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5章 前世:送你一片锦绣江山(5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笑容甜甜,“你肯陪着我自是极好的,等来年春天的时候,咱们把隔壁空地拾掇出来,给你建一座小院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笑着应好。

    来年初春,草长莺飞,万物复苏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沈妙言提着小水桶从河边回来,正好碰到拎着两只野兔从林子里出来的楚云间。

    楚云间蹙眉,从她手中接过水桶,“都快要临盆了,打什么水?这些粗活,我来做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袖擦了把额前的细汗,笑道:“这段日子,多亏有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男人什么都没说,只领着她往小院而去。

    小院里有一棵很是粗壮的桃花树,楚云间前几天在树下结了秋千,又在角落搭了葡萄架,绿荫习习,衬着墙角的野花,格外幽雅静美。

    两人吃罢晚膳,沈妙言趁着夕色继续纺织,而楚云间则在院中练习剑法。

    桃花瓣落英缤纷,他们在依山傍水的村落里,宛如活在画卷之中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春雷滚滚,淅淅沥沥的春雨悄然而至。

    楚云间睡梦中,听见有茶具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立即警觉地坐起身,手持佩剑奔到隔壁房间,一脚踹开房门,只见房中一灯如豆,那个小姑娘捂着高高隆起的肚子,额角的冷汗打湿了鬓发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他忙奔过去,却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急切问道:“可是要生了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唇瓣颤抖,疼得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只是个半大的孩子,哪里见识过这种阵仗。

    无边恐惧把她彻底湮灭,她死死抓着褥子,炙热的眼泪一颗颗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楚云间上前给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温声道:“我去找人,妙妙等着,我一会儿就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连蓑衣和斗笠都顾不得穿,匆匆离开了院落。

    他记得村尾住着个老妇人,好似生过五个孩子,在接生方面,应是有经验的。

    他动作极快地掠到村尾,直接踹开了院门奔到里屋。

    那老妇人是个泼辣角色,拿着棍子怒骂道:“狗崽子!谁叫你大半夜惊吓老娘睡觉的?!滚,给我滚!”

    楚云间握住她挥来的木棍,露出一抹微笑,“我家娘子要生了,还请老夫人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眼珠一转,贪婪地舔了舔嘴唇,“不瞒你说,这方圆百里,也就老婆子我会接生。不过,这银子嘛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直接抽出腰间佩刀架在她脖子上,笑容温凉,“老夫人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刀是沾过人血的刀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简单架在人脖子上,也足以令人恐惧。

    那老妇人双腿立即软了,哪里还敢在这亡命之徒面前提银子的事儿,忙颤巍巍道:“我这就去、这就去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把她抓到小院里,沈妙言的羊水早就破了,刚推开院门,就能听见她撕心裂肺地尖叫。

    他心头紧紧揪起,三两步冲到里屋,点燃几盏油灯,只见他的沈家丫头满身大汗,湿发沾颊,眼泪早已染湿了枕巾。

    漫山遍野都在落雨,潇潇之音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他的小丫头痛苦地哭喊着,将那满山落雨声都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造孽哦!”

    那老妇人虽贪婪,却也在此时起了几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她边煮热水边唠叨起来:“这孩子怕是还未成人吧,你也干得出这种事,你还是个人嘛?”

    楚云间抱着沈妙言,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,笑容苦涩,“她还有半个月才及笄。”

    那双雅致漆黑的狭长眼眸中,盛着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若他不曾谋害沈国公一家,半个月后,该是他娶她的日子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让她躺好。”老妇人说着,递了一碗热汤给楚云间,“叫她喝下去。生孩子可是有的受罪呢,她年纪又小,这胎没三四个时辰,怕是生不出来的。一个弄不好,一尸两命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见楚云间浑身杀气四溢,立即抿了抿嘴,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院落破败。

    寝屋中陈设破旧,只简单的一张木床,一个洗脸架子,并几把椅子。

    小姑娘都爱美,那窗台上,摆着个豁了口的粗陶杯子,里面还插着一枝快要凋零的桃花。

    桃花杯子旁,小心翼翼放着一盒胭脂。

    那胭脂粗劣,是货郎跟其他杂货挑过来卖的那种,五枚铜板就能买上一盒。

    床榻上,铺着床打了补丁的褥子,她躺在这破旧的褥子上,双腿.张开,歇斯底里地哭喊着,努力地想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她和国师的宝宝。

    她,想要把他生下来……

    不着调的村妇婆子,在旁边喊着乱七八糟的调子,不停地让她使劲儿。

    可是,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,又能有多少力气呢?

    那婆子见她哭喊了半个时辰都没能生出孩子,也急了,干脆把她身上用以遮羞的破旧毯子拿开,轻轻按压起她的肚子来。

    女孩儿的哭叫,一声惨似一声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眼眶,渐渐湿润。

    他转过脸,不忍再去看。

    他的妙妙,他的小未婚妻,不该受这样的罪……

    他攥紧拳头,无言地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婆子忽然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楚云间迅速睁开眼,只见那婆子满手是血!

    他望向沈妙言,只见她的双腿间,鲜红的血液汨汨淌了出来,逐渐将她身下的褥子染成深色。

    而她面如金纸、双眼紧闭,气息十分羸弱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呆愣在原地,好半晌才回过神,一把揪住那婆子的衣领,厉声喝道:“你在做什么?!”

    那婆子浑身发抖,指着沈妙言,嗫嚅道:“血崩,血崩了……你家娘子身子弱,这一胎没怀好,生不出来的,生不出来的……她,她怕是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整个人气势陡然一变。

    上位者的尊贵气息暴露无遗,他唇角流露出那熟悉的腹黑雅致的冷笑,“救不活她,我要你给她陪葬!”

    那婆子吓得匍匐在地,嘴唇翕动,嗫嚅道:“血灵芝……听说,血灵芝能救人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俯身吻了吻沈妙言的额头,认真地凝了眼她苍白的面庞,柔声道:“沈家丫头,等我回来救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