冰水中沉沉浮浮,与透明的冰渣混在一处,越发衬得晶莹剔透,碧绿纯净。

    她拈起李子咬了一口,认真道:“这颗李子酸酸甜甜,很好吃,我非常喜欢这种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忽然将手中的李子,扔进了盛放果核的雕花小木桶里。

    她拿干净帕子擦拭着双手,艳绝小脸上仍旧满含认真,“我很喜欢这种味道,可我不会吃完它。虽然好吃,可我的牙齿受不了这种酸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认真地盯向连澈,“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连澈是玲珑剔透之人,自然一点就通。

    姐姐的意思是,她仍旧喜欢君天澜,可她却没有办法忍受他。

    虽然喜欢,却没有办法共度一生。

    窗外传来大片喧嚣与呐喊,大约龙舟赛已然开场。

    屋子里弥漫着浅淡的青莲雅香,在这喧闹的天地间,衬托出一方宁静。

    连澈双手枕在脑后,目光直直落在沈妙言的眼眸中,唇角轻勾:“既然君天澜是青李,那么在姐姐眼中,我又算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目光在圆桌上逡巡了一圈,笑着拈起一块玫瑰牛乳酥,放进嘴里,轻轻咬了小口。

    玫瑰的浓郁与牛乳的甜香完美融合在一处,辅之以糯米的甘糍,入口即化,唇齿与舌尖正享受着一场极为惊艳的味觉盛宴。

    “玫瑰牛乳酥?”

    连澈含笑挑眉。

    可桃花眼底,却有遗憾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虽好吃,然而吃多了却会腻。

    终究不能当主食吃的。

    他深深吐出一口浊气,又问道:“那么,君舒影呢?在姐姐心里,君舒影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尚未回答,廊外突然想起一阵躁动。

    她放下玫瑰牛乳酥,好奇地凑到门口想看个热闹。

    连澈盯着她盘子里剩下的半块点心,嘲讽一笑,伸手拿起来喂进了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“姐姐啊姐姐,你比谁都看得明白,所以,也比谁都活得累……值得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打开门,只见不少贵妇人挤在隔壁门外。

    人虽多,此刻却是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晓这群人看见了什么。

    人群里的谢陶余光注意到她,忙奔过来,精致的娃娃脸上仍旧满含惊讶:“妙妙、妙妙!厉厉厉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顺手摘了颗酸李子塞到她嘴里,“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厉修然和君子佩的事儿,就被捅到了君天澜跟前。

    两人也算是你情我愿,君天澜还能怎么办,自然只能给他们赐婚。

    因着这事儿算不得多么光彩,所以婚期有些赶,就定在了月末。

    沈妙言悄悄搓了搓衣角,这也就意味着,她可能月末就要离开镐京了。

    龙舟赛结束后,仪驾开始返回皇宫。

    沈妙言是与君天澜一同乘坐那辆明黄色尊贵马车的。

    她正要扶着拂衣的手上车,顾湘湘忽然出现在旁边,秀美的面庞上,端的是笑靥如花:“沈妹妹介不介意我与你同乘一辆车?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了她一眼,面不改色地轻笑,“我是无所谓的,顾小姐自便就是。”

    顾湘湘毫不客气地跟着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君天澜一边同那些男眷大臣们说着话,一边从楼里出来。

    顾湘湘放下窥视的车帘,望向沈妙言,却见她正从容不迫地剥着一颗金黄色橙子。

    她的手生得白嫩纤细,精心护理的粉色指甲上细细涂着丹蔻,拿雪亮匕首剥开橙子的模样,令人恍惚想起古人那句“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手破新橙”之语。

    纯粹作为外人来欣赏,美人破橙之景当真是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可是作为情敌,就不会这么觉得了。

    顾湘湘在心底暗暗骂了句狐狸精,就挪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君天澜很快上车,看见顾湘湘也在这里时,不由眯了眯凤眸。

    顾湘湘仿佛丝毫察觉不到他周身弥漫开的冷意,认真地起身行了一礼,柔柔道:“表哥……”

    那日她被君天澜踹了一脚,可因为当时她自己本身就被吓得痴傻,因此醒来之后,已全然忘却了当时的景象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君天澜仍旧是她心目中那个心怀苍生的表哥。

    虽然冷酷了一点,但不可否认,他的确是个好男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对她视而不见,错身而过在沈妙言身畔落座。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轻勾,将刚刚破好的橙子在水晶碟里摆好,招呼道:“顾小姐可也要尝尝这新橙?”

    “多谢沈姑娘的美意。”顾湘湘在两人对面落座,“只是我习惯了饮用下人备好的橙汁,直接叫我吃橙子,我不大习惯呢。更何况,就这么徒手吃橙子,未免也太粗鲁了些。”

    她虽是顾府庶女,可顾府中只有她一个女孩儿。

    所以平日里的饮食用度,都是极精细的。

    她正维持着自己身为大周贵女的骄傲时,君天澜却拿起了一牙橙瓣,慢条斯理地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笑出声。

    顾湘湘拢在袖管中的手,忍不住微微攥起。

    表哥他,这是在给沈妙言撑场子!

    似是注意到她不平的目光,君天澜淡淡道:“吃个橙子罢了,哪儿来那么多讲究?当初开国高祖起于微末贫贱,若他也如顾小姐这般追求奢侈精细,这天下,岂能打得下来?”

    顾湘湘面色一阵红一阵白,半晌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马车平稳地离开城郊,朝镐京城内驶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仪仗队伍驶进了闹市区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群人忽然不顾官兵在道路两旁的阻拦,猛然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跪在仪仗前,不停哭喊磕头,求君天澜为他们做主。

    前方开路的连澈勒住骏马,冷冷盯了眼他们,淡淡对身后侍卫道:“去告诉君天澜,这里有情况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