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91章 真是……嫉妒啊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那侍卫可不敢直呼君天澜的名讳,来到明黄马车外,恭敬道:“皇上,有十几名老人跪在道路间,说有冤屈想面见皇上申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撩开窗帘,偷偷探出去半个脑袋,果然看见一群老人跪在道路中央哭诉。

    她咂咂嘴,好奇地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只见男人捻着墨玉扳指,俊脸平静,似是并不意外这场突然事故。

    他淡淡吩咐:“让他们上前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侍卫立即策马前去传话,很快,那十几名老人就被带到了马车前。

    马车车帘被高高卷起.

    四周围观百姓的视线,带着几分探究意味望向马车,只见他们的皇帝,正端坐在中间。

    那端正的姿容,从骨子里透出的沉稳尊贵,令所有百姓都莫名自信,无论发生什么事,他们的君王都一定能处理好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们纷纷屏息凝神,个个儿透出一种与有荣焉的骄傲感,静待君天澜处理这起冤屈。

    而马车很大,君天澜身后拉起了一道帷幕,将沈妙言与顾湘湘这两位女眷隔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扫视过那群老人,认真道:“诸位有何冤屈,只管与朕道来。若果真有冤,朕当为你们做主。”

    那些老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    其中为首的是一名穿着灰衣短褐的老爷子,他跪在最前面,抬袖擦去眼泪,哑声道:“草民等乃是从西郡而来!身无长物,无法孝敬皇上……可事出紧急,草民们的女儿都于三个月前失踪,草民等报官无果,再去当地府衙,却被府衙的官吏给赶了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老人皆都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老爷子抹了抹眼泪,又接着道:“草民膝下只有这一个女儿,如今好不容易长大成人,眼瞅着就能嫁人,却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生死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他哭得十分悲怆,重重朝马车磕了个头:“求皇上为草民做主,派人去西郡,调查女孩儿们失踪的真相!”

    其他老人也纷纷跟着磕头,哭道:“求皇上做主,求皇上做主!”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纷纷摇头叹息,目露怜悯之色。

    君天澜捻了捻墨玉扳指,狭长凤眸中现出一抹悲天悯人之色,“诸位老人勿要忧虑,此事事关重大,朕当亲自前往西郡,为诸位做主,找到你们失踪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那些老人愣了愣,不由大喜过望,纷纷磕头谢恩。

    君天澜见他们大都穿着破烂,于是命韩棠之把他们好好带去驿馆安顿。

    围观百姓七嘴八舌地称颂起君天澜贤明圣德,居然不顾自身安危,亲自前往西郡!

    试问天底下,哪里还有这般好的帝王?!

    于是他们俱都跪下,激动得口呼万岁。

    马车稳稳地前行着。

    沈妙言拉开隔断的帐幔,挽袖给自己斟了一盏茶。

    顾湘湘忍不住道:“表哥,西郡凶险,你何必以身犯险呢?左不过是官匪勾结,随便派个有能力的钦差过去,这事儿不也就解决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回答她,沈妙言却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顾湘湘望向她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笑你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直言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顾湘湘大怒。

    沈妙言把玩着天青色杯盏,嗓音清越:“顾小姐自诩聪慧,怎么就没有想想,那群老人衣着贫寒,家中定然没什么积蓄。那么,他们又是如何跋涉千里,来到镐京的呢?”

    顾湘湘沉默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的答案,她的确不知道,也根本未曾考虑到这方面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继续道:“那是因为有人想要他们出现在镐京,有人希望他们出现在这里。那个为首老爷子说话时,一派文绉绉的感觉,半点儿西郡的口音都没有,难道你没听出来吗?”

    她说着,笑吟吟望向君天澜,“定是某人想找个光明正大的由头,好亲自去一趟西郡。”

    顾湘湘仍旧无法理解,“表哥是天子,这天下,表哥他是至高无上的!他想去哪里,不过一句话的事儿,至于这般大费周章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她心中,已隐隐有个猜测。

    君天澜当着所有百姓的面,提出要去西郡,必然会让官员拟定一个出行的时间和计划。

    若不出意外的话,西郡安插在宫里的耳目,会将这个时间与计划透露给西郡那边的人。

    那么,西郡必然也能提前做好准备,以迎接君天澜的检查。

    可若是,君天澜在计划的那个时间点以前,就出发了呢?

    只有微服私访前往西郡,才能看见明面上看不见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望向君天澜,并未把这个猜测说出口。

    她怕,隔墙有耳。

    她想着自己这一层担忧,忍不住轻笑了声。

    即便这个男人如此伤害自己,她也仍然忍不住为他着想。

    自己真是,犯贱啊!

    而顾湘湘自然没有她考虑得多,只当她刚刚的分析都是胡说八道,因此轻视道:“你不懂表哥的布置,就不要在这里乱嚼舌根。再说了,咱们都是女眷,朝堂上的事儿,又岂能由咱们去议论?”

    沈妙言呷了口茶,对她的话语仍旧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君天澜又切了只橙子,递给她一瓣。

    她接过,慢慢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湘湘望着对面这两人,胸腔中嫉妒更甚。

    明明沈妙言都猜错表哥的打算了,可为什么他们坐在一起的时候,看起来依旧,依旧……

    她脑海中盘桓了好几个词,最终定在“心意相通”上。

    他们看起来,就像是天生的情人。

    坐在一起的时候,即便不说话,也没有丝毫尴尬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有的,只是心意相通的默契。

    她咬住唇瓣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嫉妒啊!

    马车很快在宫门外停下。

    今夜会有端午宫宴,因此大臣们携带家眷一同跟进了皇宫。

    宫巷幽深,君天澜带着沈妙言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男人的腿很长,因此步伐迈得颇有些大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跑着跟在后头,男人似乎察觉到她脚步的急促,因此下意识地放缓了步伐。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跟了上去,被男人很自然地牵住手,一同往前走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顾湘湘落在后面,静静把这一幕收入眼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